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22

他话音刚落。

就听黄景瑜大叫了一声:“不能吃!”

尹昉给吓得一怔。

还没回神,黄景瑜已经越过桌子,伸出两只手来,捧住了他的腮帮子。

尹昉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

黄景瑜往前一扑。

俩人挣扎了一下。

尹昉就被黄景瑜压着倒在了地毯上。

就听咚的一声闷响,尹昉后脑勺往厚重的地毯里一埋。

黄景瑜跨在尹昉身上,捏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嚼:“你不能吃蒜!”

尹昉啪的一下把黄景瑜的手打开:“你神经病啊!”

黄景瑜说:“老王说你对大蒜过敏!”

尹昉迅速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你听他放屁!”

他脸有点红:“他骗你的!”

黄景瑜闻言一怔。

下意识地哦了一声。

却压着尹昉的肩膀没动。

尹昉动了动膝盖,对他说:“走来走开。”

黄景瑜还是没动。

尹昉觉得不对劲儿了。

他撩起眼皮。

看了眼黄景瑜,有些警觉:“你干嘛?”

黄景瑜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了一会。

又一点点地俯下身来。

他说:“尹昉。”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舔了舔嘴唇,声音很低:“我还是想试一试。”

尹昉被他摔的有点懵:“试什么……”

他话没说完。

就觉得眼前一黑。

黄景瑜凑过来,在他嘴唇上“啵叽”一下,响亮的亲了一口。

又坐了起来。

尹昉瞪大了眼睛。

黄景瑜也喘着粗气。

他俩面面相觑了一会。

尹昉的脖子红了。

黄景瑜的耳朵尖也烫的要命。

过了半天。

尹昉问他:“感觉怎么样?”

黄景瑜一怔。

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

半晌,他才开口:“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尹昉松了口气。

他用膝盖顶了定黄景瑜的屁股:“走开,别压着我。”

黄景瑜哦了一声,从他身上翻下来。

尹昉揉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来。

有些不快地瞪了黄景瑜一眼。

捂着腰起身,把碗往厨房里端。

黄景瑜坐下地上,仰着脑袋看他。

他喊尹昉:“尹昉。”

尹昉头也不回:“干嘛!”

黄景瑜说:“你生气了啊?”

尹昉没吭声。

黄景瑜爬起来,跟着他进了厨房。

尹昉在水池洗碗。

黄景瑜靠着门框站着。

他说:“你别生气啊。”

尹昉说:“我没生气。”

黄景瑜说:“就真的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尹昉不接话。

黄景瑜想了想又说:“就是。”

他说:“亲完了,我还挺高兴的。”

尹昉头也不回:“滚!”


黄景瑜第二天还没睡醒。

尹昉在客卧外面砸门。

他边砸边喊:“黄景瑜!起床了!”

黄景瑜穿着个大裤衩,迷迷糊糊爬起来去开门。

他一拉门把。

外面的尹昉被吓了一跳。

尹昉说:“……你起来不知道应一声啊?”

黄景瑜说:“这门也没锁啊,你有事进来说不行吗?”

尹昉看着他,神色有些不自然:“洗脸吃饭了。”

他说完了,转身就走。

黄景瑜还没睡醒,站在门口发懵,半天没动。

尹昉在厨房里喊:“黄景瑜!动作快点!”

黄景瑜被他这一嗓子嚎的一个激灵。

忙不迭的钻进浴室刷牙去了。


到他洗漱完,穿好了衣服。

尹昉刚把早饭端上桌。

黄景瑜看了眼桌上的豆浆包子。

拉开凳子屁股还没沾上座位。

就听尹昉开口:“一会吃了早饭,你收拾一下,回去住宿舍吧?”

黄景瑜闻言一怔:“什么?”

尹昉说:“你回去住宿舍吧。”

黄景瑜皱了皱眉:“为什么啊?”

他说:“你不是答应我,让我在你家住到开学的嘛?”

尹昉喝了口豆浆,头也不抬:“那你还骗我你们宿舍没开楼门住不了人呢。”

黄景瑜有点不乐意了:“尹昉,你赶我走呢?”

尹昉说:“嗯,我赶你走呢。”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就是因为,我说我喜欢你?”

他说:“我喜欢你怎么了?”

黄景瑜十分费解:“我喜欢你,你也不会少块肉啊,我喜欢你,你也不会……”

他话没说完,尹昉拿起个包子就往他嘴里塞。

黄景瑜脑袋一仰,躲了一下。

他有些得意:“没塞着。”

尹昉又气又乐:“赶紧吃!吃完了赶紧滚!”

黄景瑜就着他的手咬了口包子:“我看你冰箱里还有袋冻饺子呢。”

他说:“要不……你再留我吃个晚饭吧?”

尹昉气笑了:“滚!”


黄景瑜是和尹昉一块出门的。

黄景瑜回学校宿舍。

尹昉去省一院看老院长。

黄景瑜换好衣服,在玄关等尹昉。

他等了一会,朝屋里喊:“尹昉,你干嘛呢?”

尹昉拎着袋东西从卧室出来,把那袋东西往黄景瑜手里一塞:“给你的。“

黄景瑜低头看了一眼:“这什么啊?”

尹昉说:“我在北海道,给你买的礼物。”

黄景瑜乐了:“这么多啊?”

尹昉一边穿鞋一边说:“嗯,都是些吃的什么的,也不值什么钱,就是那边的特产吧。”

他说完了,看到黄景瑜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尹昉说:“你干嘛?”

黄景瑜说:“昉儿,你对我真好。”

尹昉吭哧一下笑了:“给你买点儿吃的就是对你好了?”

黄景瑜说:“你知道老王过年去台湾给我带的什么礼物吗?”

尹昉说:“什么?”

黄景瑜说:“一台湾地图的钥匙扣,他说能发光,特高级。”

他说:“就那么个钥匙扣,他到现在都没给我呢。”

尹昉哈哈笑了一声:“你下次见他,再找他要呗。”

黄景瑜撇撇嘴:“他是空中飞人,下次见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尹昉说:“那我下次见到他,替你跟他要吧。”

黄景瑜点点头:“好。”


开学前一周,尹昉医院学校两头跑,没怎么跟黄景瑜见面。

只中间有一次。

尹昉托他去宠物店把大黄接回来。

黄景瑜沾了大黄的光,在尹昉家蹭了顿饺子。

吃完饺子尹昉没开口留他。

黄景瑜很是自觉。

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还不忘顺手把客厅里的一袋垃圾捎到楼底下。

他出了尹昉家那栋楼,去路灯下的垃圾桶丢了垃圾。

仰头看到尹昉家厨房的灯还亮着。

这会儿尹昉估计还在洗碗。

水池正对的小窗口正好能看到照着黄景瑜的那盏路灯。

他莫名的有些开心。

就跳起来,用力朝尹昉家的厨房挥了挥手。

挥完了。

也不管尹昉看没看到。

一转身,大摇大摆地出了小区。


他们到研一第二学期就没什么课了。

开学第三天,男寝的人还没有到齐。

黄景瑜和隔壁寝两个男生窝在一块赶读书笔记。

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他拎起来看了一眼。

一合电脑,拽着外套就要出门。

一个男生问:“老黄,干嘛去?”

黄景瑜说:“教务处,研秘找。”

另一个男生问:“什么事啊?”

黄景瑜说:“你猜?”

那男生说:“好事还是坏事啊?”

黄景瑜说:“好事我请你吃饭,坏事你请我吃饭,怎么样?”

那男生笑了一声:“成!”

黄景瑜说:“痛快!”

说着,伸手过来跟他击了个掌。


过了一个多小时。

黄景瑜从外面回来。

那两个男生问:“怎么样啊老黄?”

黄景瑜靠在凳子里,看了眼他们,对其中一个说:“你赶紧请我吃饭吧。”

那个男生闻言一愣:“真出事了啊?”

黄景瑜打开电脑:“嗯。”

他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研秘说,我这学期的奖学金没戏了。“

对面的男生一愣:“为什么啊?你挂科了?”

黄景瑜说:“没。”

另一个男生插嘴道:“老黄,我听说开学前几天,你把老冯打了,真的假的啊?”

黄景瑜看他一眼:“你听谁说的?”

那男生说:“你甭管我听谁说的,是不是为这事儿啊?”

黄景瑜耸耸肩:“是不是重要吗?”

他说:“重要的是兄弟这学期得找点活儿干赚点钱了,否则就真的要饿死在学校了。”



黄景瑜奖学金泡汤的消息不胫而走。

他迫于生计找活干的事也在班群里传开了。

开学刚半个月。

黄景瑜去隔壁一大专面试代课老师。

对方开出的薪资很合适,工作环境也不错。

面试他的老师也是海大毕业,严格算起来他还得管人家叫一声师哥。

黄景瑜觉得这工作哪哪儿都好,简直为自己量身打造。

结果师哥笑眯眯的说:“小黄啊,我们这个工作是要求坐班的,每周一到周五,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必须在办公室,你看你行吗?”

黄景瑜当然不行。

他这学期虽然课少,但周四周五还有四节专业课要上。

况且马上就要开题了,他哪儿有时间跟这儿耗着啊。

黄景瑜从师哥办公室出来。

没走几步。

裤兜里的电话响了。

他接起来喂了一声。

上次和他一起看《黑海行动》的女生问他:“老黄,听说你最近找工作呢,找的怎么样啊?”

黄景瑜说:“别提了,还没着落呢。”

那女生笑了一声:“我介绍个工作给你,你有兴趣吗?”

黄景瑜说:“什么工作?”

那女生说:“一对一中文教师,时薪400,怎么样?”

黄景瑜闻言一怔:“外国人啊?”

女生说:“韩国人,双星电子的几个中层,想找个中文老师,每周六周天晚上上两个小时课,你有兴趣吗?”

黄景瑜说:“你哪儿来的门路啊?”

那女生说:“双星一职员和我姐认识,托我姐在学校替他找老师,本来我都想去的,可是他们住的地方有点远,上完课也有点晚了,我一女生不太安全。”

她说:“怎么样啊?你有兴趣的话,我叫我姐跟人家回个话,你这周六去试讲一次。”

黄景瑜想了想说:“成。”



黄景瑜周六晚上打车到了双星电子包的酒店。

他的学生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

姓权。

两鬓斑白,十分精神,对他也十分客气。

俩人中英文参杂的交流了几分钟。

黄景瑜发现出问题了。

他说:“咖啡。”

权先生说:“咖灰。”

他说:“咖啡。”

权先生说:“咖回。”

权先生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韩国人发不了f这个音。”

黄景瑜说:“没事儿,你跟我念。”

他说:“方。”

权先生说:“晃。”

黄景瑜字正腔圆:“尹—昉—”

权先生说:“尹—晃—”

黄景瑜用上牙磕着下嘴唇:“昉—”

权先生有样学样:“昉—”

黄景瑜说:“尹昉。”

权先生说:“尹昉。”

黄景瑜朝他竖起大拇指:“这不就对了嘛。”

权先生说:“尹昉——是什么意思啊?”

黄景瑜闻言一怔。

权先生说:“和咖啡一样吗?”

黄景瑜说:“不一样。”

权先生问:“那是什么意思?”

黄景瑜想了想说:“就是——我喜欢的人,的意思。”



两节课下来。

黄景瑜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

权先生的两个下属来喊他喝酒。

权先生邀请黄景瑜一起,黄景瑜看了眼时间,再不回去宿舍就要关门了,就婉拒了。

他们一行人一起搭电梯下楼。

刚出了酒店,没走几步。

黄景瑜眼尖,瞧到路口停着台眼熟的车。

他走近了几步,果然是尹昉的车,这会儿正开着双闪在路口停着。

一个交警正在指挥后面的车绕行。

尹昉站在车旁边,拿着手机,在屏幕上划来划去。

权先生见黄景瑜盯着路口:“你朋友?”

黄景瑜说:“嗯。”

权先生说:“车子出问题了?”

黄景瑜说:“好像是。”

他走过去,一拍尹昉的肩:“昉儿。”

尹昉一回头,被他吓了一跳:“景瑜?”

他问:“你怎么在这儿?”

黄景瑜说:“我做兼职,刚刚下课。”

他看了眼尹昉的车:“车怎么了?”

尹昉说:“车没油了。”

黄景瑜一听就乐了,他说:“前面路口,拐过去就有个加油站。”

权先生在旁边问:“出什么事了?”

黄景瑜说:“没,车没油了。”

尹昉看到了权先生:“这位是?”

黄景瑜说:“我学生,跟我学中文的,韩国人。”

他指了指尹昉,对权先生说:“我朋友。”

权先生十分客气,伸出手,用蹩脚的中文说道:“你好,我是权相宇。”

尹昉也伸出手:“你好,我是尹昉。”

他这话一出。

就见权先生忽然愣了一下。

黄景瑜拉开车门,看了眼油表:“还真没油了啊。”

尹昉察觉到了什么,用英文问权先生:“怎么了吗?”

权先生说:“没。”

他看了眼黄景瑜:“就是今天,景瑜刚教了我一个新单词,和你的名字发音一样。”

尹昉一怔:“什么?”

权先生说:“尹—昉—”

他笑了一下:“景瑜说,在中文里,是我喜欢的人的意思。”










评论(114)
热度(1163)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