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天与地 17

尹昉在家等到天黑,不见黄景瑜回来。

他骑着自行车去老张的诊所找人。

老张正在上板,探头出来:“小瑜啊,他中午那会就走啦。”

尹昉闻言一怔:“走了?去哪了?”

老张也有些纳闷:“回家了啊。”

他问:“他没回家啊?”

尹昉调转车头就走。

冬夜里街上早早就没什么人了。

冷风尖叫着从街头巷尾里跑出来。

尹昉踩着自行车满街找人。

他顶着风喊:“黄景瑜!黄景瑜!”

路口的警车开过来,一个大盖帽探头出来:“大晚上的干什么呢?”

尹昉充耳不闻,骑着自行车从街上飞快的穿过。

月亮挂在天上。

尹昉骑车路过他们从前住的院子。

车子走过了大门,绕着院墙转了半圈,又倒了回来。

尹昉进了院子,远远看到墙根歪歪扭扭的双杠上坐着个人。

他脚一撑地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

失控的自行车歪歪扭扭地往前走了几米,又哐铛一声砸在路边。

尹昉怒火中烧,朝双杠奔过去,嘴里骂道:“黄景瑜你他妈又发什么疯?!”

到走近了,就看到双杠下丢满了烟蒂。

黄景瑜背对他坐着抽烟。

知道他来了,也没有回头。

尹昉喊他:“黄景瑜!”

黄景瑜坐着没动。

尹昉觉得有点不对,他又问:“出什么事了?”

黄景瑜也没有吭声。

尹昉转到黄景瑜前面,看到了他的脸,又被吓了一跳。

他盯着黄景瑜的脸看了半天,有些好笑:“躲这儿哭什么呢?”

黄景瑜闻言,连忙擦了把脸,他鼻音很重:“我没哭。”

尹昉嗤笑着:“走了,回去了,等你回来下饺子呢。”

他说着,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不见黄景瑜跟上来。

尹昉又折了回去,有些不耐烦了:“你又怎么了?!”

黄景瑜嘴里咬着根烟,低头看着他。

他嘴唇抖动着喊他:“哥。”

尹昉仰头看他,皱着眉说:“干嘛?”

黄景瑜说:“要是当初,你跟你妈去了广州,你猜现在在干嘛?”

尹昉说:“干嘛?”

他想了想:“可能在什么地方上班吧,混口饭吃。”

黄景瑜吸了吸鼻子:“你会把高中读完吗?”

尹昉说:“会吧。”

黄景瑜问:“会去上大学吗?”

尹昉说:“考的上的话,我妈有钱供我的话,会吧。”

黄景瑜眼眶旁的血管哏哏地跳着:“那你妈为什么不要你了呢?”

尹昉一怔:“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

他靠着双杠站着:“我妈嫁人了,和人家有了小孩,她又没工作,那个家里她根本说不上话。”

尹昉说:“人家不肯要我过去,她能怎么……”

他话没说完,被黄景瑜打断了:“你骗我。”

尹昉一愣。

黄景瑜说:“当初你妈是要接你过去的,你为什么不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尹昉有些愕然:“你说什么呢?”

黄景瑜说:“你还想骗我?”

他说:“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们都一样。”

他眼眶通红:“我可怜你,你也可怜我,因为我们都没得选。”

他的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着:“可是我忽然发现,这么多年,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他说:“你和我不一样,你明明有得选,明明是你可怜我,我有什么资格去可怜你,我算什么东西?!”

他说完了。

两人静了片刻。

头顶有风呼啸而过。

半晌,尹昉说:“给我根烟。”

黄景瑜把烟和打火机一起丢给他。

尹昉靠着双杠,点上根烟,慢慢地吸了一口。

他捏着烟,在黑暗中站了一会,才开口道:“我们都有得选过。”

他这样说着,抬头看了眼黄景瑜:“只不过你选择回来找我,我选择留下来而已。”

黄景瑜闻言一怔。

尹昉说:“我不是没有想过去广州的。”

他捏着烟,出神地看着黑暗中的一点:“那时候把家里的电视机卖了,准备送你去丹东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黄景瑜默默地看着他。

尹昉忽然笑了一下:“可是你忽然又回来了。”

他说:“满身的伤,脏兮兮的,跟小狗一样,明明把你丢的那么远,还能闻着味道找回家。”

尹昉抽了口烟,笑着说:“所以我就有点舍不得了。”

他看了眼黄景瑜:“小孩子的舍不得,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黄景瑜一时无言。

尹昉说:“后来我给我妈打过电话,问她能不能带你一起去广州。”

他抿了抿嘴唇:“可是不行啊,我过去那个男人就已经有些不乐意了,怎么可能还带一个你。”

尹昉笑了一下:“所以我妈就不要我了。”

尹昉说:“不过还是要谢谢她,每个月都寄钱回来,要不然咱们俩早就饿死了。”

黄景瑜冷笑了一声:“就那点钱?”

尹昉说:“她没有工作,那点钱也是她偷偷省下来寄回来的。”

黄景瑜说:“如果当初你跟你她走了,就不会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就不会为了口饭吃去剧团上班,就不会跟剧团去夜总会表演,也不可能在那地方认识那个王哥。”

他说:“她都不要你了,她生病的时候,你居然还要为了给她治病,跟人去抢——”

尹昉打断他:“那是我妈!”

黄景瑜朝他吼:“可她不要你了!”

尹昉说:“不是她不要我了!是我不要她了!”

他恶狠狠的说:“是我欠她的,我该还给她的。”

黄景瑜被他吼的一愣。

尹昉把烟塞进嘴里,猛吸了几口。

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过了几分钟,他才开口道:“是我先做了选择,所以她根本没得选。”

黄景瑜坐在双杠上,沉默着抽了会烟。

半晌,他把烟蒂丢在地上,也不去看尹昉:“哥。”

尹昉没有吭声。

黄景瑜说:“你恨我吗?”

尹昉说:“恨。”

黄景瑜笑了一声:“你后悔吗?”

尹昉说:“不后悔。”

黄景瑜说:“骗人。”

尹昉笑了一声:“有一点后悔吧。”

黄景瑜说:“后悔没有一个人去广州?”

尹昉说:“后悔小时候太心软。”

黄景瑜说:“有区别吗?”

尹昉抬头看了眼他。

双手一撑,也坐到双杠上来。

墙头上飞快地奔过一只流浪的花猫。

院墙外的风不知疲倦地吹着。

尹昉和黄景瑜并肩:“你妈临死前跟我说,要我照顾好你。”

黄景瑜闻言,猛地转脸盯着尹昉。

尹昉说:“可是我没做到。”

他笑了一声:“我经常会想,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他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要是当初,我没有那点舍不得,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尹昉喃喃自语着:“我是恨你,可是我更恨我自己。”

他说:“后来我想过无数次,我要抛下你,抛下那点舍不得,可是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会找到我。”

“后来,我甚至还有一点期待,期待被你找到的那一瞬间。”

黄景瑜看着他,有些不解:“为什么?”

尹昉笑了一下:“因为我妈死了,我再没有家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回去哪里。”

他扭脸看着黄景瑜:“我恨你,但我也离不开你,所以我更恨我自己。”

他说:“是我把事情搞砸了,是我害了你。”

尹昉眼底有一点泪光,他笑着说:“你恨我吗?”

黄景瑜看着他,半天才说:“从前,你晚上去上班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这个双杠上等你下班。”

他说:“因为坐在这里,就能第一个看到你从那条街口出来。”

黄景瑜笑了一声:“人家跟我说,外面坏人多,我就怕有人欺负你,我以前总想着,要是真被我看到了,我就马上从这里翻墙过去保护你。”

他吸了吸鼻子:“我真的想保护你,虽然你比我大,虽然总是你煮饭给我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保护你。”

黄景瑜咧开嘴,又哭又笑:“可是我今天才知道,我非但没有保护你,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是因为我。”

他嘴唇颤抖着,泪从眼角滚落:“你早就应该把我丢掉的。”

黄景瑜胡乱的摸了把脸:“我没脸去见你了。”

他说:“我回不了家了。”



评论(36)
热度(345)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