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顺懂】无人之境 5

李懂睡的迷迷糊糊。

就听顾顺喊他:“李懂?李懂?醒醒!”

李懂睁开眼,头顶的风扇嗡嗡地打着转。

顾顺叼着烟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没死啊?”

他说:“没死就起来,我有话要问你。”

他说完了,一扭头,大摇大摆地从卧室出去了。

李懂愣了一下,从床上爬起来,浑身像被重物碾过了一遭,疼的他呲牙咧嘴,好半天,才跌跌撞撞地从卧室里跟了出来。

顾顺正精赤着上身坐在外面抽烟。

客厅的小电视里播着深夜新闻。

他握着遥控器换了个台,一抬头,看到李懂站在门口。

顾顺看着他:“感觉怎么样?”

李懂说:“暂时死不了。”

顾顺嗤笑了一声:“你倒是嘴硬。”

李懂瞪着他:“顾顺,你早想好怎么逃跑了是吗?”

顾顺盯着他:“什么?”

李懂走过来,拉了把藤椅,坐在顾顺对面:“你根本就没想过要跟警方合作,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们。”

顾顺挑了挑眉毛:“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李懂说:“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天达酒店那间套房的结构,你知道卧室后面的佣人房外有一架员工电梯能直达后厨,那里有条通道能直通地下车库,你故意暴露了我的身份,就是为了逼杨队出手,因为你知道,只要警方一介入,两方一交火,你有的是机会逃走。”

顾顺叼着烟看着他,点点头:“继续说。”

李懂说:“你比谁都清楚贤哥的为人,你知道的,就算当初你从机场逃出去了,贤哥也不会放过你,你假意跟警方合作,一是为了找机会逃走,二是为了借警方的手,帮你解决贤哥这个威胁,一石二鸟,真是好策略。”

李懂看着他,神情严肃:“顾顺,你好大的胆子,连警队你都敢算计,你不要命了吗?”

顾顺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我不要命了?”

他好笑道:“李懂,你是不是傻?”

李懂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吭声。

顾顺说:“被警察抓住是死,落到贤哥手里也是死,换作是你,你怎么选?”

他看着李懂:“两头都是死路,要我乖乖束手就擒,那我才是真的不要命了。”

他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又点上了一根,抬眼看了看李懂,又歪着嘴笑了一声:“况且,李警官,你是不是搞错了?”

顾顺一仰身,靠在沙发上,伸长了手臂,大马金刀地坐着:“你以为这是哪儿?你以为你现在还穿着警服呢?你以为你是在审犯人啊?”

他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懂:“这里是我家。”

他说:“我不乐意了,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李懂瞪着他:“你敢?!”

顾顺笑出了声:“我为什么不敢?”

他弹了弹烟灰:“我是亡命徒。”

李懂坐在椅子上没吭声。

顾顺猛一起身,忽然凑近了李懂,鼻尖擦着李懂的鼻尖,烟灰扑簌簌地滚落到李懂的膝盖上。

李懂脊背一挺,便听顾顺笑了一声:“李警官。”

他口气戏谑:“亡命徒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汗顺着李懂的后颈滑了下来。

顾顺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忽然笑了一声,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李懂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便听顾顺又道:“不过说到这儿,我想起件事儿。”

李懂没有看他:“什么事?”

顾顺说:“要怎么处理你。”

李懂一怔。

顾顺说:“你知道的太多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李懂攥紧了膝盖上的一块布料:“你要杀了我?”

顾顺说:“你怕啊?”

李懂咬了咬嘴唇,没有吭声。

顾顺盯着他的脸,半天,忽然发声:“你会说缅语吗?”

李懂闻言一怔:“……会。”

顾顺点点头:“好,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去缅甸。”

李懂看着他:“顾顺,你要干嘛?”

顾顺说:“问那么多干嘛?”

他说:“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要不要了。”

李懂皱了皱眉:“我是警察。”

顾顺好笑:“你算什么警察?”

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人质,你能不能活到明天,全看我心情好不好。”

李懂盯着他:“我不能跟你去缅甸。”

顾顺也看着他:“你说不能就不能啊。”

李懂说:“我是警察,我有任务在身,我不能擅自离开。”

他话音刚落,就见顾顺从身后摸出一把枪来,顶在李懂的脑门上:“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李懂看着他,嘴唇微微颤抖着:“顾顺,你当我是什么?”

他握紧了双拳:“你想要我跟你同流合污?你以为用一把枪就能威胁到我?”

他愤怒地浑身发抖:“你太小看我了。”

李懂说着,一把握住了顾顺握着枪的手。

顾顺一惊,连忙伸手推开了他。

李懂扑了上来,伸手去抢顾顺手里的枪。

顾顺一扬手把枪扔到墙角,一手攥着李懂的肩,一手擒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掰,把人翻了个身压在地上。

李懂趴在地上挣扎:“我操你大爷顾顺!我操你大爷!”

顾顺嘴里歪挂着根烟,抬手从腰上抽出皮带,捆了李懂的两只手,把他重重地扔在地上。

李懂下巴蹭在地上,血丝呼啦的,他破口大骂:“你他妈有种就杀了我!想要我跟你混,你他妈做梦!”

顾顺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了半天,又蹲了下来。

他一手捏着烟,一手捏着李懂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李懂瞪他:“你要干嘛!”

顾顺看着他的脸,忽然凑过来,吹了吹李懂下巴上的伤口。

李懂愣了一下,猛地一缩脑袋逃开了。

顾顺笑了一下:“你他妈死都不怕,还怕这点疼啊?”

李懂的耳朵红了:“你到底想干嘛?!”

顾顺搓了搓捏过李懂下巴的手指,他笑了笑:“我给你个立功的机会,要不要?”

李懂警惕的盯着他:“……什么意思?”

顾顺说:“我刚刚看了新闻,新闻上根本没有提今晚天达酒店的事。”

李懂说:“所以呢?”

顾顺说:“目前为止,除了我和警察,还没有人知道贤哥出事了。”

李懂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一点:“你想做什么?”

顾顺蹲在他旁边,忽然咧开嘴笑了一下,露出了两颗虎牙。

他看着李懂,低声说道:“缅甸女毒王,你想不想见一见?”















评论(56)
热度(499)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