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27

黄景瑜睡的迷迷糊糊,在沙发上艰难地翻了个身。

不曾想,咣当一下子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大黄被他吓了一跳。

喵呜惨叫一声,从地毯上飞走了。

黄景瑜被摔的有点懵。

在地毯上瘫了半天,才慢悠悠地爬了起来。

外面天大亮了。

尹昉背对他挤在沙发缝隙里,睡的正香。

黄景瑜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头发,从一堆抱枕里扒拉出自己的手机。

开屏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隔壁寝几个男生打过来的。

他有些纳闷,把电话拨了回去。

对面的人还没睡醒,一大早有电话进来,难免口气不好。

他“喂”了一声,还有点冲:“谁啊?”

黄景瑜看了眼尹昉,躲到厕所里压低了嗓子:“我,老黄!”

他说:“干嘛呀,你们几个,一晚上打十几个电话,想我了啊?”

对面男生闻言一怔,一个激灵好像醒了:“我靠!老黄!”

他大声嚷嚷着:“你丫死哪儿去了?!”

他说:“你知不知道昨晚查人啊?!不在寝室的都被记过了!你丫居然还一晚上没回来!”

黄景瑜没当回事:“查人?”

他说:“几个人没在啊?”

黄景瑜问:“不可能就我一个不在吧?”

那男生说:“就你一个人!全楼的人都在!”

黄景瑜不信:“真的假的?你别吓我啊?”

那男生说:“我靠,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吓你我是孙子!”

他说:“老黄,昨天的事儿可闹大了,我听说文学院昨天有几个人查人不在,最后院长是在派出所找到人的,学校这回可能玩儿真的了,你赶紧回来去找找研秘,去教务处打听打听,你……”

他话没说完,黄景瑜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尹昉睡的迷迷糊糊。

听到有人踢哩哐啷从洗手间出来。

他翻了个身,睁开眼,看到黄景瑜背对着他坐在玄关地上穿鞋。

尹昉打了个哈欠,爬起来问:“怎么了?”

黄景瑜一脑门子汗:“院里昨晚查人我不在,这回可完蛋了!”

尹昉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你不在?”

他问:“严重吗?”

黄景瑜说:“我不知道,我先去学校打听打听消息。”

尹昉问他:“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吧?”

黄景瑜刚想说话。

一扭头,看到尹昉两个眼泡肿的老高,他想了想说:“算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

他站起身,边推门边说:“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他挤出个笑脸:“我就一晚上没回寝室,他们还能开除我啊?”


楼下两个师兄正一手包子一手豆浆的吃早饭。

一抬眼就看到黄景瑜一阵风一样地从楼里冲了出来。

师兄抬手跟他打招呼:“师弟,这么着急去哪儿啊?”

黄景瑜边跑边喊:“教务处!”

师兄们愣了一下,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

尹昉从楼上下来。

见他俩在路边抽烟,便径直走了过来。

俩学生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手上的烟掐灭了,站得笔直同他打招呼:“尹老师早啊。”

尹昉问他们:“你们刚看到黄景瑜了吗?”

师兄们一怔:“谁?”

尹昉说:“我学生,一米八七的个儿,东北人。”

师兄们恍然大悟:“师弟啊。”

他们说:“他刚跑了,应该是回学校了。”

尹昉问:“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师兄们挠挠头:“他说要去教务处。”

他们问尹昉:“尹老师,您找他有事啊?”

尹昉点点头:“嗯。”


俩师兄跟着尹昉,一路出了海大家属区。

穿过海大校园,上了经管院大楼。

他俩刚一出安全通道。

就听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有人在大声训话。

尹昉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就看到黄景瑜低头垂手站在墙边,两个教务处的老师正在训人。

见尹昉进来了。

那俩老师点点头:“尹老师,有事啊?”

尹昉说:“我听说我学生在这里,就过来看看。”

他这么说着,反手关了办公室门走了进来。

黄景瑜歪头看他一眼,用嘴型问他:你怎么来了?

尹昉没理他,拉了把椅子坐在两个老师身边:“我刚出电梯就听到你们在训人,好大的火气,出什么事了?”

那两个老师对视一眼。

一个说:“尹老师,昨天晚上宿舍查人,咱们院那么多人,就他一个不在宿舍,还一晚上都没回来。”

尹昉笑了一下:“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一晚上不在宿舍算什么大事?又不是幼儿园,你们还怕他丢了啊。”

另一个说:“尹老师,你也不是不知道昨天市区的情况,现在上面很重视这件事,文学院的几个学生基本上已经要被退学开除了,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我们……”

尹昉打断他们:“说白了,你们就是怕他昨晚出去闹事了呗。”

两个老师一怔。

一个说:“也不光是怕他出去闹事,主要是他这个事做的无组织无纪律,完全不把……”

尹昉说:“就算夜不归宿是无组织无纪律,那也不至于骂得那么大声吧?”

他靠在椅子上:“学生都是成年人了,我们要考虑学生的自尊心和接受程度。”

他说:“况且,我觉得,他只要昨晚出去没有做什么坏事,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吧?”

两个老师看着他:“尹老师,你会不会有一点护短啊?”

尹昉说:“他是我带过的学生,自己的学生自己都不护,要我们老师做什么?”

他这话一出,两个老师面子上有点挂不住。

半晌,一个说:“黄景瑜,你昨晚出去干嘛了?”

黄景瑜说:“没干嘛。”

另一个问:“那你昨晚跟谁在一块呢?”

黄景瑜说:“……没跟谁。”

两个老师看着尹昉:“尹老师,你看吧,不是我们不护自己的学生,他自己都说不清,他自己都不敢说,万一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黄景瑜插嘴道:“那我就不能有一点隐私了……”

两个老师瞪他一眼:“隐私重要还是被开除重要?”

他说:“我看你这个学生就是分不清轻重,你知道昨天的事情闹的有多大吗?你知道学校多重视这个事情吗?你知道派出所那边……”

他话没说完,被尹昉打断:“行了,不就是只要能证明他昨晚没去闹事就行了吗?”

尹昉说:“黄景瑜同学昨天晚上,一直在我家……”

他话说一半,就见黄景瑜猛打了一个激灵,抢白道:“楼下待了一个晚上。”

他这话一出。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都是一愣。

连尹昉都被吓了一跳。

一个老师说:“什么?”

黄景瑜看了眼尹昉,吞吞吐吐:“我昨晚在尹老师楼底下,待了一个晚上。”

两个老师互看一眼,十分费解:“你在尹老师家楼下待着干嘛?”

黄景瑜皱了皱鼻子不说话。

老师们又问:“你一个人啊。”

黄景瑜小声说:“啊……”

老师们说:“什么?大点声?”

黄景瑜急中生智:“不是,还有两个我们院的师兄跟我一块。”

那老师笑了一声,掏出手机:“哪个师兄?电话给我,我打电话核实一下。”

尹昉抬头看着黄景瑜。

黄景瑜咽了口口水:“别,别了。”

他说:“他俩老跟着尹老师,这会儿估计在门口呢,要不您把他们叫进来问问呗。”

两个老师看他一眼。

一个起身,推门出去了。

尹昉把脸转过去,用口型问黄景瑜:你干嘛?

黄景瑜冲他摆摆手,呲牙咧嘴的。

没过一会,两个师兄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一个老师开口:“昨天晚上,黄景瑜是不是一直跟你俩在一块,在尹老师楼底下待着?”

师兄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就见黄景瑜朝他俩挤挤眼,又撇了撇嘴。

一个师兄反应过来。

盯着黄景瑜的脸,试探着说:“对……啊。”

老师们和尹昉都是一怔。

黄景瑜拼命地朝师兄点头。

另一个师兄也明白了过来:“对,就一晚上都跟我们在一块呢。”

老师们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们:“你们在一块干嘛呢?”

师兄说:“没干嘛?抽抽烟,聊聊天。”

一个老师说:“我不是问你们昨晚干嘛呢,我是问你们晚上待在尹老师家楼下干嘛呢?”

他这话一出口。

就见另一个老师猛地捅了捅他。

师兄们笑了一声:“这不都是院长安排的嘛。”

他俩看着老师:“要不,您给院长打个电话问问,看我们干嘛呢?”



黄景瑜跟着尹昉出了经管院大楼。

两个师兄正在树底下等他们。

黄景瑜一见他俩,大吼一声:“师兄!”

师兄们回头,朝他挥了挥手。

黄景瑜跑过去,和俩人击了个掌。

他们仨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黄景瑜说:“师兄,大恩不言谢了啊。”

师兄们说:“行,下次请我俩吃饭就行。”

他们说着,打了个哈欠:“那我们回去了。”

黄景瑜一怔:“你们不是要跟着尹老师的吗?”

师兄们笑了一声:“不是有你这么个编外人员帮忙嘛?”

他说:“白天那俩师弟我们也通知他们暂时不用来了,正好他们也休息一下。”

他们说:“你别说,这几天天这么热,天天这么耗着,真吃不消。”

黄景瑜闻言一下子乐了:“成,那我替你们盯几天。”

师兄们哈哈笑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谢了啊师弟。”



眼看着两个师兄走远了。

黄景瑜折返回来,跟尹昉说:“回家吧。”

尹昉看了眼他问:“你们认识啊?”

黄景瑜说:“啊。”

尹昉问:“什么时候认识的?”

黄景瑜说:“就之前,我晚上睡不着,跑去你家楼底下抽烟,跟他们聊了几次,就认识了。”

尹昉闻言一怔,半天才说:“聊了几次人家就这么帮你啊?”

黄景瑜有点得意:“我人好人缘好呗。”

尹昉笑了一声:“你刚真的吓我一跳。”

黄景瑜说:“怎么了?”

尹昉说:“你就在我家住一晚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干嘛不直接说。”

他看着黄景瑜,有些好笑:“你这是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让人觉得奇怪了。”

黄景瑜抓了抓鼻子:“我也不是心虚。”

他笑了一下:“我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不想牵扯到你,不想给你添麻烦。”

他说完了,两人忽然静了片刻。

半晌,就听尹昉叹了口气:“景瑜啊。”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谢谢你啊。”

黄景瑜咧开嘴一笑:“谢什么?我才应该谢谢你呢。”

尹昉挑眉:“谢我什么?”

黄景瑜说:“谢你刚才来帮我说话啊。”

他说:“我知道,教务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我一马的,该我谢谢你才对。”

尹昉笑了一下:“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他说:“你是我学生啊,我应该保护你的。”

他挤兑黄景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不知道啊?”

黄景瑜说:“干什么啊尹昉,占我便宜啊?”

他说:“你就比我大六岁别忘了,别想把我当小孩啊。”

尹昉哈哈笑了一声,转头就走:“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黄景瑜跟上他:“什么日子啊?”

尹昉说:“今天六一儿童节。”

他说:“黄景瑜小朋友,过节好啊。”

黄景瑜闻言一怔。

他看着尹昉:“什么意思啊尹昉,真把我当小孩儿了啊?”

尹昉走出了几步开外,也不回头:“对啊!”

黄景瑜盯着尹昉毛绒绒的后脑勺愣了一会。

忽然笑开了。

他大步追了上去。

一边追一边喊:“尹昉!尹昉!”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说:“既然今天是儿童节,那我一会儿想吃酸菜饺子,行吗?”

尹昉看他一眼:“行吧。”

黄景瑜乐了:“那我还想吃西瓜,行吗?”

尹昉说:“也行。”

黄景瑜说:“那我还想喝奶茶,行吗?”

尹昉说:“行。”

黄景瑜得寸进尺:“最近天好热,我们寝室没空调,我能去你家住几天避避暑吗?”

尹昉看他一眼。

黄景瑜笑了一下,朝他飞了个wink。

尹昉没了脾气:“……行吧。”

他说着,大步往前,也不回头。

黄景瑜乐了一会,见尹昉丢下自己跑了。

便又迈开长腿追了上去。

他喊:“尹昉!尹昉!”

尹昉没有理他。

黄景瑜喊:“昉儿!昉儿!”

尹昉咬牙切齿:“你又要干嘛?”

黄景瑜面对着他,倒着走路,边走边说:“那,我能亲你一下吗?”

尹昉闻言一怔。

半晌,耳朵红了。

他咬牙道:“不行!”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

他为自己解释:“我不在外面亲,等咱们回家了亲。”

他说:“就亲一下。”

他朝着尹昉撒娇:“昉儿。”

尹昉理都不理他:“不行!”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

他问尹昉:“你又吃蒜了?”

他笑了一声:“吃蒜怕什么?”

黄景瑜说:“我们东北人最喜欢吃蒜了!”




评论(112)
热度(1071)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