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30(终章)

尹昉拎着箱子在走廊等电梯。

给黄景瑜发微信:“我准备去机场了。”

过了半天黄景瑜才回他:“哦。”

上了出租车他又说:“我上车了。”

黄景瑜说:“哦。”

到了机场他说:“我到机场了。”

黄景瑜说:“哦。”

过安检的时候尹昉说:“过安检了。”

不等黄景瑜再说哦,他又说:“你很忙啊?”

黄景瑜说:“哦。”

尹昉憋着笑,发过去三个微笑表情,又跟他说:“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王教授一边打电话一边从安检口出来。

他说:“对对,车钥匙就在门口鞋柜第二层的抽屉里。”

他挂了电话。

尹昉问他:“什么事啊?”

王教授说:“不知道啊。”

他说:“老黄说要借我的车用一下。”

他问尹昉:“你说他借我的车要干嘛啊?”

尹昉一本正经的:“那我哪儿知道啊。”

他想了想又问:“师兄,你上次去台湾买的……”

王教授一看时间:“我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起飞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啊。”

他说着转头就要跑。

尹昉喊他:“你去哪儿啊?”

王教授说:“四川!有点生意上的事,顺便去一趟青城山。”

尹昉又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王教授说:“等开学吧!”

他跑了一半,忽然又回过头来。

王教授朝尹昉摆摆手:“师弟!等我去北京找你啊!”

尹昉咧开嘴笑了出来:“好!”


飞机落地。

尹昉给黄景瑜打电话。

忙音响了半天也没有人接。

他给黄景瑜发微信:“我到了。”

黄景瑜说:“哦,知道了。”

尹昉盯着屏幕看了几秒,轻轻笑了一声。

他跟着人流去取了行李。

刚从通道里出来。

就看到大厅里拉着条醒目的横幅。

“热烈欢迎尹昉教授回家”。

黄景瑜抱着捧花,一脸严肃地站在横幅前面,还没看到他。

尹昉躲在人群里笑了出来。

他拖着箱子,快走几步。

从人群里冲出来,不等黄景瑜反应过来,就猛地抱住了黄景瑜。

黄景瑜被扑地往后连退了几步。

他被这一抱搞得有点懵了。

下意识地让开身子,嘴里嚷嚷着:“别!别!花儿都挤坏了!”

尹昉松开了他。

盯着他通红的耳朵笑了出来。

“我回来啦!”

尹昉说。

黄景瑜一怔。

转而也笑开了。

“欢迎回家!”

黄景瑜说。


尹昉抱着那捧被挤变形了的花爬上了王教授的车。

黄景瑜打开音响,握着方向盘,把车子从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广播里在放一首节奏很快的歌。

黄景瑜跟着音乐边哼边扭着身体。

尹昉好笑:“你今天好像很开心啊?”

黄景瑜说:“对啊。”

尹昉明知故问:“什么好事啊?这么开心?”

黄景瑜看了他一眼,说:“我们考完试放暑假了呗,当然开心了。”

尹昉一愣:“……因为这个啊?”

黄景瑜说:“要不然呢?”

他故意使坏:“还有别的好事吗?”

尹昉说:“……没有了。”

车子在路口等红灯。

尹昉闭着眼睛在副驾上打瞌睡。

黄景瑜侧头看了他一眼。

探头过去,轻轻地亲了亲他的嘴角。

尹昉睁开眼:“你干嘛?”

黄景瑜亲他的下巴:“我想你了。”

红灯跳绿。

后面的司机朝他们按喇叭。

黄景瑜把车子开出去,跟尹昉说:“南门的小火锅店关门了。”

他说:“不过我早上去买了菜,一会我们自己在家涮火锅。”

他说完了。

见尹昉不吭声。

就又看了他一眼:“你不想吃火锅啊?”

尹昉说:“没有。”

黄景瑜说:“那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尹昉说:“景瑜啊。”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我也想你了。”

黄景瑜说:“……哦。”


他俩从车上下来。

黄景瑜拎着箱子跟尹昉并肩等电梯。

尹昉忽然想起来什么:“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黄景瑜说:“哦,八月初吧。”

尹昉一愣:“这么晚?”

黄景瑜看着他,一咧嘴露出两颗虎牙:“我们还在热恋期,我舍不得你啊。”


暑假开始后尹昉又跑了几天学校,补了些手续。

他正式离职那天请黄景瑜去海大老校区吃了顿海鲜。

晚上开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白猫蹲在路灯底下。

尹昉打开车窗,探头出去看了一眼:“是老白啊。”

黄景瑜说:“谁?”

尹昉说:“去年寒假,咱俩在厨房看到的那只流浪猫。”

黄景瑜笑了一声:“流浪猫还有名字啊?”

尹昉得意道:“我给起的啊。”

他说:“不过半年没见过他了,我还以为他都死了呢,没想到还在呢。”

黄景瑜教训他:“什么死啊死的?”

他说:“你能不能对老白好点,盼老白点好啊?”


尹昉这回彻底的放了假。

每天早上跟黄景瑜一块睡到自然醒。

中午下点饺子或者叫个外卖。

下午没那么热了,俩人开车去超市买菜。

晚饭一般是尹昉做,黄景瑜偶尔过来给他打打下手。

晚上黄景瑜撩起背心对着镜子发愁。

尹昉抱着半个西瓜晃过来看他:“你干嘛呢?”

黄景瑜愁眉不展:“我最近是不是胖了?”

他说:“腹肌都不明显了。”

尹昉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小肚子:“没有啊。”

他挖了勺西瓜塞进黄景瑜嘴里:“我觉得挺好的呀。”


到了八月初。

黄景瑜坐飞机回丹东。

尹昉也飞了趟北京,去处理一些入职的事情。

等到八月底快开学的时候。

黄景瑜再回海大,一开门,就见大黄嗷嗷叫着朝自己扑了过来。

黄景瑜被吓了一跳,拖着大黄问:“你怎么啦?”

大黄说:“喵呜——”

黄景瑜看尹昉:“怎么回事啊?”

他说:“我回来了,他这么高兴啊?”

尹昉说:“也不全是因为你吧。”

他踩着拖鞋打开客卧的门。

一只白猫嗖一下跳出来。

大黄一下子蹦到黄景瑜肩膀上,吓得嗷嗷叫。

黄景瑜一愣:“……这什么啊?”

尹昉在厨房洗手:“老白啊。”

黄景瑜反应过来:“你收养老白了啊?”

尹昉正在洗葡萄,点点头:“嗯。”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

尹昉好笑:“哪有什么为什么。”

他说:“我人好呗,想给他个家呗。”

他想起什么:“对了,老白是个公猫,我带他去打疫苗的时候,医生说他至少有四岁了。”

尹昉说:“流浪猫活到这个年龄还挺不容易的。”

他说:“大黄才两岁半呢。”

他说完了,见黄景瑜背着大黄,怔怔地站在门口。

尹昉说:“你发什么呆呢?”

黄景瑜猛地回神:“……没什么。”

过了一会,他蹭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尹昉。

尹昉问他:“想我了?”

黄景瑜说:“嗯。”

他把脸靠在尹昉的耳朵上,半天才说:“……我觉得老王真厉害。”

尹昉顺手给他嘴里塞了颗葡萄:“怎么忽然说这个?”

黄景瑜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他是神棍了。”

他说:“老王是真神仙。”


晚上黄景瑜和尹昉一起打包行李。

尹昉说:“明年你就没地方蹭空调了。”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这房子是我刚来海大的时候学校分的。”

他说:“当时签了合同,如果我在海大工作满八年,产权就归我了。”

他笑了一下:“现在我要走了,钥匙也得给人家还回去了。”

黄景瑜点点头:“哦。”

过了半天,他又说:“我准备明年夏天,去北京了。”

尹昉问他:“去北京干嘛?”

黄景瑜说:“找工作吧,大城市机会多点。”

他看了眼尹昉:“有时间的话,再顺便谈个恋爱什么的。”

尹昉好笑:“你不读书了?”

黄景瑜说:“念完这三年就够了。”

尹昉说:“那你家里同意了?”

黄景瑜说:“我都这么大了,能给自己的事情做主了。”

他看了眼尹昉:“我也想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爱自己想爱的人啊。”

尹昉问他:“那你想做什么啊?”

黄景瑜说:“做世界前十上市公司的老板啊。”

尹昉哈哈笑了出来。

黄景瑜说:“你怎么不问我想爱谁啊?”

尹昉说:“那还用问?”

他说:“不就是我嘛。”

过了一会,黄景瑜蹭过来从身后抱住他。

“我都想好了。”

黄景瑜说:“到时候咱俩就在离你们学校不远不近的地方租个房子。”

他说:“等我下班回来,我们俩还一起做饭吃。”

他笑了一下:“吃完饭一起出去遛遛弯消消食,周末还能去学校打打球。”

他说:“要是我有空了,就去学校听你上课,不过咱们先说好了,你可不准再点我起来做题了,挂黑板上也太丢人了。”

尹昉笑了一声。

黄景瑜说:“要是你有空了,就来公司接我。”

他说:“堵车的时候就在车里听情感广播,然后假装是吵架的情侣给广播台打电话。”

尹昉笑他:“你幼不幼稚啊?”

黄景瑜抱着他:“幼稚啊。”

他说:“我也觉得我幼稚啊,可是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变幼稚了。”

他这么一说,尹昉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他转过身来,也抱住了黄景瑜。

黄景瑜看他一眼:“怎么了?”

尹昉把脸埋在他肩膀上:“我也变幼稚了。”

他闷声闷气的:“我舍不得你,我不想走了。”

黄景瑜说:“不走怎么行?”

他抱紧了尹昉,顺了顺他的背:“你得大步地往前走,这样我才能追着你啊。”

他说:“你走得快一点也没关系,不用因为我停下脚步。”

他的嘴唇贴着尹昉的鬓角。

声音又轻又温柔:“毕竟我一米八七的个子,腿那么长,走快一点,总会追上你的。”



九月正式开了学。

黄景瑜早上去机场把大黄和老白一起托运去了北京。

他刚回宿舍,班长跑过来找他:“老黄,有你一张明信片。”

黄景瑜一怔:“明信片?”

班长说:“好像是上学期的,上学期事多,一直没想起来去看信箱,不好意思啊。”

黄景瑜说:“多大点事儿啊。”

班长把明信片递给他,拍拍他的肩膀,扭头出去了。

明信片上画了只在雪地里奔跑的狐狸。

黄景瑜翻过来看了一眼。

邮票上盖着北海道的邮戳。

寄明信片的人也没有署名。

他掏出手机,对着明信片拍了张照片发给尹昉。

尹昉回他:“?”

黄景瑜说:“尹老师,这个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努力,是什么意思啊?”

尹昉说:“就是一起努力的意思啊。”

黄景瑜说:“只一起努力一年啊?”

尹昉说:“那三年?五年?”

黄景瑜咬着嘴直乐:“太短了,不够不够。”

尹昉说:“那你说多久才不算短。”

黄景瑜说:“我挺喜欢一辈子的,下次你写明信片,就写我们一起努力一辈子吧,好不好?”

尹昉发过来一个笑脸的表情。

尹昉说:“好。”


【时针与分针】 全文完































一个彩蛋



“喂,师弟啊,什么事啊?”

“啊?钥匙链?对,对,我买过啊。”

“什么?什么love wins?love wins是什么?”

“啊?我不知道啊?我当时在店里,导购说这个钥匙链最近卖的很火,还能发光我才买的?”

“什么同性婚姻平权??”

“我没有,我不是,我不知道。”

“什么?什么?对,对,我听小李说了,你最近谈恋爱呢。”

“跟谁啊?北京认识的?长得漂亮吗?”

“哦哦,漂亮啊,那你把人家八字发过来我给你俩算算呗。”

“什么?找人算过了?”

“谁啊!你师兄这么个半仙摆在这儿你还找别人?!”

“算了算了,那人怎么说啊?”

“什么?命定良缘天生一对?真的假的啊?”

“什么?还说你俩会有一儿一女,靠不靠谱啊?”

“我怎么觉得你被骗了呢?”

“我跟你说现在社会上打着看相算卦的幌子骗人的可海了去了,他收你多少钱啊?”

“什么?没收钱?我跟你说这可吓人了。”

“不图钱肯定是图你别的啊。”

“我跟你说啊……”

“喂?喂?师弟?师弟?”

“怎么就挂我电话了?”












评论(178)
热度(1408)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