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顺懂】有多久没见你

什么!!!

我居然过了12点才看到!!!

我爱狗血爱言情爱破镜重圆爱我们风!❤️

舒玉:


一个狗血的言情故事嘻嘻嘻。

@墙纸 我们布生日快乐!这次让我来为你写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哈哈哈哈




李懂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顾顺。哪怕在走进这间会议室的前一秒,他也没想过这种狗血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承认,三分钟前他走进这栋大楼时,确实有一个模糊的念头闪过——他知道顾顺在这里工作,不过这儿有成百上千人,不至于那么巧吧。

好吧他也承认,其实他还知道这次对接的就是顾顺所在的部门,不过据他所知,顾顺并不负责风控,他这种习惯于冲锋陷阵的人,不愿意也不适合做婆婆妈妈的事情。

陆琛听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样贬低自己的工作你老板知道吗。

我没有贬低。李懂理直气壮:律师的职责就是要为客户的商业活动保驾护航,我们这不叫婆妈,叫谨慎。

会议室里阳光丰沛,顾顺逆着光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像山一般矗立。

压迫感从心底漫上来,李懂想起上周六跟陆琛喝酒时自己说过的话,在心里默念:保驾护航,保驾护航,我是乙方,委曲求全。

引他们进来的人介绍道:“顾顺平时负责重工业业务线,这次要在海外设立研究机构的项目我们都没什么经验,顾顺在海外投资方面是专家,所以领导让他牵头负责。”

罗星主动打招呼:“顾总你好,我是罗星。”

顾顺点了点头:“罗律师好,你们所离这儿不近,过来一趟辛苦了。”

罗星咧嘴笑:“顾总客气了,应该的。”

他微微侧头瞥了一眼,李懂安静地上前,双手递过名片:“顾总好。”

顾顺接过名片低头看看,淡淡地说:“李律师好。”

李懂神态谦恭,跟在罗星身后落座。

“咱们两家也算是老朋友了,”顾顺靠进高背椅里,“我们集团有个一级子公司,你们是这家公司的常年顾问,这次你们受邀,也是他们推荐的。”

罗星笑眯眯:“难怪顾总对我们所很熟啊,连我们办公地点都知道。”

顾顺笑笑:“那倒不全是因为这个。”眼神在李懂身上转了一圈。

李懂仿佛完全无视他的眼神,表情八风不动。

顾顺翻开文件:“老朋友也还是要走招标流程的,罗律师,价格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我们更关心的是服务质量——比如我们希望每周至少两天能有律师驻场,您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做不到,也不用费劲投这个标了。”

罗星一挥手:“那有什么问题,看公司安排就是。”

李懂觉得两眼一抹黑。

罗星还回头问他一句:“你驻场没问题吧?”

再不表态就不合适了,李懂暗暗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说:“我当然没问题,只不过我经验有限,有些问题可能还需要跟老板商量……”

“强将手下无弱兵嘛,”顾顺漫不经心地出声打断,“你能跟着罗星,想必有两下子,找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

这话就很有挑衅的意味了。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李懂强压下翻腾的情绪,装出玩笑口吻:“好啊,那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顾顺一挑嘴角:“以后有的是机会。”

罗星适时开口:“有了顾总这句话,我们可放心多了。”

会议结束后,行政送罗星李懂出门,顾顺跟了过来:“我也去送送。”

李懂巴不得下一秒就离开这里,但罗星与顾顺似乎挺对脾气,从会议室出来还一直在聊。走到电梯间,罗星说:“顾总留步吧,咱们合作的时间长着呢。”

顾顺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拍了拍罗星的肩膀。

他转眼看向始终跟在罗星身后半步的李懂,又恢复淡漠的神情,向李懂伸出右手。李懂没办法,只好上前握住。

他本想随便握一下就抽身离开,没想到顾顺脸上云淡风轻,手上却用了劲。李懂无论如何也不能当着自己老板的面甩开客户的手,实在忍不住瞪了顾顺一眼。

顾顺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用右手拇指缓缓地摩挲了一下李懂的手背,终于松开。

李懂刻意忽略行政姑娘瞪大的眼睛,挺直脊背进了电梯。

上了出租车之后罗星放松下来,开始跟李懂叨叨:“这种大企业真是效率低下互相甩锅,你看今天那几个人,就没有一个真对公司的事儿上心,不过那个顾顺还行……小懂,你觉得顾顺这人怎么样?”

话题就离不开这人了是吗,李懂低垂着眼睛说:“挺拽的,我想知道他这样子出门有没有被人打过。”

罗星大笑:“生气了?别往心里去,我觉得这人还不错,业务水平过硬,长得还挺帅,我看那行政小姑娘老没事儿就瞟他……”

车窗外有一丛丁香花在视野里掠过,李懂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醉过丁香花,深深闻几口就头晕脑胀脚下飘忽。他现在真想冲进丁香花丛再醉一会儿,好让自己躲开脑海里罗星刚刚的问题。

顾顺这人怎么样?

这个问题李懂问过自己无数次,答案有很多,顾顺特别拽,顾顺特别傲,顾顺被很多人喜欢,顾顺为了事业可以牺牲很多……

但他还是放不下,也忘不掉。

李懂长叹一声,都怪水逆,说什么会和旧人旧事重逢。



评论(11)
热度(508)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