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光惹 6

黄景瑜一觉睡醒,屋里黑灯瞎火的。

天黑透了,伸手不见五指。

他朝门外喊:“昉儿!昉儿!”

有人踢踏踢踏过来,卧室门被推开了。

黄景瑜瘫在床上,闭着眼睛:“昉儿,渴,想喝水。”

过了一会儿,一杯水怼到了黄景瑜嘴边。

黄景瑜给烫了一下,倒吸了口气,撅着嘴:“烫!”

他说完了,就听王教授说:“烫你不会自己吹吹再喝啊?”

黄景瑜一个激灵,猛地睁眼,就看到王教授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我靠!”

黄景瑜往另一边一滚,张口结舌:“老王,你,你怎么在这儿啊?”

王教授冷笑一声:“怎么?这么快就把早上的事忘了,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啊?”

黄景瑜说:“不,不用了。”

他说:“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还要赶飞机吗?”

王教授说:“没赶上,明天走。”

黄景瑜哦了一声,拿眼角往客厅瞟。

王教授说:“别看了,尹昉出去了。”

黄景瑜一怔:“他出去干嘛了?”

王教授说:“给你买药去了。”

黄景瑜往窗外一看,外面雪大如斗,他又说:“他一个人啊?”

王教授说:“要不然呢?”

黄景瑜有点不高兴:“外面雪下这么大,这么晚了,你就叫他一个人出门啊?”

王教授好笑:“干嘛?你不放心他,就别生病啊。”

黄景瑜挠了挠头:“我每年冬天都要发一次烧,我妈说是自身免疫力定期更新,其实也不用吃什么药,喝点热水睡一觉就好了。”

王教授也没理他:“尹昉给你煮了点稀饭,你要不要喝?”

黄景瑜点头如捣蒜:“要喝,要喝。”

他们二人又移步到了客厅。

王教授给黄景瑜热稀饭。

黄景瑜给自己换了个散热贴。

过了一会,王教授端着稀饭和一碟酱菜从厨房出来,踢哩哐啷地摆到桌子上。

黄景瑜问他:“老王,尹昉出去多久了?”

王教授说:“半个小时吧。”

黄景瑜说:“这么久啊?你有没有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哪了啊?”

王教授说:“外面雪下那么大,本来就走的慢,再说了,他又不会迷路,打什么电话。”

他说完了,见黄景瑜还想说话,就又问:“我听说你申请了寒假留校啊?”

黄景瑜闻言一怔:“你听谁说的?”

王教授说:“研秘之前给我打电话,研究生寒假留校是要导师批准的,你不知道啊?”

黄景瑜张大嘴:“我不知道啊。”

王教授看他一眼:“你寒假不回家啊?”

黄景瑜说:“啊。”

王教授问:“在学校干嘛啊?”

黄景瑜说:“写论文呗。”

王教授说:“尹昉知道吗?”

黄景瑜说:“知道啊。”

王教授瞪着他。

黄景瑜说:“……不知道。”

王教授哼了一声:“为什么不跟尹昉说?”

黄景瑜打哈哈:“有什么好说的,我的事,也不一定要全告诉他吧。”

王教授眯着眼睛看他:“那为什么不回家?”

黄景瑜说:“不想回呗。”

王教授问:“出什么事了?”

黄景瑜说:“能出什么事啊,没什么事啊。”

王教授说:“既然没事,那你寒假留校的事我就不批了啊。”

他掏出手机:“我现在就给研秘打电话了啊。”

黄景瑜说:“靠!老王!你威胁我?!”

王教授说:“关照你心理健康也是导师责任的一部分。”

他有点不耐烦了:“到底什么事儿,快说!”

黄景瑜用筷子搅着稀饭:“老王,你给我留点隐私吧,求你了。”

王教授笑了一声:“我给你留的隐私够多了,否则你觉得你有机会坐在这间屋子里跟我扯皮?”

黄景瑜闻言一怔,盯着他看了半天。

半晌,他叹了口气:“我跟我爸我妈吵架了。”

王教授说:“吵什么架这么严重?过年都不回去了?”

黄景瑜说:“也没什么。”

他抓了抓鼻子:“就是。”

他说:“我把尹昉的事儿,跟他们说了。”

王教授闻言一怔:“尹昉的事儿,尹昉的什么事儿?”

黄景瑜看他一眼:“还能什么事儿,就我俩谈恋爱的事儿啊。”

王教授张大嘴巴:“……啊?”

他问:“那你爸妈什么反应啊?”

黄景瑜说:“还能什么反应,接受不了嘛,连我妈都特别生气。”

王教授看着他,一时无言,过了半晌才开口:“什么时候的事啊?”

黄景瑜说:“今年国庆啊。”

王教授一脸欲言又止。

黄景瑜说:“干嘛?”

王教授说:“黄景瑜,你想什么呢?”

黄景瑜说:“我没想什么啊。”

王教授说:“那你怎么就把这事儿跟家里说了呢?”

黄景瑜说:“那你要是谈恋爱了,想跟一个人一辈子在一块了,你不跟家里说啊?”

王教授一噎。

黄景瑜笑了一下:“你看吧,我寻思着我迟早要带尹昉回去的,早说晚说都一样,早点告诉他们,也让他们早做心理准备。”

王教授看着他,一脸万语千言。

黄景瑜嚼着酱菜:“你别说,我从小到大,第二次见我爸发那么大脾气,嚷嚷着要打断我的腿,给我连夜打到了火车站,滚回北京来了。”

他说完了,自顾自的嘿嘿笑了两声。

笑完了,又看了眼王教授:“老王,你干嘛呢?”

王教授说:“什么?”

黄景瑜说:“这个时候你就得问我,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你会不会聊天啊?”

王教授看着他:“……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黄景瑜说:“第一次是我大学毕业那年,我跟我爸说我不想读书了,我想出去闯天下,结果被我爸一棍从丹东打到了海大。”

他说着说着,就哈哈哈地笑了出来。

王教授不笑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

黄景瑜有点尴尬:“干嘛啊老王,这么严肃,怪瘆人的。”

王教授说:“干嘛不跟尹昉说?”

黄景瑜说:“干嘛要跟他说?”

他说:“我一个人能处理的事,没必要告诉他,让他跟着烦吧。”

王教授说:“你能处理?你的处理方法就是大过年的躲在学校不回家啊?”

黄景瑜说:“什么事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得给我爸妈一点时间。”

王教授叹了口气:“我倒是挺理解你爸妈的。”

黄景瑜看他一眼:“真的假的?”

王教授说:“景瑜啊。”

黄景瑜打了个哆嗦:“你干嘛忽然叫我名字。”

王教授没理他:“人这一辈子,几十年,看着挺长的,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他说:“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在后悔之后,有修正和重来的机会的,所以人生的每一步,都要走的慎之又慎,重之又重。”

他看着黄景瑜:“你父母就是怕你走错路,以后会后悔。”

黄景瑜眨了眨眼睛:“走错路,是说我跟尹昉谈恋爱的事吗?”

王教授说:“要不然呢?”

黄景瑜一脸莫名:“我为什么要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

王教授一怔。

黄景瑜说:“你跟人家谈恋爱,会因为别人觉得你俩不合适,就后悔吗?”

王教授说:“我……”

黄景瑜说:“反正我不后悔。”

他说:“我也不觉得我和尹昉谈恋爱是走错路。”

他看着王教授:“我特别不同意你说尹昉混蛋。”

他说:“谈恋爱怎么就混蛋了?喜欢一个人怎么就混蛋了?”

黄景瑜说:“我觉得尹昉一点都不混蛋,他是个特别好的人,会煮饭,会跳舞,爱生活,也爱我。”

他说:“我敢保证,我爸妈肯定会喜欢他的,现在不接受,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他们总会松口的。”

他摇头晃脑,洋洋得意:“他这么好,谁会不喜欢他啊?”

王教授有些无语:“黄景瑜,你把尹昉也说的太好了吧?”

黄景瑜说:“因为我爱他呀。”

王教授说:“那你要是有一天不爱他了呢?”

黄景瑜一怔。

王教授说:“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对他的感情只是一时冲动?”

黄景瑜一下子乐了:“老王,你这个问题问的好没有意思。”

他说:“你真以为我是小孩子吗?我25了。”

“一时冲动?”

他笑了一声:“我会不知道我爸妈很难接受我和尹昉的事?我会没有考虑过把这件事告诉他们的后果?”

他说:“老王,我是认真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告诉他们的。”

黄景瑜说:“我可以不在乎别人,但至少,我希望和尹昉的感情,能得到我爸妈的承认。”

王教授一时无言。

半晌,他又说:“那你干嘛还要瞒着我?”

黄景瑜说:“我怕了呀。”

王教授问:“怕什么?”

黄景瑜说:“我想起我爸把我打到火车站就犯怵。”

王教授好笑:“你还怕我打你啊?”

黄景瑜说:“我才不怕你呢。”

他说:“我怕你生尹昉的气。”

他看了眼王教授:“对了,我爸妈的事你别跟尹昉说啊!”

王教授说:“我……”

他话没说完,就听门锁转了一声。

尹昉穿着羽绒服,拎着袋药从外面回来了。

黄景瑜赶紧压低了嗓子:“老王,给我保密啊!”

王教授眯着眼看他:“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黄景瑜说:“什么事?”

王教授说:“以后,对我师弟好点啊。”

黄景瑜吭哧一下乐了:“那还用你说?”


评论(91)
热度(958)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