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人间事

没想到9月了还能收到六个月前一篇文的文评。

感谢姑娘。

这篇真的是冲动写作,算一次转换文风的尝试。

写的时候并没有想很多,一开始设定的很多情节,比如后来李懂带女儿去东北看雪等等,写着写着就忘了。

忘了就算了吧,故事总有很多不足和遗憾,就像人生一样。

谢谢姑娘这篇文评。

谢谢你喜欢这篇文。

死生契阔:

写给 @墙纸 和《三生有幸


惊闻错过了小论文,遗憾之余,自割腿肉


只是我自己的理解,如果不符合布哥的设定,还请无视...




我看电影晚,入坑更晚,拉我入坑的,就是布哥的《三生有幸》。


记得当时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之后几天,一闭上眼睛,就想起撒哈拉的沙漠和长沙的夜空,想起顾顺伸手揽着李懂的后颈来回摩挲,想起他没说出口李懂也没问的那一句话;心里堵得发慌,却哭不出来,大概是因为一切都太过真实,太像他们会说的话,太像他们会做的事,也太像他们会经历的人生了。


在我心里,他们不是没爱过。李懂参加主狙击手训练时,从教官和杨锐的只言片语里,捕捉顾顺的消息;他的妻子,不算很漂亮,却有尖尖的下巴和两颗虎牙;女儿出生后,他挨个给老战友打电话,却惟独没告诉顾顺。


而顾顺呢?他一手揽着李懂的后颈,一手噼里啪啦的按着打火机,陪李懂在楼道里站了半宿;他记得李懂多年前的小毛病,也记得两人多年前说过的话,不待李懂反应就自问自答;他在探亲途中绕道去看李懂,既没吃饭也没看孩子,只与李懂在长沙的深雪里走了一程。


也不是没在一起过。他们在星空下接吻,在流沙中滚做一团,那个夜晚,他们也像是变成了故事里的人:没有牵挂,没有束缚,自由自在的活在当下——可也只有“当下”而已:离开了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彼此的酸甜苦辣,生老病死,他们依然只能从不相干的人口中得知。


他们不是不爱,只是没那么爱。有些事,一个人不说,另一个人也就不问了。李懂“隐忍,知分寸,懂得避嫌和体贴”,顾顺又何尝不是?与爱情相比,在他们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守护,要追寻。顾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还是”这样的人,李懂又何尝不是?


他们都没有任性的权利,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没给过自己任性的权利。这大概是这个故事里,最让我觉得难过的地方吧。不是生离死别,而是身不由己,正如李懂所想的那样,“他从不自由,便向往自由”。


所以最后,他能得到的,能稍微放纵一下自己的,也不过是一次短暂的抽离:坐在夜深人静的楼顶,望着寥寥无几的星星,想想那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那个看似比他自由、比他无羁的人,和再也没机会知道的,“如果当时不那样,现在会怎样”的虚线命运。


也不过是想想而已。天亮了,他还是要回去,推开那扇正对着电梯的门,回到还有人在等他的家里,继续他周而复始、循规蹈矩的日子。


“好像他的人生又翻过了一篇。掷地有声。落子无悔。”


人间的事,大抵如此。

评论(1)
热度(72)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