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情爱现代事故 7

尹昉说完了,等了一会,只听对面踢哩哐啷一通响,不见黄景瑜吭声。

尹昉说:“黄先生?黄先生你在听吗?”

他等了一会,忽然就听黄景瑜声嘶力竭道:“尹昉!你他吗是魔鬼吗?!”

尹昉愣了一下:“黄先生,我……”

黄景瑜打断他:“我告诉你!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别想我原谅你!别想着私下和解了!除了法庭之外你别想着我会见你!你和你们那个破公司就等着名声扫地赔的倾家荡产吧!”

尹昉说:“黄先生,你……”

他话没说完,就听啪地一声,电话被人切断了。

黄景瑜气得要命。

抬手就要砸手机。

手抬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他怒气冲冲,视线在屋子里扫视一圈,看到脚上蹬着的那只黑色拖鞋。

黄景瑜一把拎起拖鞋,恶狠狠地朝门板砸了过去。

就听咚地一声巨响。

正在门口抽烟的经纪人和助理被吓了一跳。

经纪人叼着烟:“又怎么了这是?”

助理弹了弹烟灰:“估计是遇到黑粉了。”


尹昉早上上班。

远远看到公司门口围着一堆媒体和记者。

他在街口犹豫了30秒,扭头绕到公司后面,准备翻洗手间的窗户进门。

一块来排队翻窗的还有王彦霖。

他俩在洗手间里打了照面。

王彦霖面如土灰:“怎么样啊那个大明星?”

尹昉说:“有点难办。”

王彦霖说:“哪里难办了?怎么难办了?”

尹昉说:“电话不接,邮件不回,律师跟我打太极,那我能有什么办法?”

王彦霖瞪着他:“你没有办法?你怎么能没有办法?你是卖房子的,死人你也能说活,你怎么会没办法?”

尹昉靠着墙不吭声。

王彦霖说:“你当他是个难搞的客户啦,再努努力啦。”

尹昉皱眉:“他可比客户难搞多了。”

王彦霖又说:“再不济,你当他是难搞的女朋友啦。”

尹昉一怔:“哈?”

王彦霖说:“哄女朋友开心你会不会?”

他比划着:“送花送礼物,接送请吃饭,搞惊喜搞浪漫,再不济,去他家楼下大喊我错了请你原谅我,你会不会?”

尹昉有点嫌弃:“不好意思,我做不来。”

王彦霖说:“你做不来?!你是卖房子的!你有什么做不来?!”

尹昉叹了口气:“要不……你把我开除好了。”

王彦霖愣了一下:“……哈?”

尹昉说:“他要赔多少钱我赔给他,咱俩彻底切割,你看怎么样?”

王彦霖脸色变了:“什么怎么样!哪里怎么样!我看不怎么样!”

尹昉手一摊:“那你说怎么办?”

王彦霖在马桶上坐了一会,一拍大腿:“你做不了,我替你做!”

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又被尹昉一把揪住了:“你要干嘛?”

王彦霖说:“我要干嘛你别管。”

他眼珠转了一圈:“就是这钱,不能从公司账上走吧?”

尹昉说:“为什么啊?”

王彦霖说:“你看看外面那些媒体和记者,我都多久没开张做过生意了。”

他说:“尹昉,你有没有良心啊?”

尹昉头大的要命,摆摆手:“行吧行吧,这钱我出,我出还不行吗?”


黄景瑜早上到片场。

远远就看到化妆间门口停着台餐车。

剧组的人正在餐车前面排队领咖啡和三明治。

黄景瑜走近了看了一眼,餐车前头挂着自己的海报,咖啡杯上贴着自己的照片。

他愣了一下,扭头问助理:“这哪家站子又过来应援了啊?”

助理也有点纳闷:“没听说今天有人来应援啊。”

到了午饭的时候。

早上发了三明治咖啡水果捞奶茶的餐车收了摊。

换来几十个贴着黄景瑜大头像的海上捞外卖小哥来。

黄景瑜手里架着烟,目瞪口呆地看着几十个海上捞外卖小哥铺桌备餐。

全剧组的上百号人吃着火锅唱着歌,眼睁睁地看着几十个海上捞小哥同时起舞扯面,动作整齐划一,有如特种部队。

黄景瑜的助理吃的满嘴油,还不忘捅了捅身边黄景瑜的经纪人:“哥,这到底哪个站子搞的应援啊?”

午饭吃的太撑,剧组上下昏昏欲睡了一下午。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饭。

导演一喊cut。

黄景瑜下了戏,汗还没来得及擦。

就见一台餐车甩着屁股停到了自己面前。

穿着西装的司机从餐车上跳下来,开门拉板,把刀具一枚枚地摆好。

一个包着头巾的男人挽起袖子,举起一把刀,在灯光下晃了晃刀刃,一脸的不怒自威。

黄景瑜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便见司机凑了过来,笑容可掬道:“今天的晚餐,我们为黄先生请到了银座九兵卫的主厨。”

两个助手下车打开几枚冰箱。

司机又说:“晚餐的菜单,我们为黄先生准备了鲍鱼、鲑鱼子和海胆,以及这条蓝鳍金枪鱼。”

司机顿了一下,抬手道:“是特别为黄先生和剧组的大家准备的。”

黄景瑜身后的剧组一片哗然。

不多时,便又骚动了起来。

黄景瑜一时发懵。

就见包着头巾的男人已经开始动作娴熟的肢解起那条金枪鱼来。

黄景瑜的助理目瞪口呆地问经纪人:“哥,到底是哪个站子搞的这些啊?”

经纪人愣了半天,迟疑道:“我看这不像是站子搞的应援。”

助理问:“那是什么?”

经纪人摸着下巴:“黄景瑜他,难不成是……被包养了?”















评论(76)
热度(647)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