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24

尹昉闻言一怔。

又忍不住挣扎了一下:“你真的喝多了啊?”

黄景瑜箍着他,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小声说:“我没有。”

尹昉拖着黄景瑜,往客厅走了几步。

黄景瑜说:“你上次不是问我,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这件事的诉求是什么吗?”

尹昉掰开他的横在自己胸口的手臂。

黄景瑜的手又顺着他的腰搂了上来。

黄景瑜说:“尹昉。”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要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你今天会做什么?”

尹昉说:“你开什么玩笑?哪有世界末日啊?”

黄景瑜缠着他:“如果呢?如果呢?”

尹昉说:“我不知道。”

他想了想:“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黄景瑜说:“哦。”

他搂着尹昉:“那你问问我。”

尹昉说:“问你什么?”

黄景瑜说:“问问我,世界末日的前一天,我会做什么?”

尹昉眯着眼看他,没有吭声。

黄景瑜跟他撒娇:“你问问嘛。”

尹昉叹了口气:“那你要做什么?”

黄景瑜说:“我要回丹东,花半天时间,陪我爸我妈,我姥姥姥爷。”

他搂紧了尹昉:“然后再花半天时间,从丹东回海大来见你。”

尹昉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要来见我?”

黄景瑜说:“因为我喜欢你。”

尹昉说:“可是到时候,我不一定有时间见你。”

黄景瑜闻言一怔。

尹昉说:“没准到时候,我也忙着要去见我想见的人。”

黄景瑜把脸凑过去看他:“那你想见谁?”

尹昉说:“我师兄啊,院长啊,亲戚啊,我想见的人多了去了。”

黄景瑜憋憋嘴:“那好吧。”

他说:“只要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就好。”

他说话带着点鼻音:“我只要远远地看你一眼就好了。”

尹昉这下子不说话了。

黄景瑜抱着他站在客厅里。

这时候天光尚未大亮。

灰蒙蒙的天色透过半掩的窗帘射进来。

勾勒出了两个模模糊糊地人影。

大黄从卧室里出来,甩着尾巴在他们脚边转了一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黄景瑜叹了口气:“昉儿。”

尹昉说:“嗯?”

黄景瑜说:“我真的喜欢你。”

尹昉垂着头,也不接话。

黄景瑜说:“我喜欢你。”

尹昉静静地听着。

黄景瑜说:“我想了一晚上。”

他说:“我发觉,我可能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你。”

尹昉的声音不大:“……是吗?”

黄景瑜点点头:“远远的看你一眼根本不行。”

他说:“如果真的到了世界末日那天,我也想这么抱着你。”

尹昉没有吭声。

黄景瑜说:“昉儿。”

他说:“我真的喜欢你。”

尹昉静静地听他说。

黄景瑜说:“我喜欢你。”

他打了个喷嚏:“我真的喜欢你。”

他吸了吸鼻子:“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他说:“昉儿。”

尹昉说:“嗯?”

黄景瑜说:“我爱你啦。”

尹昉沉默了下去。

黄景瑜又喊他:“昉儿。”

尹昉说:“嗯?”

黄景瑜说:“我头疼。”

尹昉闻言,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黄景瑜整个人歪了下来。

挂在尹昉身上。

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整张脸都是红的。

他吸了吸鼻子,神色疲惫:“我难受。”

他把脑袋往尹昉脖子里拱:“你摸摸,摸摸我是不是发烧了——”




黄景瑜一觉睡醒。

床头亮着盏小灯。

尹昉抱着电脑正在写东西。

见他醒了,伸手过来撕了他的退烧贴,又摸了摸他额头,小声嘀咕了一句:“好像退烧了。”

黄景瑜头疼的厉害,翻了个身,趴在被子里直哼哼。

尹昉出门倒了水,进屋来踢了踢他的屁股:“起来,把药吃了。”

黄景瑜缩在被子里:“不吃。”

尹昉说:“为什么?”

黄景瑜说:“太苦了。”

尹昉笑喷:“你几岁?还怕药苦?”

黄景瑜说:“不吃不吃。”

尹昉说:“快点!”

黄景瑜说:“我病好了你又要赶我走了,我不吃!”

尹昉吓他:“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赶你走!”

黄景瑜说:“我不信!”

尹昉伸手就要来揭被子。

哪曾想忽然被人一把攥住了手腕,猛地一拽,整个人都跌进了床上。

黄景瑜从被子里钻出来,一个翻身,把尹昉往怀里一按,在床上滚了一圈。

尹昉叫他压的差点岔了气。

他“靠”了一声,抬脚就踹。

却又被黄景瑜一把握住脚腕,往后腰一按。

黄景瑜用手心兜着尹昉的后脑勺,把人按进自己怀里。

尹昉动了一下。

黄景瑜拍了拍他的屁股:“别动。”

他命令尹昉:“让我抱一下。”

尹昉有点生气了:“我为什么要让你抱一下?”

黄景瑜张嘴就来:“因为我做噩梦了。”

尹昉一怔:“做什么噩梦了?”

黄景瑜说:“我不记得了。”

尹昉气得要死:“黄景瑜,你是不是……”

他话没说完,就被黄景瑜打断了:“昉儿。”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说:“……我硬了。”

尹昉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骂了一句:“我靠?!”

他话音刚落。

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床上的两人同时震了一下。

尹昉拍了拍黄景瑜的肩膀:“起开,我要去开门。”

黄景瑜抱着他没动。

尹昉说:“快点!有人来了!”

黄景瑜搂着尹昉,用力紧紧手臂,这才不情不愿,哼哼唧唧地撒开了手。

尹昉从床上爬起来,顶着头被黄景瑜揉乱的头发去开门。

门一开。

小李姑娘站在外面。

尹昉愣了一下:“小李,你怎么来了?”

正在床上挺尸的黄景瑜听到门外动静。

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小心翼翼地挪到门边,扒着门缝往外看。

小李姑娘说:“尹老师,我听说了点事情,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

尹昉给她让开身:“你先进来再说吧。”

他带着小李进了屋。

又去厨房给她泡茶。

小李跟着他进了厨房:“尹老师,冯老师离职的事你知道吗?”

尹昉头也不抬:“我没有听说,他离职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小李说:“那你知不知道,他离职后,去了新院长弟弟开的信息公司做总监。”

尹昉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小李说:“我还听说,新院长给了他50万安家费。”

尹昉脸色变了:“是新院长?”

小李点点头,神色紧张:“院里大家都默认了,院长叫你回来,就是来接班的,现在新院长横插一脚,摆明了是要挡你的路。”

尹昉有些激动:“我从来没想过做什么院长。”

小李说:“尹老师,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她皱着眉:“这件事明着是摆了院长一道,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实际就是冲你来的。”

尹昉闻言一愣:“是冲着我来的?”

小李说:“对啊,你难道没发现吗?”

她说:“院里两个院长提拔上来的副院长都辞职了,新院长肯定要一步一步把自己的人补上来,他们釜底抽薪,留你一个人单打独斗,你不可能争得过他们的。”

尹昉神情严肃,嘴唇紧绷:“可是小李,我从来没想过跟他们争什么。”

小李有些急了:“尹老师,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她说:“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你太优秀了,你待在院里,就是新院长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得把你拔出来,或者把你驯服了,否则,他根本睡不着觉,你明白吗?”



黄景瑜躺在床上打游戏。

尹昉推门进来:“我出去一下,你晚上还是回学校住吧。”

黄景瑜翻了个身,撑着脑袋看他:“尹昉,我病还没好呢,你就要赶我走啊?”

尹昉看他一眼,也不说话,转头就走。

黄景瑜察觉出点不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套上外套,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外面天黑透了。

黄景瑜裹着外套,跟尹昉走了一阵。

察觉到身后不近不远的地方跟着两个男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人忙别开了视线,捏着烟四处张望。

黄景瑜撞了撞尹昉的胳膊:“尹昉,不对劲儿啊。”

他说:“后面那俩人,怎么老跟着咱们啊?”

尹昉说:“可能是怕我闹事儿,所以过来盯着我的吧。”

黄景瑜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你?闹事?”

他有点好笑:“你能闹出什么事来啊?”

他这话一出,就听尹昉叹了口气:“对啊。”

尹昉说:“我能闹出什么事来啊。”

黄景瑜觉得不对劲。

他拽着尹昉的胳膊:“你怎么了?”

他问:“出什么事了?”

黄景瑜看着尹昉的脸:“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他说:“病了?累了?”

他说着,就要伸手去摸尹昉的额头。

尹昉偏过脑袋躲了一下。

黄景瑜扑了个空,一只手不尴不尬地留在半空里。

尹昉看他一眼,有些无奈:“景瑜啊。”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你以后,想做什么样的人啊?”

黄景瑜说:“问这个干嘛?”

尹昉说:“随便问问。”

黄景瑜说:“哦。”

他想了想:“我想做世界前十上市公司的老板。”

尹昉吭哧一下笑了:“这么厉害?”

黄景瑜说:“就特别有钱,比老王有钱多了,然后给我妈我爸,我姥姥姥爷买个大房子,能看到海,再带个私人沙滩,再带艘船,天气好的时候就出海,在海上钓鱼,钓上来就直接吃,然后再买一个……”

他说着说着,看到尹昉站在路灯下发呆。

黄景瑜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吸了吸鼻子:“我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他哈哈笑了一声。

笑完了才问:“我都说了这么多了,你也说说你的呗。”

尹昉也笑了一声:“我以前想做卡尔马克思。”

黄景瑜一怔:“……谁?”

尹昉没有理他:“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院长带我们资本论。”

他说:“那时候院长就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本科毕业以后,他送我去国外读书,我拿到学位的毕业典礼,他和师母,还有我母亲一起,飞来美国给我庆祝。”

黄景瑜静静地看着他。

尹昉说:“他对我抱有的期望太大了,他总希望我能做出点什么,他总跟我说,小尹啊,你要做出些成果,让以后的人能记得你,会谈论你,像卡尔马克思那样。”

尹昉说着说着,苦笑了一下:“可是太难了。”

他说:“马克思是个天才,可我只是个普通人,我能做的,只是听院长的话,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科研上来。”

他说:“可能我做的还不够好,但我自认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一直觉得我这么努力,只是为了让老师满意,不辜负对我怀有期待的人,可是我今天忽然发现,好像我努力的结果,和我一开始设想的并不一致。”

黄景瑜看着他,有些迟疑:“尹昉……”

尹昉打断他:“你知道吗,院长已经不认识我了。”

黄景瑜一怔:“不认识你了?”

尹昉说:“阿尔兹海默,前几年有一些征兆,也去看过医生,这次手术醒来,就不认识人了。”

黄景瑜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沉默地注视着尹昉。

尹昉神色平静,只失神的盯着远处茫茫的夜色:“我发现我还是想被人记住的。”

他说:“不是被以后的人记住。”

他笑了一下:“被我的母亲,我的老师,我的朋友记住就好了。”

他说:“我很想做他们的骄傲,希望他们能笑着谈论起我,我想让他们满意,让他们快乐。”

黄景瑜说:“……你已经是了啊。”

尹昉说:“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左右生老病死,但我也从没想过,我努力这么多年,却伤害到了我最重要的人。”

黄景瑜明白过来点什么:“尹昉,你别瞎想。”

尹昉说:“是我的私心,伤害了院长。”

黄景瑜说:“不是你想的这样尹昉……”

尹昉说:“所以啊,景瑜。”

他说:“我并不能确定,我对你,到底是喜欢,还是单纯的想被你记住。”

黄景瑜闻言一怔:“……想被我记住?”

尹昉点点头:“对,想被你记住,所以想让你开心,即使有一天,我们不再见面了,你也能笑着跟别人提起我。”

黄景瑜盯着他:“尹昉,你是什么意思?”

尹昉看着他,吸了吸鼻子:“我也想了很久。”

他说:“你既然说出了你的诉求,那我也就必须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了。”

黄景瑜楞楞地看着他:“你是要拒绝我吗?”

尹昉垂着眼皮没有说话。

他们在路灯下站了很久。

尹昉点点头:“是的。”

他抿了抿嘴唇:“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评论(124)
热度(965)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