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光惹 5

尹昉把黄景瑜扶进了卧室。

给他量了体温,喂了退烧药,撕了块散热贴按在脑门上。

又去浴室打了盆热水,解了黄景瑜的睡衣扣子,用一块热乎乎的毛巾给他肚子胸口腋下脖子都擦了一遍。

等擦完了,给他换了件衣服,被子拉到下巴颏,从被子里拽出他一条胳膊,手指搭上去,看着床头的闹钟算心跳。

王教授还有点懵:“黄景瑜这快两米的大个儿,怎么说倒就倒了?”

尹昉头也不回:“最近北京特别冷,到年底了,景瑜工作也忙,这周天天都加班,有几天回来都后半夜了,他晚上睡觉也不老实,早上出门买早点本来就穿得少,你让他回自己家,估计他八成就在楼道待着躲你,冻着了吧。”

王教授咂摸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啊尹昉?”

他说:“你这是怪我呢?”

尹昉声音有点闷:“不是怪你,我是怪我自己呢。”

王教授说:“怪你自己,你怎么了?你折腾他了?你让他加班了?你叫他晚上不睡觉了?”

他这话一说,就见尹昉的耳朵和脖子红了。

王教授愣了一会,急赤白脸道:“你想什么呢?!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啊!”

尹昉把黄景瑜的手塞进被子里,一本正经的:“我可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王教授一噎。

就见尹昉转身出了卧室门,扒拉着药箱给黄景瑜找药。

王教授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阵,忍不住开口:“昉啊。”

尹昉头也不回:“啊?”

王教授说:“你刚不是说早上和出版社的人约了谈事情,到底还去不去了?”

尹昉闻言一怔,回头看他一眼才说:“不去了。”

王教授说:“不去了?”

尹昉说:“嗯。”

他有点不好意思:“我骗你的,出版社哪儿会周末面谈事情,人家不放假了?”

他说:“我就是看到景瑜早上出门没带手机,估计他兜里也没什么钱,咱俩在屋里说话,他肯定在哪儿挨冻呢,就想找个理由骗你走,叫他赶紧回来。”

他看了眼王教授:“师兄,对不起啊,跟你撒谎了。”

王教授笑了一声:“跟我撒谎?”

他说:“你跟我撒的谎还少啊?”

他这么一说,就见尹昉干笑了一声:“说的也是。”

王教授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拉了把椅子坐在尹昉对面:“师弟。”

尹昉说:“啊?”

王教授说:“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他说:“你知道的,师兄我是个直脾气,向来有什么就说什么的。”

尹昉笑了一声:“我知道,我没往心里去。”

他说:“况且你说的也没错。”

王教授一怔:“师弟,你……”

尹昉打断他:“我是老师,我不应该和自己的学生在一起,是我辜负了学生对我的信任,也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

尹昉说:“可是师兄,我想了很久。”

他说的很慢,一字一顿的:“如果我不是老师,景瑜不是我的学生,在另外一个平行宇宙,我们如果能相遇的话,我想我还是会爱上他的。”

王教授看着他:“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换一个身份,换一个空间,他还会爱上你吗?”

他说:“你有没有想过,他对你的喜欢或许只是一时的误会和迷恋,甚至有可能是你给了他错误的信息,是你误导了他。”

王教授说:“假如有一天,他忽然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明白过来自己爱错了人,那你要怎么办?”

尹昉说:“我当然会放他走。”

王教授一怔。

尹昉说:“师兄,我和他的关系,是建立在我们彼此相爱的基础上的。”

他说:“一旦有一天,这个关系的平衡被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所有一切,也就会土崩瓦解,不复存在了。”

王教授说:“那如果那时候你还爱着他,你不会不甘心吗?你真的能放手吗?”

尹昉说:“当然。”

他笑了一下:“我当然会一直爱着他,所以我肯定会不甘心。”

他靠在椅子上,摆弄着手里的一罐酒精:“可是师兄,请你相信我,即便是不甘心,我也会放他走的。”

王教授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尹昉说:“那年夏天,在香港的时候,景瑜跟我说过一句话。”

王教授说:“什么?”

尹昉说:“景瑜说,尹昉,你应该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爱你想爱的人。”

“他说,你得是自由的,你必须是自由的。”

王教授静静地看着他。

尹昉笑了一下:“其实这也是我想对他说的话。”

他抬眼看着王教授:“他首先是个自由的人,然后才会来爱我,我爱他,但我不能困住他。”

他说:“师兄,我没有权力困住他,我只有爱他的权力。”

他这样说完。

屋里忽然静了片刻。

半晌。

尹昉忽然笑了一下:“不过师兄,我跟你打赌,我和景瑜,不是什么一时冲动的误会和迷恋。”

他说:“我确信他爱我,是理智清醒的爱,我不会后悔,我想他也不会。”

王教授说:“你凭什么这么说?”

尹昉说:“我不知道。”

他说:“说起来也是很奇怪,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皱了皱眉:“可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本来就是没有原因的,既定存在的,我就是觉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他说完了,又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之前跟我说,我的姻缘来的晚,要等到30岁以后吧,结果我30岁那年,就遇到景瑜了。”

王教授一怔:“我?我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尹昉说:“我28岁那年啊。”

他说:“你还跟我说,我脖子上这颗是苦情痣,说我情路坎坷,可是只要姻缘一到,就是天作之合,坚不可摧。”

王教授挣扎:“那我也没说过你的姻缘就是黄景瑜啊?!”

尹昉说:“之前景瑜拿我俩的八字给你算,你还说我俩是天生一对,互利互旺的命。”

王教授大惊失色:“什么?!我说过这话吗?!”

尹昉说:“你还说我俩会儿女双全,老大是个儿子,老幺是个女儿。”

王教授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你俩这样的,别想有孩子了。”

他说:“你看,这个就不准吧!”

尹昉说:“哪儿不准了,特别准。”

他指着老白和大黄:“跟你介绍一下,我们儿子和女儿。”

王教授说:“这都算啊?!”

尹昉说:“师兄,你真的是半仙,太准了。”

王教授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半天才说:“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厉害啊?”

他这样说完,就见尹昉起身,拎着体温计进了卧室。

黄景瑜陷在床单里睡的昏天黑地。

尹昉给他测了体温,又把他翻了个面,撩起他的T恤,用酒精棉给他擦背。

王教授站在床边看他俩,又忍不住问:“你干嘛呢?”

尹昉说:“给他降温啊。”

王教授新奇:“还能这样降温啊?”

尹昉说:“之前有一次,我发烧的时候,景瑜也是这样给我降温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黄景瑜把脑袋换了个方向,撅着嘴,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什么。

尹昉把耳朵凑过去听了半天。

王教授问:“他说什么呢?”

尹昉说:“不知道。”

他笑了一下:“可能做梦被你骂忍不住还嘴吧。”

王教授闻言,也跟着笑了出来。

等他笑完了,看了眼给黄景瑜换退热贴的尹昉。

忽然又开口:“师弟。”

尹昉说:“啊?”

王教授说:“对我徒弟好点。”

尹昉可乐:“那还用你说?”

王教授说:“我的意思是。”

他支支吾吾的:“平时多买点鳖啊,腰子啊什么的,给我徒弟补补啊。”



评论(105)
热度(909)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