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决战二世祖 2

3

黄景瑜坐在游泳池边和狐朋狗友讲电话。

菲佣过来找他:“少爷,刚有人送东西给……”

黄景瑜摆摆手:“放一边去,一会再说。”

菲佣点点头走了。

黄景瑜说:“什么?!你们都认识尹家那个少爷,那怎么没人跟我提过?”

狐朋狗友说:“我们认识人家,人家不一定认识我们呀。”

他说:“我从小听到大,我妈总是念叨,尹家的大少爷,会读书,又孝顺,从不出去鬼混,在美国白手起家,哪像我,只懂得花钱泡妞,半点气都不争。”

黄景瑜哈哈大笑。

笑完了又说:“我怎么没听我妈念过。”

狐朋狗友说:“你老妈疼你,觉得全世界再没比你更好的儿子了。”

他说:“你说哪有尹昉这样的大少爷?回港一年多,从没上过八卦小报的头条,我老爸每天早上看财经报纸,我就总能看到他在我面前晃,真是阴魂不散。”

黄景瑜一听,连忙朝菲佣招手。

菲佣走过来:“少爷,有事吗?”

黄景瑜说:“去,把这半年的财经早报给我找出来,一天都不准漏。”

他对电话说:“你怎么说话呢?自己不争气,还怪人家太优秀?”

狐朋狗友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啊黄公子,我们从小玩到大,你怎么还帮一个外人讲话啊?”

他察觉到点不对劲:“你打听尹昉做什么?”

黄景瑜笑了一声:“不做什么。”

狐朋狗友不信:“难不成你还想招惹他啊?”

黄景瑜说:“不行啊?”

狐朋狗友乐了:“别想了,没可能。”

黄景瑜说:“怎么就没可能了?”

狐朋狗友说:“他和咱们,不是一路人,我们和尹昉不一样,你想招惹他,白日做梦吧。”

他正说着,尹昉的电话插了进来。

黄景瑜连忙挂了狐朋狗友的电话,清了清嗓子,对尹昉说:“喂?”

尹昉说:“黄公子,我派人送到你家里的领带,你收到了吗?”

黄景瑜闻言一怔,连忙捂着话筒喊了菲佣过来。

菲佣说:“少爷,又有什么事吗?”

黄景瑜说:“刚有人送东西过来吗?”

菲佣说:“对啊,少爷你说让我放到一边,一会再……”

黄景瑜打断她:“东西在哪儿呢?”

菲佣一怔,指了指头顶:“放到楼上书房了。”

黄景瑜光着脚一路奔进书房。

尹昉说:“黄公子?”

黄景瑜喘了口气:“当然收到了。”

他说:“多谢尹先生了。”

黄景瑜的手指在装着领带的盒子上敲打着:“不如今天我请尹先生吃饭啊?我朋友开了家泰国菜餐厅,一直邀我过去试菜,不知道尹先生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尹昉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啊黄公子,我晚上约了人。”

他说:“下次吧。”

黄景瑜问:“下次是什么时候?”

他说:“明天晚上,后天晚上,还是……”

尹昉说:“黄公子都是这样约人的吗?”

黄景瑜说:“哪样?”

尹昉说:“事无巨细,咄咄逼人。”

黄景瑜笑了一声:“没办法,我这个人很重视契约精神,事情讲清楚一点,讲准确一点,总不是坏事。”

尹昉也跟着笑:“那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他说:“我这个月晚上都有约,黄公子如果想约下个月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的秘书预约。”

他说完了,不等黄景瑜开口,便又说道:“不打扰黄公子了。”

尹昉说:“再见。”

4

尹昉的电话一挂。

狐朋狗友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对方有点不高兴:“你怎么忽然挂我电话?”

黄景瑜说:“因为尹昉给我打电话过来啊。”

对方一怔,有些不可思议:“谁?”

黄景瑜说:“读书好,人孝顺,整天在财经报纸上晃来晃去的那个尹昉啊。”

对方愣了半天,忽然靠了一声:“你真的要招惹他啊?”

黄景瑜说:“不行吗?”

对方说:“我都说了,我们和他不一样……”

黄景瑜打断他:“等一下。”

他说:“是你们和他不一样,不包括我。”

朋友好笑:“不包括你?”

他说:“那你倒是说说,你哪里和他一样了?”

黄景瑜说:“你不信啊?”

朋友说:“我不信又怎样?”

黄景瑜打开包装,看着那条尹昉送来的领带,伸出手指,指尖沿着布料的纹路慢慢地滑了下来。

黄景瑜说:“好戏还在后头。”

他说:“那我们走着瞧呗。”

评论(38)
热度(713)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