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15

黄景瑜一路小跑的进了教职工小区。

绕到物业买了电。

一边喝奶茶,一边搭电梯回了尹昉家。

他在走廊一砸门,大黄闻风赶到,在屋里挠门。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尹昉戴着眼镜给他让开身:“这么快啊?”

黄景瑜进来踩掉鞋子,把手里的东西丢给尹昉:“给你的。”

尹昉看了眼馄饨和生煎:“可是我吃过午饭了啊。”

黄景瑜说:“留着晚饭吃呗。”

他拉开羽绒服拉链,把奶茶也递给他:“也是给你的。”

尹昉伸手接了过来,咦了一声:“怎么还是热的啊?”

黄景瑜洋洋得意:“那可不?”

他脱了羽绒服:“我一直给你在怀里捂着呢!”

他说着,自己那杯奶茶见了底。

黄景瑜晃到厨房丢垃圾。

一踩垃圾箱,看到里面丢着个吃过了的泡面碗。

他愣了一下,回头喊尹昉:“尹昉!”

尹昉踩着拖鞋,抱着杯奶茶跟进来了:“干嘛?”

黄景瑜说:“你中午吃的泡面啊?”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你不是说下饺子吃嘛?”

尹昉说:“我看了下,就够一个人吃的了,你喜欢吃饺子,留着晚上给你煮呗。”

黄景瑜一愣:“我晚上吃饺子,那你吃什么啊?”

尹昉看了他一眼,有些好笑:“我吃你买的馄饨和生煎啊。”

他说完了,转身就走。

黄景瑜在厨房愣了一会。

反应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高兴:“那你这是要留我吃晚饭了啊?”



元旦三天假期一过。

收假第二天下午,黄景瑜背着书包去考数理经济学。

尹昉带着那个给他们上过课的博士来监考。

考试铃一响,试卷和答题纸发下来了。

满教室的人奋笔疾书。

黄景瑜扒拉着草稿纸正在推导。

就察觉到自己旁边的位子忽然一沉。

他歪着头朝身边看了一眼。

尹昉也没看他。

就坐在他隔壁,托着腮盯着黄景瑜的答题纸。

黄景瑜写了两分钟,汗下来了。

他看了眼尹昉,用嘴型问他:你干嘛?

尹昉像没注意到。

黄景瑜没办法了,抽出张草稿纸,刷刷写道:你干嘛?

尹昉看了一眼,不为所动。

黄景瑜又写:你别看我考试。

他写:紧张!!

尹昉看了眼他,笑了笑,还是没动。

黄景瑜只好写:求你了……

尹昉挑了下眉毛,点点头,起身走了。


考完数理经济学。

黄景瑜和班里男生去南门的川菜馆子吃了这学期最后一顿晚饭。

他第二天早上六点的火车,这会儿行李还没有收拾呢。

吃完了晚饭,他去超市买了点火车上吃的零食。

匆匆忙忙地回了寝室装了箱子。

从衣柜里扒拉着脏衣服准备带回家去洗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身上这件羽绒服一脱,就又没外套穿了。

他站在衣柜前愣了一会。

扒拉出手机给尹昉发微信:“你在哪儿呢?”

尹昉说:“刚从办公室出来,怎么了?”

黄景瑜说:“我那件羽绒服……”

尹昉说:“你还没拿走啊?”

黄景瑜有点不好意思:“我老忘。”

他说:“我明天早上六点的火车,现在没外套穿了,怎么办?”

尹昉说:“那你来我家取吧。”

黄景瑜说:“好。”


他拖着箱子从食堂后面绕出来。

尹昉正在路灯下等他。

看到了黄景瑜的箱子,尹昉说:“你这什么意思啊?”

黄景瑜说:“我明天早上六点的火车,四点就要从学校走。”

他说:“四点啊,宿舍楼门还没开呢。”

尹昉没有接话。

黄景瑜说:“你不会这么不够意思,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宿管阿姨骂吧?”

尹昉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转身大步往学校外面走。

黄景瑜拖着箱子,几步追了上来。

迎面遇到个经常和黄景瑜一起打球的法学院男生。

两个人打了个招呼。

那男生看了眼尹昉,问黄景瑜:“你学弟啊?”

尹昉张嘴刚要说话。

黄景瑜一把搂着他,笑嘻嘻的:“对,我学弟。”

他说:“下次一块吃饭啊。”

男生说:“成。”

眼看着男生走远了。

尹昉有点不乐意了。

他朝黄景瑜比了个六:“你比我小六岁呢。”

黄景瑜跟他打哈哈:“要怪就怪你是天山童姥,长着16岁的脸呗。”

尹昉眯着眼看他:“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

黄景瑜说:“我有吗?我哪儿有?”

尹昉说:“你最近都不叫我老师了你没发现啊?”

黄景瑜说:“咱俩是好兄弟,叫什么老师?一听就疏远了。”

他说:“你看我叫过老王老师吗?”

尹昉说:“那你也没叫过我哥啊?”

他说:“那天小李来我家,你一口一个姐姐的叫,我可都记得呢,小李比我还小半岁呢,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哥啊?”

黄景瑜说:“我不叫。”

尹昉说:“为什么啊?”

黄景瑜说:“叫不出口呗。”

尹昉说:“什么意思啊?”

黄景瑜盯着他的脸,笑了一下:“就看着你的样子,就叫不出口了呗。”


回了家,他俩分头换了衣服。

尹昉拿着半打考卷进了书房。

黄景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

到了晚上十点,尹昉从书房里出来,黄景瑜正拿着手机跟他妈妈视频。

他妈妈声音又脆又亮,絮絮叨叨地叮嘱他:“火车上人多,千万把值钱的东西看紧了,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别慌慌张张的,丢三落四的……”

黄景瑜吸着罐酸奶,含含糊糊地说:“知道了,知道了。”

他妈妈又说:“你回来想吃点什么啊?妈给你提前做好。”

黄景瑜说:“我要吃酸菜饺子!”

他妈妈笑了一声:“酸菜腌了一缸,明天就让你爸去买半扇猪,全给你包饺子吃。”

黄景瑜嘿嘿笑着:“半扇哪够啊,买一头都不一定够我吃。”

尹昉听了一会儿,也不吭声,转头进了厨房。

黄景瑜挂了视频。

挠着肚子跟到厨房来。

尹昉正站在厨房的小窗户边吃苹果。

见他进来了,把水槽里的另一个苹果丢给他。

黄景瑜咔擦咬了一口,唔了一声:“糖心的,真甜。”

尹昉笑了一下:“冰箱里还有几个,明天给你带着路上吃。”

黄景瑜说:“好。”

他跟尹昉一左一右地靠在窗户边吃苹果。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路灯下蹲着只流浪的猫,正伸着爪子去够头顶的雪花。

尹昉盯着那只猫看的出神。

就听黄景瑜忽然开口:“尹昉啊。”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要不,你跟我回丹东逛逛呗。”

尹昉没反应过来:“回丹东?”

黄景瑜说:“啊。”

他嘴里塞着苹果,话说的也不快:“反正我们东北人爱热闹,我妈肯定喜欢你去。”

他说:“你买张票,我把火车票改签几天,咱俩一块。”

尹昉还是没懂:“为什么啊?”

黄景瑜挠挠头:“也没有为什么。”

他想了想:“我妈说我们家那边的雪下的有半人高了。”

他说:“我就是想叫你看看,我们东北的雪呗。”

他这么一说,尹昉吭哧一下乐了。

他把脑袋靠在窗户上:“那谢谢你了啊,景瑜。”

黄景瑜说:“大家好兄弟,谢什么呀。”

尹昉说:“不过我去不了啊。”

黄景瑜一怔:“为什么啊?”

他说:“那你要去哪儿啊?”

尹昉说:“我跟人约了去北海道滑雪,要在日本待半个月。”

黄景瑜又愣了一下:“跟谁啊?”

尹昉说:“朋友。”

黄景瑜说:“男的女的啊?”

尹昉说:“五六个人吧,有男有女。”

黄景瑜说:“日本那边不是有辐射嘛?安不安全啊?”

尹昉说:“安全。”

他想了想又说:“在外面玩,要注意安全,把值钱的东西看紧了,不要慌慌张张,丢三落四的……”

他说着说着,就听尹昉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

黄景瑜说:“你笑什么呢?”

尹昉说:“你现学现卖呢?你妈刚嘱咐你的话,你现在又倒手卖给我了啊?”

黄景瑜一愣,耳朵红了。

他怪不好意思的:“有吗?”

尹昉说:“有,我刚都听到了。”

黄景瑜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脑子里都是这些,一定是我妈给我洗脑了。”

他嗨了一声:“你是不知道。”

黄景瑜说:“从小到大,只要我出门,不管是几个小时还是几个月,她来来回回,都是这些话,我想忘都忘不掉,真的,印象太深刻了。”

尹昉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你还真吓了我一跳。”

黄景瑜说:“怎么了?”

尹昉说:“有好几次吧,我都以为你要开口问我你的考试成绩了,结果你净问了些有的没的。”

黄景瑜愣了一下,冒出句“我靠”。

他像是刚想起来了:“我没挂吧?”

尹昉把苹果核一丢,在水龙头下冲了手:“卷面倒是没挂,不过加权平时分的话,还不好说。”

黄景瑜跟在他屁股后面:“别啊尹昉,到时候万一挂了呢?”

他说:“你给我改高点呗?挂了明年我就没有奖学金了。”

尹昉从书房里拿了眼镜出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黄景瑜跟过来,摇着他的肩膀:“尹昉,昉,求你了,我妈要是知道我挂科了,我这个年就别想过了。”

尹昉看了他一眼:“你中学生啊?还怕考试不及格被家里骂?”

黄景瑜说:“那可不。”

他说:“我们家是中国传统应试教育家庭,考分至上的那种。”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你知道我从小到大,最开心的一天是哪一天吗?”

尹昉看了他一眼:“哪一天?”

黄景瑜说:“我记得特别清楚,是我初二寒假,那学期期末考试,我英语考了个一百分,我妈特别高兴,给我包了一锅酸菜猪肉饺子。”

他盘腿坐在沙发上:“还叫我爸出去买了个相框,把我那张100分的试卷裱起来挂我家一进门的墙上。”

他边说边笑:“你是不知道,那一年过年,我们家亲戚一来串门儿,我妈就要扒着人家跟人家分析我那张英语卷子。”

他学着妈妈的口吻:“你看这个单词,怎么写的这么整齐?这个作文,怎么写的那么漂亮!”

尹昉哈哈大笑了起来:“真的假的啊?”

黄景瑜说:“当然是真的了。”

他说:“你不信啊?下次去我家看看,那卷子现在还在我家挂着呢。”

尹昉笑出了眼泪:“好,好。”

他说:“有机会,我一定去瞻仰一下。”

黄景瑜看着他:“你别笑话我啊。”

他说:“我从小到大都不爱学习嘛,那次100分真的是石破惊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所以我妈才那么开心的。”

他说着说着,叹了口气:“我们学渣的快乐,你这种学霸根本体会不到。”

尹昉从善如流:“我是体会不到。”

黄景瑜说:“喂!”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用肩膀撞了下尹昉:“那你呢?”

尹昉说:“我?我什么?”

黄景瑜说:“从小到大最开心的一天啊。”

尹昉愣了一下:“最开心的一天?”

黄景瑜说:“对,最开心的一天。”

尹昉看着他,有些出神:“我11岁那年,刚去北京念书。”

他说:“第一年放假,挂了个无人陪伴的牌子,自己从北京坐飞机回长沙。”

黄景瑜说:“11岁啊?!”

尹昉说:“对,11岁。”

他有些好笑,张开手臂跟黄景瑜比划着:“那天我叔叔开了个中巴车,我爸妈,还有我们家十几个亲戚,和我几个小学同学都来接我。”

他说:“他们还给我捧了两束鲜花。”

尹昉说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就有种荣归故里的感觉你知道吗?”

黄景瑜也跟着笑:“有那么开心吗?”

尹昉说:“有啊。”

他说:“我那时候刚去外地读书,第一年的时候最想家嘛。”

尹昉抿了抿嘴唇:“一个11岁的小孩,一下子回到家,有那么多人来接我,就会特别开心吧。”

他这么说完。

两个人忽然静了一瞬。

半天,就听黄景瑜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说:“完了完了。”

尹昉看他一眼:“什么完了?”

黄景瑜说:“你都经历过规格那么高的欢迎会了,要是下次你出差回来,我一个人去接你,不是就显得特傻特寒酸?”

尹昉闻言一怔。

黄景瑜认真想了想:“要不我也买束花吧,再给你拉个横幅。”

他说:“顺便叫上老王吧,正好开他的车,他的车还挺撑面儿的。”

尹昉看着他,有些诧异。

黄景瑜说:“你觉得横幅上写什么话好?”

他说:“热烈欢迎尹昉教授荣归海大?”

尹昉噗嗤一下乐了。

黄景瑜一本正经:“不行,太老套,太土。”

他说:“要不写点什么口号吧。”

他挠了挠下巴:“尹昉尹昉,势不可挡你看怎么样?”

尹昉有些无语:“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黄景瑜小声念了一句:“尹昉尹昉,势不可挡。”

他大手一拍:“这个好!就这个了!”

尹昉十分嫌弃:“别!别!不要!”

黄景瑜说:“为什么呀?这个多有气势啊!”

他攥着两个拳头,一边挥舞一边说:“尹昉尹昉!势不可挡!”

尹昉耳朵都红了:“别了别了!”

黄景瑜凑过来喊:“尹昉尹昉!势不可挡!”

尹昉又想笑又不好意思,只好板起脸来凶他:“别闹!”

他威胁道:“小心我真挂了你啊!”



凌晨四点。

黄景瑜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迷迷糊糊接起来一听。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冒了出来:“先生你好,我快到我们约好上车的地方了,就是海大南校区东门没错吧?”

黄景瑜愣了一下,从沙发上爬起来。

看到尹昉正歪着头,靠着沙发扶手睡得正香。

滴滴司机问他:“先生,四点上车没问题吧?”

黄景瑜连忙小声说:“没问题没问题。”

他挂了电话。

蹑手蹑脚地起床洗脸刷牙。

坐在玄关穿好了袜子,左找右找找不到自己放在尹昉家的那件羽绒服了。

大黄被他吵醒了,从沙发下钻出来。

喵呜一声,跳到沙发上,伸出脑袋拱了拱尹昉的手心。

尹昉动了一下,翻了个身。

黄景瑜这才发现,自己的那件羽绒服正盖在尹昉身上。

他盯着熟睡的人看了一会。

打开箱子,掏出那件刚刚塞进去的脏外套套在身上,轻轻地扭开了门锁。

大黄听到门扇的声音。

又一下子跳到了鞋柜上。

黄景瑜见它看自己。

便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大黄的脑袋。

那只胖猫舒服的呼噜了一声。

黄景瑜好笑,压低了声音对他说:“大黄,再见了。”

大黄说:“喵呜。”

黄景瑜拉着箱子出了门,反手轻轻地,轻轻地,把门锁合上。


尹昉昨晚跟黄景瑜夜聊到凌晨。

不知怎么回事儿,就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等他睡醒的时候,天光大亮,大黄正盘在猫爬架上给自己舔毛。

尹昉愣了一下。

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摸手机去看时间。

屏幕一亮。

跳出两条黄景瑜发来的微信。

消息是六点钟发的。

尹昉打了个哈欠,划开看了一眼。

屏幕上冒出一张黄景瑜的在海大门口的自拍。

他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件领子有点脏了的羽绒服,咧嘴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

他左手拿着手机。

右手冲着镜头比了个V。

看得出来拍照的时候天还没亮。

光线不好,都是噪点。

尹昉盯着那张照片发了会呆。

又往下滑了一下。

黄景瑜说:“我走了!”

后面还跟着三个呲牙笑的表情。

尹昉忽然笑了一下。

笑完了,他把手指滑到那张模糊的照片上。

想了想。

还是按了保存。







评论(104)
热度(1162)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