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16

黄景瑜躺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上铺上打游戏。

尹昉在微信上找他:“冰箱里的苹果你没拿啊?”

黄景瑜忙退出来:“你醒了?”

他说:“那苹果挺甜的,我留给你吃了。”

尹昉发来一个撇嘴的表情:“你这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黄景瑜笑了一声:“那你就别谢我了。”

他拿着手机正在傻乐。

下铺的老太太喊他:“小伙子,谢谢你跟我换铺位啊。”

黄景瑜说:“奶奶,没事儿,我们年轻人睡哪儿不是睡啊。”

老太太仰着脸看他,从兜里掏出个苹果递给他:“给你吃个苹果,谢谢你了。”

黄景瑜探头出来,伸手接过了苹果。

他咔擦咬了一口。

又想起拍照。

忙找了个看不到豁口的角度,拍了一张,在微信上给尹昉发过去了。

黄景瑜说:“我也有苹果吃。”

尹昉说:“哪儿来的?火车站买的啊?”

黄景瑜啧了一声,叼着苹果,两只手打字:“人家送我的!”

尹昉说:“哦。”

黄景瑜又说:“跟我一个车厢的姐姐,特漂亮,特热情。”

尹昉说:“认识新朋友了,挺好的。”

黄景瑜盯着屏幕上的几个字半天没动。

下铺的老太太又掏了个香蕉出来:“小伙子,再吃个香蕉吧?”

黄景瑜说:“不了奶奶,我吃不了了。”

他把苹果捏在手上。

半天,才恶狠狠地啃了一口。


火车在大地上飞驰而过。

黄景瑜在火车上看了两三部电影。

和隔壁车厢的几个大学生凑到一起打了几个小时斗地主。

手机信号好的时候摇摇晃晃躺在铺位上和人聊微信。

40个小时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火车到丹东的时候天早就黑透了。

他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出来,长街两岸灯火通明,消雪车和铲雪车咔嚓咔嚓地在街口工作。

中午的时候黄景瑜妈妈就和他联系过。

说晚上他爸爸下班顺路来火车站接他。

他拎着行李箱在街边站了一会,远远就看到台黑色的现代打着雨刮器过来了。

黄景瑜眼睛一亮。

拖着行李直奔了过去。

黄爸爸把后备箱打开,黄景瑜吭哧吭哧地把行李装进去。

一拉车门,爬进副驾,才发现姥爷还在后座上坐着。

黄景瑜一见姥爷就开心的要命。

恨不得越过副驾扑到老人身上。

黄爸爸瞪了他一眼:“多大人了?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

黄景瑜缩了下脖子,乖乖系好安全带。

却又忍不住抻着脖子回头,叽里呱啦地跟姥爷聊点有的没的。

黑色现代轻车熟路地回了家。

车子在小区停车场停好了。

黄景瑜一手拉着箱子,一手拉着姥爷,晃晃悠悠地进了楼。

门儿一开就被屋里的热气打了个跟头。

他们家的大白狗甩着哈喇子扑上来迎接他。

玻璃上凝满了水珠。

餐桌上做好的热菜上扣着保温的盘子。

黄景瑜把行李一扔,扒了外套和围巾,朝厨房里喊:“妈!姥姥!我回来了!”

黄妈妈在厨房里应声:“你是不是在门后面躲着呢?闻到饺子熟了的味儿就钻出来了?”

黄景瑜一听就乐了:“那感情好,以后你们要是想我了,就在家下饺子,饺子一出锅,我铁定就钻出来了。”

一家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完了,姥姥催他:“快去洗洗手洗洗脸,准备开饭啦。”

黄景瑜说:“好嘞。”

他钻进了洗手间,擦了把脸,又用肥皂洗了洗手。

临出门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

他掏出手机,点开尹昉的头像,噼里啪啦地敲出几个字:“我回家啦。”

他站在镜子前等了一会儿。

尹昉没有回他。

姥姥在外面喊他:“小瑜,快点,饺子要坨啦。”

黄景瑜说:“来了来了!”

他看了眼手机,推开门走了出去。


东北寒假放的早。

几个跟他一样在东北读书的同学早早就放假了,在家等他回来。

黄景瑜在家晃了一个多礼拜。

有人张罗着他们几个高中同学出来吃饭。

黄景瑜赶到的约好的海鲜店的时候,先来的几个人已经喝了几杯下肚了。

一桌子有男有女,有工作了的也有正在读书的,还有个女同学,怀里抱着一个,肚子里还揣着一个。

怀里抱着的那个小男孩一头卷毛,在妈妈怀里虎视眈眈地盯着黄景瑜。

黄景瑜给他看的心里发毛,连换了几个位子,换到了离小孩最远的那个位子上。

孩子的妈妈就笑他:“黄景瑜,你躲什么呢?”

她说:“你当初要是跟我好了,说不定我现在抱着的,就是你的儿子呢?”

一桌子人哄堂大笑起来。

黄景瑜也跟着笑:“你别瞎说啊!我怕孩子爹削我!”

屋里众人又笑了起来。

几杯小刀下肚,黄景瑜有点上头。

他拎了外套去了趟洗手间。

从海鲜店出来在路口吹风。

身后的门开了,有个女声说:“哎,黄景瑜,你怎么在这儿呢?”

黄景瑜回头一看,来的是他高三的一个女同桌。

他应了一声:“出来吹吹风。”

他说:“你怎么也出来了?”

女同桌哦了一声:“有点闷,出来抽根烟。”

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低头点上。

黄景瑜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女同桌吐了口烟雾:“怀孕的时候。”

黄景瑜愣了一下:“啊?你结婚了?”

女同桌说:“离了。”

她弹了弹烟灰:“上个月刚离。”

黄景瑜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默地跟她一块站着。

路灯下又开始落起了雪。

女同桌烟抽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

她掏出手机,凑到黄景瑜面前:“我儿子,快两岁了,可爱吧?”

黄景瑜看了一眼,小男孩儿肉乎乎的,他点点头:“挺像你的。”

女同桌笑了一声:“跟我了,今晚我妈过来帮我带孩子,我才能出来透一口气。”

黄景瑜哦了一声,半天,有些迟疑:“你前夫他……”

女同桌说:“他打我打的太狠了。”

黄景瑜闻言一怔。

女同桌说:“胳膊打折过,肋骨打断过,我怀孕的时候,还差点被他打流产。”

黄景瑜盯着她,忍不住问:“他人在哪儿呢?”

女同学看了他一眼,吭哧一下乐了:“你干嘛?”

黄景瑜说:“找人削他!”

女同学说:“在医院躺着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呢。”

她说:“我俩一离婚,从民政局出来,我哥就找人把他吊到桥墩下削了一顿。”

她咬着烟吭哧吭哧地笑:“没离婚的时候我娘家不敢打他,怕打了他他打我打的更狠,离婚了我哥叫我打他,铁棍子都塞我手上了,我又觉得没意思了。”

她低着头,有意无意地踩着脚下的雪:“我怕真把他打死了,我儿子问起我,妈,我爸呢?”

她说:“我怕他恨我。”

黄景瑜把手抄进羽绒服的口袋里,慢慢地说:“你生他养他,爱他,他怎么会恨你呢。”

女同桌笑了一声,点点头:“也是。”

她说:“他才多点大,饿了就哭,吃饱就睡,他知道个屁。”

黄景瑜一听就乐了:“当小孩这么好啊?”

女同桌说:“当小孩就这么好。”

她说:“咱们念书那会儿,一问起以后要做什么,都说要做科学家,做宇航员。”

她叼着烟,边说边笑:“可是现在真长大了,我又觉得,什么科学家什么宇航员,都是个屁。”

她看着黄景瑜,眼底亮晶晶的:“我现在就想做个小孩,饿了就哭吃饱就睡,害怕了,还能喊妈妈。”


黄景瑜晚上回家。

客厅里坐满了人正在看电视。

比利趴在鞋柜边等他回来。

黄景瑜蹲在家门口摸了摸它的头,拴着牵引绳就要拉它出去。

黄妈妈在后面喊:“都好晚了,别遛了吧?”

黄景瑜摆摆手:“没事儿妈,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牵着比利在小区里转了一圈。

路灯下靠着个小雪人。

黄景瑜蹲在小雪人旁边给尹昉发微信:“你干嘛呢?”

比利蹲在雪地里吐着舌头看他。

过了一会儿,尹昉发过来一个视频邀请。

黄景瑜想都没想地就按了接听。

画面晃的厉害。

尹昉趴在茶几上,对着手机说:“听得到吗?”

黄景瑜咧开嘴笑了一下:“听得到听得到。”

尹昉哦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黄景瑜问他:“怎么忽然跟我视频啊?”

尹昉说:“这会儿正忙着呢,没空回你微信。”

黄景瑜问:“你干嘛呢?”

尹昉说:“收拾行李呢。”

黄景瑜一愣:“去日本啊?”

尹昉说:“要先去北京跟我几个朋友碰头,然后再一块去日本。”

黄景瑜哦了一声,又问:“你吃饭了吗?”

尹昉说:“吃过了,今晚学院聚餐,跟院长老王他们一块吃的。”

他蹲在客厅整理箱子,时不时地朝镜头看了一眼:“你呢?”

黄景瑜说:“我也吃了,我们今晚同学聚会。”

尹昉头也不回:“你喝酒了啊?”

黄景瑜说:“嗯,喝了一点。”

尹昉说:“哦。”

大黄听到了点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甩着尾巴凑到镜头前,使劲儿用下巴蹭尹昉的手机。

黄景瑜赶它:“大黄,走开走开,一边儿去啊。”

尹昉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躲在大黄身后收拾东西,也不说话。

黄景瑜赶了会儿猫,徒劳无功,他有些气馁,就朝着手机喊:“尹昉!”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又喊他:“尹昉儿!”

他拖长了声音:“你坐过来点儿呗,大黄都把你挡住了。”

尹昉还是没动:“挡就挡住了呗,你又不是没见过我。”

黄景瑜说:“你坐过来点呗。”

他说:“你看看我吧,看我一眼呗。”

他这么一说,尹昉忽然笑了一声,他站起身,脚步声由远及近:“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手机里忽然冒出了尹昉的脸,镜头由下往上拍。

他低头看了眼黄景瑜,嘶了一口气:“你脸怎么这么红?”

他凑近看了一眼:“你在外面呢?不冷啊?”

黄景瑜嘿嘿笑了一声,脸冻的通红:“不冷不冷。”

他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喊尹昉:“尹昉儿啊。”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说:“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啊?”

尹昉笑了一声:“长大了?”

他说:“我现在可不就已经长大了吗?”

黄景瑜说:“我是说假如,假如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话,你想做什么啊?”

尹昉有些好笑:“你真喝多了吧。”

他说:“那你想做什么啊?”

黄景瑜把手机搁在雪地里,蹲着看他:“我也想做个小孩。”

尹昉闻言一怔:“做个小孩?”

黄景瑜说:“嗯。”

他说:“也不用特别小。”

信号不好,手机里的画面卡卡停停。

黄景瑜说:“就变成我姥爷推着我去江边纳凉那么大就行。”

他说:“那时候我姥爷姥姥身体还挺好,我妈每天早上都给我做好早饭,眼一睁想见的人就都在身边。”

黄景瑜说:“尹昉。”

尹昉的声音一顿一顿的:“怎么了?”

黄景瑜说:“我也想你变成个小孩。”

尹昉把脸凑过来,像是在研究什么,他声音平静:“为什——”

他话没说完,声音和画面一起定格在手机上。

黄景瑜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

发现自己手机屏幕上有一点脏了,正好落在尹昉的眼皮上。

他伸手擦了擦。

那点黑乎乎的东西还在。

黄景瑜愣了一下。

就见画面忽然一转,又跳到了微信的聊天界面。

尹昉说:“信号不好,太卡了。”

黄景瑜攥着手机没说话。

他打开相册,翻出那天晚上,偷拍的尹昉睡觉的照片。

他的手指在尹昉脸上放大又放大。

终于看清了他眼皮上的那颗痣。

黄景瑜噼里啪啦的打着字:“我发现你眼皮上有颗痣。”

他的手指落在发送按钮上,犹豫了半天。

比利甩着尾巴,朝他汪地叫了一声。

黄景瑜又把那行字一个一个的删掉了。

他说:“那我回家啦,你也早点睡。”

尹昉说:“好。”

他说:“晚安。”









评论(59)
热度(983)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