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情爱现代事故

尹昉拿着资料夹:“下楼左转是地铁站,右转还有间幼儿园,我们刚刚拿到的市政规划图,这栋楼东北角这片空地年底要动工盖一间医院,三年内这里的楼价至少涨50%。”

他比划着:“楼龄三年,500英尺两室一厅,南北通透,采光极佳,最适合张先生张太太这样刚结婚,即将有小朋友的夫妻,最重要的是。”

尹昉说着,一转身,拉开客厅的窗帘,落地窗正对着一片海滩,正午时分,波光粼粼。

“开窗就能看到海。”

尹昉打开窗,站在阳台上,有风吹来,他用力吸了口气:“附近没有工厂,空气质量是全城最佳,我要是结了婚,砸锅卖铁也要买楼让太太在这里养胎。”

张太太摸着挺起的肚子,一脸雀跃。

张先生还有点为难:“可是你们之前的报价——”

尹昉打断他:“张先生,好房子有价无市,错过这间,您不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张先生犹豫道:“可是——”

尹昉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抬了抬手:“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他转身走到玄关:“李先生,您好。”

他一手插袋,背对张先生张太太站着:“对,早上带您来看过的那间?”

他伸手擦了擦墙上挂的装饰画。

玻璃上映着张先生和张太太模模糊糊的影子。

尹昉说:“500英尺两室一厅那间?”

他说:“对对,三年内肯定涨50%……啊?您要买啊?”

他看了眼手表:“我们下午五点下班,您什么时候能来签合同?”

尹昉转过身,对张先生和张太太比了个抱歉的手势:“什么?您晚上六点以后才能来?”

他笑着说:“那没问题,我们一定等您。”

他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掏出备用机发短信:“我通知接待Tina了,等您有空了,和她直接联系就行。”

他口气客气,连连道谢,挂了电话。

转身看了眼张先生和张太太,有些抱歉:“不好意思啊张先生张太太,这间……”

张先生刚想说话。

就被张太太一把捂住了嘴:“我买了!”

尹昉闻言一怔。

张太太说:“我现在就买!”

张先生还想说话,被张太太瞪了一眼:“去哪里签合同?”

尹昉有些为难:“这……”

张太太说:“现在!马上!签合同!”

尹昉盯着她看了片刻,痛下决心:“张太太,这边请——”



尹昉下到地下车库。

王彦霖靠在台科尼赛克旁等他:“尹昉,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

尹昉看他一眼:“我干嘛要请你吃饭?”

王彦霖说:“你自己算算,这都多少回了,我这个李先生不要演出费啊?”

尹昉说:“我是给公司做事,我多卖房子,你月底发的奖金也多一点。”

他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我从不白请你帮忙。”

他这么一说,王彦霖倒也笑了。

他伸手敲了敲尹昉的车窗。

尹昉说:“又怎么了?”

王彦霖说:“晚上一起喝酒啊?”

尹昉说:“不去。”

王彦霖皱眉:“怎么又不去啊?”

尹昉笑了一下:“着急回去喂猫。”

他说着,朝王彦霖挥了挥手,一脚油门踩到底,跑车轰鸣着,从地下车库冲了出去。


尹昉拎着一叠信件进了门。

点点从客厅奔出来,在他裤脚边留恋地蹭来蹭去。

尹昉被他厮磨着进了客厅。

他脱了外套,解了领带,把衬衫袖子挽到手肘上,弯下腰给点点铲猫砂。

铲完了猫砂,他又转身进了厨房,打开柜子,开了盒罐头,倒进微波炉里叮。

点点闻到了香味,舔着嘴蹲在微波炉前。

尹昉觉得好笑。

伸手挠了挠小猫的脑袋,转身开冰箱拿了罐啤酒出来,吭哧一下拉开了拉环。

罐头热好了。

尹昉举着点点的碗。

小猫急的喵喵叫。

尹昉用自己的啤酒撞了撞小猫的碗:“干杯!”

他坐在桌前。

一边喝酒一边看小猫吃罐头。

沙发上丢着一叠刚从信箱里掏出来的信件。

尹昉随手翻了一下,房租水电和物业,还有两封房产公司塞进来的广告单。

尹昉翻了一会,喝完了酒。

他把空瓶往垃圾桶里一丢,脱了衬衣进浴室洗澡。

再出来的时候点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毛线球,正在地毯上玩着。

尹昉擦着头发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掏出一碗咖喱,塞进微波炉里转了起来。

天早就黑了。

他也懒得开灯。

端着咖喱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一边逗猫一边吃晚饭。

对面大楼正对着他家的那户没有拉窗帘。

客厅里开着盏小灯,屋主站在落地窗前摇头摆尾,十分陶醉。

尹昉盯着看了一会,吃完了咖喱,去厨房洗了碗。

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饮而尽。

他转身进了卧室,点点先他一步跳上了床。

尹昉拍了拍他的头:“晚安。”

点点在他脚边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蜷成一团。

尹昉关了灯,钻进被子里,戴上眼罩,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尹昉是被床头充电的手机叫醒的。

他拉开眼罩,捞过手机看了一眼。

凌晨三点。

尹昉口气不好:“喂,什么事啊?”

王彦霖在那头大着舌头:“尹昉啊,有个事,得你去处理一下。”

尹昉翻了个身:“什么事?”

王彦霖说:“上个月,我徒弟卖出去了一套房,刚刚买家打电话过来,说房子漏水,叫我们去看看。”

尹昉窝在被子里,烦得要命:“房子漏水去找物业啊!”

王彦霖说:“是他们楼上,一栋空房的水管爆了,那房子没有业主,物业下班了,说明早才能到。”

尹昉说:“所以呢?”

王彦霖说:“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们这边派个人去看看。”

尹昉闭着眼睛:“谁卖的房子谁去看啊。”

王彦霖说:“是这个理没有错。”

他打了个嗝:“可是今晚不是大家都出来喝酒了嘛。”

他说:“我想了半天,这会还清醒的人,就剩你一个了。”

尹昉说:“你……”

王彦霖打断他:“而且那个业主家离你家特别近。”

尹昉不信:“有多近?”

王彦霖嘿嘿笑了一声:“你在A座1203,他在B座1203,你说近不近?”

尹昉一怔。

猛地坐了起来。

点点被吓了一跳,喵呜一声,从床上跳了下去。

尹昉拿着手机从床上跳下来,大步走到客厅,一拉窗帘,就见对面那户灯火通明,屋主穿着个背心裤衩站在窗户前打电话。

尹昉看不清他脸上神情。

但从他夸张的肢体动作里,尹昉读得出他此时的愤怒。

王彦霖在电话里说:“真的特别近,你过去看一眼,糊弄一下,真的……”

他话没说完。

被尹昉打断了:“我靠。”

他说:“还真是,特别近啊。”


尹昉换了件衬衣,匆匆下了楼,又匆匆上了楼。

他站在B座1203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屋里有人喊:“谁啊!”

尹昉说:“我是房产公司的……”

他话没说完,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穿着背心裤衩,头上扎了个小啾啾,脸贴黑色蕾丝面膜站在他面前。

他上下打量了尹昉一圈,口气不好:“你们怎么才来啊?!”











评论(79)
热度(741)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