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漂流教室 2

下午放学的时候。

家长们陆续来幼儿园接走了小朋友。

王老师和尹昉一起在门口送走了最后一位家长。

王老师挺着肚子,有些吃力地擦了把脑门上的汗。

尹昉伸手扶她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又问她:“王老师,一会有人来接你吗?”

王老师说:“我老公会来。”

她说:“不过我还不能走。”

尹昉笑了一下:“打扫教室的事我来做就行,你就先走吧。”

王老师摇摇头:“不是的。”

她说:“黄先生还没来接喵喵呢。”

尹昉一怔,顺着王老师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黄喵喵戴着早上的红帽子,背着红书包,挎着个红色的水壶,蹲在沙坑里玩沙子。

尹昉问:“黄先生什么时候来接她啊?”

王老师说:“每次都要等到天黑了。”

尹昉问:“这么晚?”

王老师说:“喵喵一直都交的是全托的园费,她更小一点的时候,黄先生开出租车跑全天,晚上喵喵也要在幼儿园过夜。”

她坐在长椅上,举着手帕扇了扇风:“后来喵喵大了,懂事了,每天放学看到别的家长来接小朋友都会偷偷的哭。”

王老师笑了一声:“黄先生知道了,就找了个夜班司机搭手,自己只开白天。”

她说:“不过他下班好晚,喵喵的晚饭一直是在幼儿园里吃的,厨房会给她单独做一份晚餐,我陪她吃完了,哄她睡着,黄先生才会来接她。”

尹昉跟她并肩坐在走廊上。

他想了想,又开口道:“那你知道,喵喵为什么不肯叫黄先生爸爸吗?”

王老师说:“我不知道。”

她歪了下脑袋:“四岁小朋友的心思,有时候真的很难猜。”

尹昉说:“是黄先生做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所以她才讨厌爸爸了吗?”

王老师说:“虽然嘴上说着讨厌爸爸。可是每次放学,喵喵都第一时间戴好帽子,背好书包。”

她笑了笑:“就像现在这样,明知道要等很久爸爸才会来接她,可是却一直准备着,随时都能跳起来回家一样。”

王老师说:“喵喵还是很喜欢爸爸的吧。”

尹昉不解:“那为什么还要跟爸爸发脾气呢?”

王老师看他一眼,有点好笑:“尹老师,你没有女朋友吧?”

尹昉闻言一怔。

王老师哈哈笑了起来:“女人呀,可是天生就有任性权力的生物,不管是4岁还是84岁。”

尹昉说:“……啊?”

王老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等你有了女朋友就懂了。”

她俩正说着话。

刹车声从幼儿园门口传来。

喵喵听到声音,马上从沙坑里站了起来。

王老师的丈夫从车上下来,隔着幼儿园的矮墙朝她挥了挥手。

喵喵撅着嘴,又蹲在沙堆里继续玩翻斗车。

王老师吓了一跳:“他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尹昉好笑:“人家都来接你了,你就快点回去吧。”

王老师有些犹豫:“可是喵喵……”

尹昉说:“不是有我呢嘛。”

他说:“你就放心去做妈妈吧。”


尹昉把小朋友们做的手工收纳好,又打扫了教室。

厨房做好了晚饭,打电话通知他带着喵喵去吃。

他站在走廊上喊小姑娘:“黄喵喵,吃完饭了!”

小姑娘哦了一声,从沙坑里跳出来,背着书包朝教室跑了过来。

跑进了尹昉才看到,她手上头上裙子上沾满了沙子。

他口气夸张:“哇,你怎么弄的这么脏啊!”

尹昉说:“吃饭前我们先去把手洗干净吧。”

黄喵喵一口回绝:“我不要!”

尹昉一怔:“不洗手怎么吃饭呀?”

黄喵喵撅着嘴:“反正我不要洗手。”

尹昉蹲下来,盯着她的眼睛:“真的不洗?”

小姑娘毫不示弱:“就不洗!就不洗!”

尹昉点点头:“好。”

他说:“洗不洗,可不由你。”

他说着,一把把喵喵抱起来,转身就往洗手间走。

喵喵在他怀里闹,一边嚷嚷着“我不要洗”一边一边把身上的沙子抖了他满身。

尹昉也不理她,单手拧开水龙头,挤了把洗手液,把喵喵往洗手台前的小凳子上一搁,包住她的两只手就往水龙头下送。

黄喵喵挣扎了一下。

尹昉说:“不好好洗手就吃东西,要是肚子疼了,你爸爸又要担心了。”

他这么一说,黄喵喵就不吭声了。

尹昉笑了一下,看小姑娘自己乖乖地在水龙头下搓泡泡。

他收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顺手解了黄喵喵脑袋上那个歪歪扭扭的小尾巴,捋顺了头发,给她扎了两个小揪揪。

等他扎好了,黄喵喵举着手说:“洗好了。”

尹昉把她抱起来:“洗好了我们就去吃的咯。”


到天快黑的时候。

尹昉和黄喵喵面对面坐在小饭桌上吃完饭。

黄喵喵握着勺子,把青椒拨出来,又把香菇划拉到一边。

尹昉看了她一眼,义正言辞:“不准挑食。”

黄喵喵说:“可是青椒和香菇都好苦啊……”

尹昉说:“可是小朋友不吃青椒和香菇,就长不大啊。”

黄喵喵瞪着尹昉。

尹昉也盯着她看。

过了一会,黄喵喵气鼓鼓地扒拉了一块青椒进嘴里,嚼了嚼,苦的小脸都皱到一起了。

尹昉好笑:“喵喵很想长大啊?”

黄喵喵说:“嗯!”

尹昉说:“为什么啊?”

黄喵喵说:“长大了爸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尹昉闻言一怔。

他刚想说话,就见喵喵哇的一下,把刚塞进嘴里的香菇都吐了出来。

尹昉被吓了一跳。

没来得及说话,小姑娘倒委屈的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这回连尹昉都慌了。

他忙抱起来黄喵喵,在餐厅里边走边哄。

小姑娘哭的劲儿大了,一边哭一边打嗝,一边打嗝一边奶声奶气地说:“我要爸爸——”

尹昉哄她:“爸爸马上就来接喵喵回家了。”

小姑娘两条小腿乱晃:“我现在就要爸爸——”

尹昉说:“喵喵把眼睛闭上,数到一百,爸爸就来了。”

小姑娘才不信他:“老师坏,老师是坏蛋,老师逼喵喵吃香菇,老师坏——”

尹昉没辙:“可是你也知道,吃香菇才能快点长大啊,喵喵不是也想快点长大吗?”

他这么一说,喵喵哭的更凶了:“喵喵不想,喵喵不想,长大喵喵就不能跟爸爸在一起了,喵喵不想长大——”

尹昉好笑:“谁说长大喵喵就不能跟爸爸在一起了?”

黄喵喵哭的一抽一抽的:“楼下王奶奶说的——”

尹昉说:“王奶奶是骗你的。”

黄喵喵说:“才,才不是。”

她哭的伤心:“和黄奶奶一起来的漂亮阿姨,也跟爸爸那么说,说等喵喵长大了,就不能跟爸爸在一起了。”

尹昉皱起了眉:“漂亮阿姨?什么漂亮阿姨?”

黄喵喵越哭越伤心:“我不要长大,我不要跟爸爸分开,爸爸都不会逼我吃青椒,爸爸也从来不会生气。”

她抱着尹昉的脖子,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老师,我想爸爸了——”


黄景瑜骑着自行车飞奔到幼儿园。

尹昉正抱着黄喵喵在幼儿园门口等他。

他们家姑娘睡着了,趴在尹昉肩膀上,无意识地咂吧着嘴巴。

黄景瑜从自行车上跳下来,一迭声地喊着:“不好意思尹老师,害你这么晚才下——”

他话没说完,就见尹昉伸手比了噤声的手势。

黄景瑜还没说出口的那个字儿在半空里转了几个弯,最后还是被拦了回去。

尹昉小声说:“刚睡着,别又吵醒了。”

黄景瑜连忙点头,小小声说:“麻烦尹老师了,辛苦尹老师了。”

尹昉把黄喵喵的水壶递给他。

黄景瑜把水壶挎在自己肩上,又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从尹昉手里接过了自家姑娘。

黄喵喵从老师手里倒到爸爸手里,像是察觉到哪里不一样了,在黄景瑜怀里动了动,像刚出生的小奶狗一样,闭着眼睛拱了拱,把脑袋搁在爸爸肩膀上,又趴着不动了。

黄景瑜咧开嘴无声地笑了一下,朝尹昉摆摆手:“尹老师,那我们先回去了。”

尹昉说:“明天见。”

黄景瑜说:“明天见。”

尹昉站在幼儿园门口,看着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推着自行车,红色的水壶卡在背上,水壶带子勒的肩膀有点变形,说不出的滑稽。

尹昉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喊他:“黄先生。”

黄景瑜回头:“啊?”

他抱着喵喵:“什么事儿啊,尹老师?”

尹昉一时无言。

黄景瑜看着他:“尹老师?”

尹昉愣了一会,笑了一下:“没什么。”

他说:“明天早上可别迟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黄景瑜也跟着笑了出来:“好,没问题!”







评论(37)
热度(687)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