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决战二世祖

1

黄景瑜坐在餐桌前,翘着脚跟朋友聊邮件。

他打了个响指。

餐厅经理走过来,毕恭毕敬:“黄公子,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黄景瑜盯着手机:“我妈说给我开了瓶酒,现在能喝了吗?”

经理说:“黄太太开的酒已经醒够24个钟了,现在喝正当时。”

黄景瑜看他一眼:“那你还愣着干嘛?”

经理一怔。

黄景瑜说:“还不快拿上来!”

经理有点为难:“黄公子,黄太太特别嘱咐过,这瓶酒是开给您和尹小姐的,现在尹小姐还没来,您看……”

黄景瑜打断他:“你什么意思?”

他说:“约好了七点半见面,现在都七点三十五了,对方迟到,让我在这浪费时间不算,现在我想喝口酒都不行了是不是?”

经理说:“黄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黄太太嘱咐过,我们……”

他话没说完,黄景瑜翻了个白眼,一推桌子站起身:“那劳你转告黄太太,这个饭啊,我不吃了。”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就走。

经理在身后追他。

狐朋狗友问黄景瑜:“战况如何?”

黄景瑜歪着嘴笑:“逃出生天。”

他心情大好,伸手就要推门。

却见有人推门而入。

四目相交,那人笑了一下:“黄公子,晚上好啊。”

黄景瑜看的一愣:“你是?”

那人伸出手:“尹昉。”

他说:“今晚和你相亲的尹小姐,是我妹妹。”

黄景瑜盯着尹昉的脸,呆愣愣地伸出了手。

尹昉面带歉意:“不好意思啊黄公子,我妹妹身体不太舒服,不能来赴约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代她来跟你说声抱歉。”

他说着,看了看黄景瑜,又看了看经理:“黄公子有事要忙?”

尹昉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有机会,我请黄公子和黄太太喝茶。”

他说着,抽身就要离开。

一转身,才发现自己刚伸出去的手正被人死死地握着。

尹昉回头看着黄景瑜:“黄公子?”

黄景瑜被叫的一愣,大梦初醒一般:“哦,对了,为了今晚我特意开了瓶82年的petrus,醒够24个钟头,现在喝正是时候。”

他捏着尹昉的手:“本来今晚,我是打算和尹小姐一起品酒的,可是今晚尹小姐不舒服,这么一瓶好酒,没人一起欣赏,实在可惜。”

尹昉看着黄景瑜,没有吭声。

黄景瑜说:“不知道尹先生,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

他这样一说,尹昉眯了眯眼。

半晌,他笑了一声:“好呀。”


2

经理殷勤地替尹昉拉开椅子:“尹少爷,请坐。”

尹昉脱了外套,解开袖扣,朝他点点头:“多谢。”

狐朋狗友问黄景瑜:“你要多久过来?今晚的泳装派对等你开场。”

黄景瑜说:“我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吧。”

朋友一个电话打过来:“你干嘛?”

他说:“今晚我找了好多洋妞来,每个都是你那杯茶。”

黄景瑜一本正经:“喝茶?喝什么茶?”

他说:“我今晚约了人喝酒,喝茶下次再说吧。”

他挂了电话,对尹昉笑了笑:“我朋友,约我喝茶。”

尹昉晃了晃酒杯:“现在年轻人很少有人喜欢喝茶了,黄公子这样的还真是少见。”

黄景瑜说:“我家作风老派一点,不喜欢年轻人夜蒲,我每天都要陪我母亲喝早茶,偶尔也会去佐敦喝夜茶。”

尹昉把酒杯凑在鼻尖闻了闻。

黄景瑜说:“下次有机会,我请尹先生喝茶啊。”

尹昉笑了一声:“黄公子客气了,下次该是我请才对。”

他说:“正好多谢黄公子的这瓶好酒。”

尹昉说着,举起酒杯。

黄景瑜也推杯过去,叮地一声与他杯口相撞。

尹昉仰头饮酒。

黄景瑜一边喝,一边用眼角打量他。

看他喉结耸动,胸膛起伏,细细一截手腕上戴着只价格不菲的手表。

尹昉放下酒杯:“我去一下洗手间。”

黄景瑜算准了时间,也放下了酒杯,起身跟去了洗手间。

他伸手推门。

尹昉正好从里面出来。

两人一打照面,尹昉来不及躲开,径直和黄景瑜撞到了一起。

他下意识地朝身后一仰。

黄景瑜眼疾手快地勾住了他的腰。

尹昉愣了一下,就听黄景瑜开口:“尹先生,走路也要小心一点嘛。”

尹昉连忙站直了身体:“不好意思啊黄公子。”

黄景瑜笑了笑,却没有放开他。

他垂下眼帘,伸出手指,擦过尹昉的喉结,指尖落在他的领带上:“我看很久了,尹先生这根领带,真的很衬你。”

尹昉不动声色地挣脱开来。

只是耳朵有点红了:“黄公子喜欢的话,改天我送黄公子一条。”

黄景瑜点点头:“好啊。”




评论(53)
热度(862)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