【我很辣的】

半年后的某天晚上。



尹昉正靠着床头看书。



黄景瑜洗了澡,光着屁股出来,跳上床,直勾勾地压在尹昉身上。



尹昉戴着眼镜,伸手推了推他。



黄景瑜纹丝不动,还撅嘴过来亲他。



尹昉憋着笑,缩着脖子直躲。



一边躲一边问:“干嘛干嘛?你要干嘛?”



黄景瑜钻进了被子里,拽着他的手握在自己的东西上,搂着尹昉脖子,用脑袋蹭他:“你说干嘛?”



他用鼻子拱尹昉的脖子,哼哼唧唧的:“你说我要干嘛?”



尹昉给他拱的直乐,一边慢悠悠地给他撸,一边随口问道:“哎,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回,就是你哭了的那回…...

黄景瑜哭了。



男人哭当然不会像女人那样大吵大闹,呼天抢地。



所以尹昉发现的时候,黄景瑜都哭的有一会儿了。



起因是今天他们在家里招待海清。



吃过晚饭,海清还要去参加一个活动。



她的化妆师借了尹昉家的客房给她收拾打扮。



尹昉得空去打扫残局,顺手招呼黄景瑜帮他收拾桌子。



黄景瑜充耳不闻,背对他蹲在阳台上逗猫。



尹昉喊他:“黄景瑜,黄景瑜?”



也不知道黄景瑜听没听到,反正就是不理他。



尹昉当他想要偷懒,所以故意不吭声,就也没当回事。



等他自己刷过碗,...

【瑜昉】伽利略与玫瑰

给大家介绍一位诗人————


太美了这个故事。😭

山河几抔土:

给布哥。


杀手au。



01.


枪声响在舞乐恰巧停顿的间隙。


开始谁也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随着舞台左侧池座中的一尖声叫,人们茫然的视线仿佛被收束的光一般汇聚在某个座位,那个座位的主人已经瘫倒在了座位上,他穿着黑色的西服,搭配着白衬衫——也因此,现在那上面的血迹格外清晰和刺眼。


发出惊叫的是他身边的女伴,他还在微微抽搐,或许还活着,但没人关心这些了。剧院刹那间被各种杂音所充斥,像是一瞬间便烧开的水,有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从各个角落冒出来,拨开人群...

【瑜昉】瘾

尹昉推着购物车,在超市蔬果区买菜。



前几天海市下了场大雪,今天早上刚停。



下过雪后,超市的生鲜瓜果价格一路飞涨。



特价牛肉的雪柜前挤满了人。



尹昉推着车转了一圈,刚准备去挑几个橙子,就听外套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黄景瑜问他:“你不在家?”



尹昉单手打字:“你出差回来了?”



黄景瑜说:“嗯,刚到家。”



他又说:“出去表演了?”



尹昉说:“没,超市买点东西。”



他又说:“一会就回去。”



黄景瑜说:“...

【瑜昉】情爱现代事故 10

黄景瑜的助理搭下一班电梯进了车库。



黄景瑜早就人去楼空。



他掏出手机给黄景瑜挂了个电话。



忙音响了三声,直接被人挂掉了。



再打过去的时候,大明星就已经关了机。



尹昉冷眼旁观,又忍不住问:“真的不接啊?”



黄景瑜说:“不接,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尹昉笑了一声:“做明星还真是好。”



黄景瑜没理他,拽了拽安全带,一脸雀跃:“科尼塞克哎!我第一次坐这么贵的车!”



他催尹昉:“再开快一点!再开快一点!”



尹昉翻了个白眼:“开那么快做什么?”



黄景瑜说:...

黄景瑜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落枕了。



起先他也没当回事。



他侧躺在床上,腰上搭着条尹昉的腿,两只手握着手机打游戏。



尹昉躺在他身后,闭着眼睛,似睡非睡地给黄景瑜揉脖子。



揉着揉着就觉得手心里的感觉不对了。



尹昉睁开眼。



发现自己抓着黄景瑜的胸肌。



尹昉说:“……你干嘛?”



黄景瑜说:“你揉的太疼了,揉揉别的地方给我转移转移注意力呗。”



说完了,握着尹昉的手就往自己的裆上按。



尹昉也不抽手,懒洋洋地说:“你不是落枕了嘛?”



黄景瑜说:“没事儿,过一...

黄景瑜下巴上长了个痘——


这年头年轻人长痘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毕竟黄景瑜血气方刚,正值盛年,再加上家里阿姨做饭为了迎合尹昉的口味重油重辣。


偶尔冒个痘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其实最先发现黄景瑜长痘的人是尹昉。


早餐餐桌上。


尹昉抬头看了眼黄景瑜,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哎,你这里长了颗痘啊。”


那一瞬间,黄景瑜的心里如台风过境巨浪滔天。


他把尹昉送到门口。


目送着那台劳斯莱斯幻影走远了。


连忙掏出手机,打开一个页面花里胡哨的论坛。


泣血发帖:“急!金主嫌我长痘了,可能打算给我几千万分手费不要我了!怎么办!在线等!”...


【瑜昉】病

尹昉病了。

这病来的也不算太突然。

星期天下午他和黄景瑜去看了场电影。

晚上回来绕去夜市打包了几盒烧烤,又在楼下便利店买了点啤的红的。

喝酒对他俩来说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信号。

特意买酒回来喝,就意味着这天晚上,他俩肯定会或多或少的干点什么。

这天自然也不会例外。

果不期然的。

半罐啤酒刚刚下肚,他俩就心照不宣地脱了衣服,极有默契地在沙发上滚做了一团。

在沙发上做过一次后。

黄景瑜钻进浴室洗澡。

尹昉光着屁股趴在沙发上听了阵水声。

慢悠悠爬起来,也跟进了浴室。

热恋中的情侣在一个花洒下洗澡能干些什么事?

无非就是我帮你洗洗头,你帮我搓搓背。

沐浴液打在手心里,在对方身上上摸摸下摸摸。

滑溜溜的手感刺激着感官。

不一会儿,俩人的小兄...

【瑜昉衍生】心照


李飞x悟空

+++

天气台预告台风过港。

暴雨不停。

工作日下午,信德中心游客寥寥。

李飞坐在兰芳园临街一张桌上喝冻奶茶。

不时有人拎着箱子过关入闸,搭台风前的最后一班轮渡离港。

明明正是下午茶时分,店里却只有李飞一个客人。

店里的招待们无事可做,聚在银台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李飞低头看了看腕表。

耳机里传出声音:“飞sir,目标上楼了。”

李飞回过头。

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肥胖男人,拖着行李箱,从扶梯上缓缓现身。

他掏出钱夹,从桌板下抽出账单,起身去了银台。

等李飞结了帐,从兰芳园里出来。

就见目标在金光飞航的票务窗口拿了票,转身入了闸。

一个探员跟在他几米远的地方,低声对李飞道:“买了最近一班去澳门的船。”

李飞说:“所...

【瑜昉】情爱现代事故 9

尹昉一下子懵了:“……啊?”

他反应了过来:“我没……”

黄景瑜一抬手:“你什么都不用说。”

他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他换了条腿翘起来:“明星之所以能做明星,那肯定是有什么地方,一般人都比不上的。”

他竖起一根手指:“要么能力强。”

又竖起一根:“要么性格好。”

再竖起一根:“要么长得帅。”

黄景瑜点点头:“谁让我都赶上了呢?”

他说:“所以嘛,你喜欢上我这件事,我也没有很意外。”

黄景瑜笑了一声:“爱美之心,人之常情嘛,更何况我这么优秀,你不喜欢我才更奇怪吧?”

尹昉有些无语,他说:“黄先生,我……”

黄景瑜又一抬手:“但是!”

他说:“你当我是什么人啊?!你以为用两个臭钱砸我我就会买单的吗?”

他抱着怀,气势汹...

1 / 8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