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23

黄景瑜探头过来:“你们俩聊什么呢?”

权先生还没有说话。

尹昉开口道:“没什么,随便聊聊。”

权先生同他们道了别。

黄景瑜跟着尹昉去路口的加油站买汽油。

晚上开始下了点小雨,这会儿路面湿漉漉的。

闹市区行人和车辆都多。

雨声说话声引擎声和喇叭声乱作一团。

黄景瑜和尹昉在路边并肩等红灯。

尹昉用力挤了挤眼睛,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

公交车打着转向灯朝他们冲了过来。

黄景瑜吓了一跳。

一把攥住尹昉的手,把人又扯了回来。

公交车一扭屁股从路口转走了。

路口的行人低头看着手机,没人注意到他们。

尹昉还有点懵。

黄景瑜抢先一步开了口:“你干嘛呢?没看到红灯啊?”

尹昉神色疲惫,没有说话。

黄景瑜盯着他的脸:“累了啊?”

尹昉说:“嗯。”

黄景瑜问:“在医院陪通宵了?”

尹昉说:“嗯。”

他看了黄景瑜一眼,刚想说话。

路口红灯一跳。

黄景瑜拖着他的手往前走:“走了走了,这个路口绿灯只有15秒,再不走来不及了。”

等过了路口。

黄景瑜有点开心。

尹昉看他一眼:“你笑什么?”

黄景瑜甩了甩他俩握着的手,笑了一声:“你看咱俩在街上手拉手了。”

尹昉没吭声。

到了加油站。

工作人员迎上来:“95还是92?”

尹昉挣开手:“麻烦给我两桶95。”

他说完了,转身去便利店结账。

黄景瑜喊他:“昉儿!”

尹昉回头:“怎么了?”

黄景瑜说:“……给我捎罐口香糖。”

尹昉说:“好。”


黄景瑜嚼着口香糖,开尹昉的车回学校。

尹昉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

黄景瑜握着方向盘看了他一眼:“院长怎么样了啊?”

尹昉说:“还行,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他问黄景瑜:“怎么忽然做起兼职了?”

黄景瑜笑了一下:“这学期没课,太闲了,找点事干呗。”

尹昉扭头看了他一眼:“我听说你这学期没有奖学金了。”

黄景瑜说:“你听谁说的?”

尹昉说:“今天教务处有两个老师来看院长,随便聊了一下。”

黄景瑜说:“哦。”

尹昉叹了口气:“景瑜啊。”

黄景瑜说:“打住。”

他说:“什么都别说,我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教训我。”

尹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了一声:“我教训你什么?你是跟着我打的人,我有什么立场教训你?”

黄景瑜一怔,半天才说:“那你那么意味深长的口气,是要干嘛?”

尹昉说:“不干嘛。”

他把头靠在车窗上,半天才说:“就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黄景瑜攥着方向盘不说话。

尹昉又问:“我师兄知道吗?”

黄景瑜说:“没跟老王说呢。”

尹昉问:“为什么?”

黄景瑜说:“多大点事儿啊,跟他说了他又要发火了。”

他说:“我不想总麻烦老王,也不想让你难办。”

他说完了,车里忽然静了一会。

半天,尹昉忽然喊他:“景瑜啊。”

黄景瑜吭哧一下子笑了:“干嘛?”

他说:“又要跟我说谢谢啊?”

他伸手调大了空调:“真不用,谁让我喜欢你呢,你老跟我这么客气,可有点伤了我的心……”

他话没说完,被尹昉打断了:“我没想谢你啊。”

他说:“我就是觉得,以前好像真的太把你当成个小孩了。”

黄景瑜歪着头看了他一眼:“我?小孩?”

他一下子乐了:“跟我一样大的我同学,二胎都怀上了,我还小孩儿呢?”

尹昉说:“可能因为我是你老师吧,从前就总下意识地把你当成小孩来看。”

黄景瑜笑了一声:“我还把你当小孩呢。”

他说:“你忘了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以为你比我小,一口一个师弟,一口一个以后师兄罩着你。”

尹昉笑了出来。

黄景瑜说:“尹昉,你可真不够意思,骗了我一个多月,当哄傻小子玩呢?”

尹昉靠在椅背上:“你生气了啊?”

黄景瑜说:“也不是生气。”

他吧嗒吧嗒嚼着口香糖:“就是觉得,自己傻爆了。”

尹昉问他:“那现在呢?”

黄景瑜说:“现在?”

他转着方向盘:“现在觉得,傻就傻呗,反正我在你面前出的糗多了,俗话说得好,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无所畏惧了。”

尹昉哈哈哈地大笑出声。


黄景瑜把车开进了尹昉家的车库。

他俩一左一右下来。

车库门口站着两个抽烟的男人。

时不时地朝他们这边张望着。

黄景瑜小声问尹昉:“那俩人是谁啊?”

尹昉说:“不知道。”

他问黄景瑜:“你回宿舍吗?”

黄景瑜说:“嗯。”

他把车钥匙递给尹昉:“我走了,你赶紧上去吧,早点休息。”

尹昉说:“再见。”

黄景瑜说:“再见。”

他从车库里绕上来。

尹昉家的灯也亮了。

黄景瑜站在楼下看了一会,转身要走的时候,注意到楼口也站着两个抽烟的男人。

那男人警觉地看着黄景瑜。

黄景瑜一怔,掏出手机来问尹昉:“怎么楼下也站着两个人,怪吓人的。”

尹昉说:“可能是物业找来的人吧。”


这学期课少。

但因为开题的缘故,倒显得比上学期紧张了不少。

黄景瑜晚上从图书馆回来。

隔壁寝室的人正在看球。

他一边刮胡子一边凑过去瞟了几眼。

一个男生看他:“老黄,你听说了吗。”

黄景瑜说:“什么?”

那男生说:“咱们开题日期好像往后延了半个月。”

黄景瑜一怔:“真的假的啊?”

那男生说:“我也是听人家说的。”

他说:“好像是因为院里人事变动,新院长走马上任,暂时腾不出手管开题的事。”

黄景瑜点点头:“无所谓了。”

他说:“晚开点好,反正我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呢——”


周末晚上黄景瑜下了课。

权先生喊他和自己的几个下属一起去楼下的韩国餐厅喝酒。

黄景瑜不好推辞,就跟着一起去了。

权先生是个健谈的人,他的几个下属里有中国人,也有韩国来的翻译,和黄景瑜在沟通上没有什么障碍,一两杯烧酒下肚,这些男人们就勾肩搭背,自然而然地打成了一片。

身在异国他乡的男人们没有太多的谈资。

聊聊当地的餐厅,聊聊故乡的美食。

聊聊酒店的健身房,聊聊冬天的雾霾。

最后聊无可聊。

有人问权先生:“科长,您和夫人是哪一年结的婚啊?”

权先生此时已经喝的有点多了。

他脸色坨红,笑眯眯的说:“1999年。”

一个下属问他:“我听别的前辈说,当年公司里追您的人特别多,您怎么就那么早就结婚了呢?”

权先生说:“跟我一起进公司的同期,有很多人,都是在1999年结婚的。”

众人有些诧异:“为什么?”

有人打趣:“那一年结婚有折扣吗?”

大家哈哈大笑了起来。

权先生也在笑:“因为有个传说,1999年12月31日,是世界末日。”

众人闻言一怔。

继而又笑开了:“科长,您还信这个吗?”

权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当时全世界都在说世界末日,身边的所有人都在说人类要灭亡了,还是有些怕的吧,万一呢,万一地球忽然就毁灭了呢?”

有个下属开口:“所以就结婚了吗?”

权先生说:“对啊。”

他比划着:“当年我也想再玩几年,不想被人管着,想一想晚上喝完了酒,还要偷偷摸摸进门,也太可怜了吧。”

大家又笑了起来。

权先生也笑了一声:“可是我也想了很久,如果真到了世界末日那天,我还是希望能和太太在一起,所以就向她求婚了。”

他说:“没有时间再拖拖拉拉了,也不想让自己觉得遗憾——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考虑自己真的想要什么吧——”


周一早上,尹昉早上出门。

一拉门,就看到黄景瑜裹着个外套坐在自己家门口,睡的正香。

尹昉被吓了一跳。

蹲下身喊他:“黄景瑜?黄景瑜!”

黄景瑜迷迷糊糊地睁着开,满脸通红,一身的酒气:“啊?”

尹昉说:“你在这儿干嘛呢?你什么时候来的?”

黄景瑜看着他,口齿不清:“……我不记得了。”

尹昉哭笑不得:“你喝酒了?喝了多少啊?跟谁喝的?”

他又去摸黄景瑜的额头:“别感冒了吧?你喉咙疼不疼?”

尹昉伸手把黄景瑜拽起来:“渴不渴?想不想喝水?”

黄景瑜没吭声,只直勾勾地看着他。

尹昉把他往屋里拉,絮絮叨叨地问他:“吃早饭了吗?肚子饿不饿?我早上打了豆浆还没喝完,再给你热几个包子?”

他话没说完。

忽然被人从身后一拽。

尹昉退了半步,就被一个热烘烘的怀抱圈住了。

黄景瑜从身后抱着他。

嘴巴贴在他的耳朵上,呼吸的热气喷在他脸上,又烫又疼。

尹昉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他徒劳无功,只好歪着脑袋问黄景瑜:“你怎么了?”

黄景瑜抱着他,把脸埋进他的毛衣领子里。

过了半天,他才开口:“尹昉啊。”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呗。”

尹昉说:“什么机会啊?”

黄景瑜说:“……跟你谈恋爱的机会啊。”










评论(110)
热度(1131)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