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下午三点。
九龙一家酒楼门外围满了人。
徐宏带着攻击队从酒楼后门进去,贴着墙,从后厨进了大堂。
杨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绑匪挟持着人质,在二楼第二间包房。”
他说:“谈判专家刚跟绑匪对过话,绑匪的情绪很不稳定,随时可能伤害人质,攻击队要在确保人质绝对安全,听明白了吗?!”
徐宏按着耳机:“收到。”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打了个上楼的手势。
SDU攻击队举着枪慢慢地攀上了楼梯。
楼上用枪顶着女服务员的绑匪听到动静。
腾出手来朝楼下开了一枪。
攻击队们闪身避开子弹。
徐宏说:“上!”
荷枪实弹的飞虎队队员冲上了二楼。
绑匪是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面相老实。
他一手掐着女服务员的脖子把他往后拖。
一手用枪顶着女服务员的太阳穴。
走廊上蹲着十几个抱着头的人质。
见警察从楼梯口冒了头,那绑匪大喊着:“别过来!再过来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徐宏脚下步子一停。
他举着枪:“先生,你冷静一点。”
绑匪朝他吼:“冷静?!我全家被高利贷烧死的时候怎么没人跟他们讲要冷静一点?!”
他情绪激动:“如果不是这间酒楼的老板骗我赌马,我会欠债务公司几百万?!现在我全家都死了?!廉政属还要调查我?!我上司还要停我的职!”
他说着说着,忽然一举枪,朝对面猛开几枪:“我恨死你们这些差佬了!恨死你们了!”
子弹砰砰地砸进墙里。
还有一枚擦着徐宏的头盔飞了出去。
徐宏举着枪:“先生,你冷静一点。”
绑匪大笑了一声:“你是不是不信我?你是不是不信我能跟你们同归于尽?!”
他忽然朝被挟持的女服务员吼到:“把我的衣服脱了!”
那女服务员被他掐的快晕过去了。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一颗一颗地解开他外套的扣子,留出缠了满身的炸弹。
徐宏纹丝不动地站在走廊。
杨锐在对面楼上问他:“徐宏,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徐宏退后一步。
佟莉握着枪顶了上来。
徐宏退到楼梯上:“绑匪身上绑着炸弹。”
杨锐说:“什么情况?”
徐宏说:“不乐观。”
他回头看了一眼:“如果炸弹爆炸,这间酒楼都会被炸掉,到时候伤亡不可估计。”
他说:“队长,强攻太危险,我打算把人质逼到sniper射击点。”
杨锐说:“好。”
他拿着对讲机:“sniper stand by!”
顾顺趴在三楼的广告牌上,压着耳机:“S1收到。”
“S2收到!”
“S3收到!”
绑匪叫嚣着:“别叫什么谈判专家了!没有用的!我把事情搞这么大!就是为了报复你们!”
他争的青筋暴起:“大家都是同僚,现在我全家都死了,外面高利贷追杀我,你们还要停我的职!”
他说:“你们是不是人啊,你们有没有良心?!”
徐宏举着盾又顶了上来。
他往前迈了一步:“陈sir,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很惨。”
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绑匪朝他吼:“不准过来!”
他举着枪,对着徐宏乱射。
子弹打在盾上,火花飞溅。
徐宏继续往前:“但你要相信警队,对你的调查只是暂时的。”
绑匪被他逼的退后了几步。
杨锐问:“S1看得到绑匪吗?!”
顾顺嚼着口香糖:“S1看不到。”
徐宏继续逼他:“如果你真的没有问题,警队会还你一个清白。”
绑匪又退了几步。
杨锐问:“S2!”
S2的狙击手说:“S2看不到。”
徐宏慢慢往前走:“陈sir,你当差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犯过错。”
绑匪被他逼到了走廊尽头。
杨锐喊:“S3!”
S3的狙击手说:“杨sir,我看到他了。”
杨锐说:“阿cool,有把握吗?”
阿cool透过瞄准镜,看着走廊上的绑匪,没有说话。
杨锐急了:“阿cool?!有把握吗?!”
阿cool举着枪,准星对在绑匪头上,半天,才说:“sorry sir,我……”
他话音刚落,耳机里传来顾顺的声音:“杨sir,我去。”
杨锐一怔:“顾顺,你等一下!”
他话没说完,有探员回头:“杨sir,S1位空了。”
杨锐说:“顾顺人呢?!”
那人答:“不知道。”
杨锐一怔,就听佟莉问他:“杨sir,sniper能击毙绑匪吗?”
杨锐掐着眉心:“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佟莉举着盾:“绑匪情绪激动,我怕他引爆炸弹。”
她说:“我现在向您申请强攻。”
杨锐说:“走廊上人质太多,如果交火的话势必伤亡惨重。”
佟莉说:“可是……”
她话没说完,就见绑匪一手掐着女服务生,一手拿着炸弹的遥控器。
他高声喊道:“我数三声,你们如果不后退的话,我就引爆炸弹!”
他说:“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大家一起死啊!一起死啊!”
他哈哈笑着。
徐宏举着盾不进也不退。
绑匪喊:“1!”
佟莉说:“杨sir,绑匪叫嚣要引爆炸弹了。”
绑匪喊:“2!”
佟莉说:“杨sir!”
杨锐拿着望远镜,咬了咬牙:“强攻!”
他话音刚落,就听砰地一声枪响。
头顶飞来一颗子弹,穿过走廊上的玻璃,一枪打爆了绑匪的脑袋。
血哗的一下喷到了墙上。
杨锐一惊,就听耳机里传来顾顺的声音:“S1 clear。”
走廊上的人质因为这一声枪响惊叫起来,乱作一团。
徐宏带着攻击队冲了过去。
杨锐问他:“怎么样?!”
徐宏检查了尸体:“绑匪死了。”
他对杨锐说:“炸弹也没问题。”
佟莉跟上来:“徐sir,周围都检查了,没有同伙。”
徐宏点点头:“OK,带人质出去,然后就收工吧。”


佟莉去警队餐厅买了冻鸳鸯上来。
就听杨锐在办公室训人。
杨锐拍了把桌子,指着阿cool的鼻子:“你今天为什么不开枪?!”
他说:“你知不知道你犹豫这几十秒,很有可能会害死人质,会害死同僚。”
他神情严肃:“你是没有自信开枪?还是没有自信穿这身警服?!”
阿cool说:“sorry sir。”
杨锐说:“我不要听你讲sorry。”
他说:“我们SDU,是best of best,你如果没有自信,那我劝你尽早离开,换别人进来。”
他说完了,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顾顺:“还有你。”
杨锐说:“为什么擅离职守?”
他说:“万一绑匪从S1经过,你错过击毙他的时机,造成人质和同僚伤亡,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顾顺没有看他,直挺挺地站着。
杨锐盯着他:“你有话要说啊?”
顾顺说:“报告杨sir!没有!”
杨锐气得要命,踹了他一脚:“你,还有阿cool!”
他喊:“负重跑十公里再收工!”
杨锐说:“少一步,你们俩明天就给我收拾东西滚蛋!”


到天黑透了。
顾顺和阿cool绑着沙袋气喘吁吁地进了警队大门。
这个点SDU都已经收工了。
除了几个值班的文职办公室灯还亮着,整个楼里黑漆漆一片,一个人影都没有。
顾顺挂着毛巾进了冲凉房。
阿cool正在他旁边的花洒下打肥皂。
见他来了,阿cool同他打招呼:“顺哥。”
顾顺说:“嗯。”
他扭开花洒,在莲蓬头下冲了一会。
就听阿cool又说:“顺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顾顺抹了把脸上的水,看了他一眼。
阿cool说:“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补救才从S1离开的,我今天……”
他话没说完,被顾顺打断:“你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
阿cool一怔。
顾顺说:“我可不是为了帮你补救才擅离职守的。”
他洗着头:“我只是为了击毙犯人,因为S1我没机会开枪,就只好换个位子。”
他说:“你不要想太多,我从来不会为别人改变我的计划,我打出去的每一发子弹,从来都不是为了帮人补救。”
他顶着一头泡泡笑了一声:“是因为我有自信,我的子弹一定能打中人犯。”
阿cool被他一噎,半天说不出话来。
顾顺冲了泡泡,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说:“不过刚刚十公里,你一路上都好像有话要跟我说的样子,就是为了说这个啊?”
阿cool说:“嗯。”
顾顺乐了:“你觉得对不起我啊?”
阿cool说:“嗯。”
顾顺咧开嘴,伸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呢,不如晚上请我喝酒啊。”
他说:“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我带你去打八折啊。”


阿cool搭顾顺的车到了兰桂坊。
这个时候,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路旁的酒吧门外站着伸手揽客的黑人。
顾顺单手插袋,带着阿cool进了一间酒吧。
他挑了个离吧台很远的卡座,有服务生过来同他打招呼:“顺哥,好久不见了,今天想喝点什么?”
顾顺说:“老样子。”
阿cool环顾四周,这家店的客人不多,只墙角一桌坐着几个讲普通话的客人,想是大陆来的游客。
他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顺哥,这家店好冷清啊。”
顾顺说:“对啊,因为他们啤酒掺水卖嘛。”
阿cool一怔。
顾顺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做sniper的,理论上来说,得禁烟禁酒保护视力。”
他说:“所以掺了水的啤酒,我们喝起来刚刚好。”
阿cool也笑了出来:“顺哥,你又开玩笑。”
顾顺靠在沙发上,展开双臂,哈哈笑了两声。
等笑完了,顾顺忽然问:“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阿cool说:“什么怎么回事?”
顾顺说:“为什么不开枪?”
阿cool一怔,刚想说话。
顾顺说:“你别说你没把握,我算过的,S3的角度和距离,以你的枪法,绝对不要会有问题。”
阿cool不说话了。
顾顺盯着他的脸:“那个人质你认识啊?”
阿cool说:“我不认识。”
顾顺说:“那就是那个绑匪你认识了?”
阿cool不吭声。
顾顺仰着头:“你是三年前从警校毕业的吧?”
他说:“我记得,那个陈sir,好像是警校的教官。”
阿cool说:“陈sir是我的教头。”
他说:“我做学警的时候,就很没有自信,射击和搏击的成绩都很差,被同级笑话,还被师兄欺负,差点不能毕业。”
他低着头:“多亏有陈sir帮我。”
阿cool握着酒杯:“他帮我加训,给我补课,还一直鼓励我,所以最后我才能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还有幸进了SDU。”
他说:“我知道,他是因为女儿病重,才去借债才去赌马的,他不是个坏人。”
阿cool有点不敢看顾顺的脸:“我知道我说这种话很不应该,是警察失格,可是我——”
顾顺打断他:“你知不知道,做SDU,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阿cool一怔。
就听顾顺又说:“就是要抛掉七情六欲,把自己当作一把枪。”
他说:“枪会有感情吗?枪会因为对方是个自己认识的好人,就迟疑就犹豫吗?”
阿cool抬起头看他。
就见顾顺似笑非笑的:“你想做个好sniper,就记住我刚说的话。”
阿cool张开嘴,又合上了。
他犹豫半天,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不是连女朋友都不能有了?”
顾顺说:“对啊。”
他一摊手:“我有女朋友吗?我没有啊。”
阿cool笑了一声:“顺哥,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顾顺说:“有啊。”
阿cool问:“谁啊?”
顾顺说:“我妈啊,不过她死了。”
阿cool哭笑不得:“顺哥,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只是因为你还没遇到让你喜欢的人啊。”
他说:“万一哪天你遇到了,你会不会……”
他话没说完,忽然被人打断:“两位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阿cool和顾顺双双回头。
就看到一个穿着衬衫的男孩站在他们面前。
见他俩看着自己,那男孩有点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
阿cool问他:“有什么事啊?”
男孩说:“那个,我是那边那桌的客人。”
他说:“刚刚在玩国王游戏,很不巧,我被抽中了,所以想请两位帮帮忙。”
阿cool回头,看到墙角那个卡座上五六个男男女女正探着头,一脸兴奋地朝他们看过来。
他刚想说话。
就听顾顺开口:“好啊,怎么帮?”
那男孩的耳朵红了:“可不可以,请你跟我接个吻。”
他话音一落,阿cool被啤酒呛了一声。
他趴在沙发上,惊天动的地咳嗽了起来。
他边咳边笑,指着男孩说:“你,和他,接吻?”
男孩的脸也红了:“我也不想的,可是愿赌服输嘛。”
他说:“帮帮忙啦先生。”
阿cool没忍住爆笑出来:“喂,那我能问问,为什么是他不是我吗?”
那男孩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做国王的那个女孩说,这位先生比你帅。”
他这么说完,轮到顾顺笑出来了。
见他一笑,男孩的脸更红了。
顾顺笑完了,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他歪歪扭扭地站在灯光下,低头看着脸红透了的男孩,用舌尖顶起半面腮:“好啊。”
墙角的卡座里传来一阵惊呼声。
有人大声喊着:“懂儿!牛逼!上啊!”
顾顺朝他们看了一眼。
那个起哄的男孩一下子缩了回去。
他看了眼眼前的男孩,忽然长臂一揽,搂着他的肩膀,几步走到了墙角的卡座旁。
顾顺问:“谁是国王?”
一个女生一脸兴奋:“我是!”
顾顺说:“哇,你这么损,想看我们接吻吗?”
女生用力点头:“先生,你好靓,我们懂儿也好靓的,我就喜欢看靓仔和靓仔接吻的。”
顾顺喷笑出来:“你这是什么爱好?”
他搂着那个被叫做懂儿的男孩:“你们成年没有啊,知不知道在香港未成年不能喝酒啊?”
一桌子男孩儿女孩叽叽喳喳:“早就成年啦,我们是大学生。”
顾顺不信:“那拿出身份证我看看啊。”
有女孩儿笑着说:“先生,你又不是警察,没权利看我们的证件吧?”
顾顺笑了一声:“那我要是警察呢?”
做国王的女孩儿惊呼:“制服!好帅!”
顾顺说:“有机会让你看看我穿制服的样子。”
那女孩儿说:“好啊!”
她说:“那这位阿sir,你刚才答应我们懂儿了,可不能反悔。”
她拍着手,起哄道:“接吻!接吻!接吻!”
一桌子男孩儿女孩一起喊:“接吻!接吻!接吻!”
阿cool趴在沙发上哈哈大笑,笑完了也跟着喊:“接吻!接吻!接吻!”
顾顺扬了扬手,示意他们收声。
果然起哄的人都住了嘴。
他垂下头,看了眼一直被自己搂在怀里男孩。
男孩的眼睛很大,鼻子高挺,嘴唇又厚又翘。
的确是个漂亮的男孩。
顾顺把嘴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他:“你初吻给出去没有?”
男孩闻言,忽然一怔。
他的耳朵肉眼可见的又红了几分。
顾顺歪着头笑了一声。
不等男孩反应,忽然凑过去,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酒吧里的众人爆发出一阵惊呼和掌声。
有人尖叫着:“拍照啊!拍照啊!”
在快门响起之前。
顾顺放开了男孩。
男孩被这忽然而至的一吻吓懵了。
他微张着嘴巴,怔怔地盯着顾顺。
顾顺笑了一声,抬手搓了搓他的嘴唇:“行了。”
他摆摆手,放开了男孩:“今天你们的账,我买了。”
男孩女孩们又惊呼了起来:“阿sir!你长得靓人又好!有没有女朋友啊?”
顾顺来不及开口,就听阿cool插话道:“他没有女朋友。”
有几个女孩闻言,一脸跃跃欲试。
阿cool又说:“不过你们没希望啦。”
女孩们不服气,大声问他:“为什么呀?”
阿cool哈哈笑着:“不能告诉你们。”
女孩们又问顾顺:“阿sir,为什么我们没希望啊?”
顾顺也不答话,只摆摆手,回自己的卡座去了。

他坐回沙发上,见阿cool一脸怪笑。
顾顺看着他:“你笑什么?”
阿cool说:“顺哥,从前呢,我是想象不到你和女孩子拍拖会是什么样子。”
他说:“不过现在我忽然想通了。”
顾顺挑了挑眉:“想通什么了?”
阿cool说:“想通为什么我想象不到你和女孩子在一起是什么样子。”
顾顺问:“为什么?”
阿cool说:“因为我发现啊,你和男孩子在一起更登对啊。”
他说:“顺哥,其实做gay也蛮好的。”
他说着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顾顺踹他一脚,也跟着笑:“我要是gay,你就小心点自己。”
阿cool摆摆手:“我这种,你才看不上呢。”
他反手指了指墙角的卡座:“刚那个,还蛮不错的。”
顾顺挤兑他:“怎么?你看上了?”
阿cool连忙摆手:“开玩笑!我又不是gay。”
他们正说着话。
墙角那桌的客人们起身,准备走了。
男孩女孩们从他们身边经过,纷纷同他们道别:“阿sir,bye bye。”
顾顺和阿cool说:“bye。”
刚那个同顾顺接吻的男孩走在最后。
他同顾顺说:“再见。”
顾顺说:“再见?”
他笑了一声:“你还想跟我再见面啊?”
男孩的耳朵红了。
他的同伴们在门口喊他:“懂儿!走啦!我们要来不及去看灯光秀了!”
男孩应了一声,飞奔出门。
一眨眼,消失在灯火和车流中了。

阿cool看着他们的背影,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他问顾顺:“是不是啊,顺哥?”
顾顺看着男孩消失的方向。
下意识地抬手,用大拇指擦过自己的嘴唇。
半天。
他才说:“是啊。”

评论(43)
热度(574)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