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13

王教授进到客厅。

看到桌子上摆的面碗。

他问尹昉:“你还没吃饭呢?”

尹昉说:“嗯,刚准备吃,你们不就来了嘛。”

王教授笑嘻嘻的:“这不巧了嘛,我们也没吃呢。”

他说:“要不咱们出去吃吧,老校区那边新开了家海鲜店,我请客。”

尹昉说:“算了吧,我这面都下好了。”

他看了眼王教授和小李姑娘:“你俩没吃,那我去给你俩再下碗面。”

他说着,挽起袖子就要往厨房钻。

王教授连忙拦他:“别啊昉,你这主人走了,我们几个干坐着算什么事儿啊。”

尹昉说:“那总不能我跟景瑜吃饭,要你俩饿着肚子看着吧。”

他一提黄景瑜,王教授想起来了:“那让老黄去给我俩下面算了。”

忽然被cue的黄景瑜愣了一下:“什么?我?”

王教授说:“对!就你!下面去!”

黄景瑜不乐意了:“为什么啊,我也是客人啊,哪有叫客人干活的啊。”

王教授瞪他一眼:“这里就你最小,我们大人说话你小孩坐在旁边听什么?”

他说:“还不快去!”

黄景瑜看了眼尹昉。

尹昉说:“那你就去呗。”

黄景瑜咂了咂嘴,一脸不乐意地进厨房下面了。


他靠在冰箱上一边等水开一边吃提子。

没过一会,王教授进来倒水。

一看桌上的提子,就问黄景瑜:“这提子不错啊。”

黄景瑜说:“哦。”

王教授说:“还有吗?”

黄景瑜说:“没了。”

王教授说:“没了就把这点端出去给小李尝尝。”

黄景瑜说:“凭什么啊?这是我洗的,我自己吃的。”

王教授说:“人小李是客人!”

黄景瑜说:“我也是客人!”

王教授看着他:“老黄,你今晚怎么回事?跟我在这较什么劲儿?”

他小声说:“我看小李和尹昉在外面聊的不错,万一这事成了,小李以后可能是你尹老师的媳妇了,你跟尹老师的太太总得搞好关系吧?”

黄景瑜小声嘟囔:“那现在不也不是呢嘛。”

王教授说:“你说什么?”

黄景瑜说:“我说冰箱里还有提新的,我洗新的给尹老师未来的太太吃。”

王教授点点头,朝他伸出大拇指:“孺子可教也。”


黄景瑜端着盆新洗出来的提子出来。

就听小李说:“我博士的时候去法国待过一年。”

尹昉一听,一下子乐了:“是吗?”

他说:“我也在法国待过,那边调节学派的几个教授,跟我还经常通邮件。”

黄景瑜把提子搁在桌子上。

尹昉伸手往小李面前推了推:“小李,你吃水果啊。”

小李哦了一声,摘了颗提子,一边剥皮一边说:“我博士做的论文就是调节学派方向的,不过国内学界对这个学派不重视,所以做起来还是比较困难的。”

尹昉说:“是褒贬不一,不过学术这东西,从来都是有争议的,有争议才能有突破嘛。”

他们正说着,王教授从洗手间出来。

看到黄景瑜在客厅杵着。

他急了:“老黄,你跟这儿干嘛呢?”

黄景瑜一愣:啊?”

王教授说:“你面下好了?”

黄景瑜说:“水还没开呢。”

王教授说:“都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开了吧。”

黄景瑜说:“没呢,还得一会儿呢。”

王教授恨铁不成钢,朝他挤眼睛:“肯定开了,你赶紧的,我饿死了。”


黄景瑜被王教授又赶回厨房干活。

水开了,他下了把面进锅,窝着筷子搅了搅,盖上锅盖。

想了想,仰着身子,抻长了脖子往客厅里偷瞄。

客厅里尹昉和小李相谈甚欢,时不时伸手给人姑娘添茶。

王教授躲阳台打电话,一边打一边也朝着客厅里的俩人张望。

也不知道尹昉低声说了什么话,小李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

颤到一半,看到厨房里冒出颗脑袋正在看自己。

姑娘的脸唰一下红了。

也不笑了。

尹昉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了黄景瑜一眼。

四目相交,他愣了一下,继而又咧开嘴朝黄景瑜笑了笑。

黄景瑜唰地一下缩回脑袋,再不敢偷看了。


等黄景瑜下好了面,端着碗招呼他们吃饭。

王教授才恋恋不舍地从阳台进来。

黄景瑜没话找话:“老王,这大冷天的干嘛去阳台打电话啊,你不怕感冒啊?”

王教授看他一眼,岔开话题问尹昉:“你们聊什么呢?我看你俩都挺开心的。”

尹昉说:“没什么,小李刚才说她从前也学过舞蹈,就瞎聊了点。”

他说着,坐到桌前,把之前下好的那碗面拉到自己面前,刚要说话。

就见黄景瑜伸手过来,把那碗面拉到自己面前,又把新下好的一碗推到尹昉跟前:“这碗放太久了,都坨了,你和这个姐姐吃新的,剩下的我跟老王吃。”

他说着,把另一碗坨了的面推到王教授面前。

王教授扭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

尹昉倒没说什么。

他吃了口面,跟小李说:“其实我以前也学过舞蹈。”

小李说:“真的啊?”

尹昉说:“嗯,芭蕾和现代舞。”

王教授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对对,从前念书那会儿他就是我们院的文艺骨干。”

他说:“咱们院资料室里往年的迎新晚会dvd,还有他跳舞的视频呢。”

小李说:“真的啊?那有机会可要想办法弄出来看看了。”

王教授说:“我看都不用弄出来,明年五一的晚会,要不你俩搭档上去跳个舞。”

他说:“你知道我上次和文学院艺术学院几个教授喝酒,他们跟我说什么?”

尹昉问:“说什么?”

王教授说:“他们说自己是搞形而上的,都是不产粮食的,哪像咱们院,全校的劳动标兵产粮大户。”

尹昉和小李一听就乐了。

王教授说:“我当时一听就有点不高兴了,什么意思嘛,就是说咱们院土呗。”

他撺掇尹昉和小李姑娘:“下次你俩代表咱院去露一手,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基础越夯实的地方,形而上的东西就搞得越洋气。”

尹昉和小李乐不可支。

王教授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下次就去跟院长说。”

尹昉拦他:“行了师兄,我都多少年没跳过了,连基本功都快丢了,就别去给咱们院丢人了。”

王教授说:“别啊,除了你俩咱院可就再没人才了啊?”

尹昉说:“真不行真不行。”

小李姑娘说:“王老师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王教授掏出手机:“那我现在就给院长打电话了啊?”

尹昉张开嘴刚要说话。

就见黄景瑜一推桌子,刷一下站了起来。

他1米87的大个儿忽然一冒。

桌上的话题戛然而止。

尹昉仰着头看他:“怎么了?”

黄景瑜也不吭声,转身进了厨房,没一会儿,拿出一头大蒜来。

他一屁股坐了回来。

一边剥蒜一边说:“老王一说院长我想起来了,院长是西安人,跟我们上课的时候说过,吃面一定要吃蒜。”

他剥好了两瓣蒜,递给尹昉:“喏,给你的。”

尹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蒜,笑了一下,刚要伸手。

王教授眼疾手快,连忙夺了过来。

黄景瑜说:“老王你干嘛?你要吃我一会儿给你剥!”

王教授有些无语,只好说:“你尹老师对蒜过敏,不吃蒜,我替他吃。”

黄景瑜不信:“真的假的啊?哪有人蒜过敏的,那不就吃不了烤茄子了嘛。”

王教授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脚:“赶紧吃你的饭,哪儿那么多废话!”


到四个人吃完了饭。

尹昉和小李继续在客厅聊天。

王教授继续在阳台打电话。

黄景瑜继续在厨房干活。

他正洗着碗,就听王教授在外面说:“尹昉,小李,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你们俩先聊着。”

小李姑娘说:“王教授你要走啊?”

她也跟着站起来:“那我也不打扰尹老师了,也走吧。”

王教授说:“别别,你们再聊一会,这才八点半。”

他对尹昉说:“你一会送一下小李啊,大冬天一个姑娘家走夜路不安全。”

尹昉笑他:“那还用你说?”

王教授探头进厨房:“老黄,走啊。”

黄景瑜一怔:“啊?我也走啊?”

王教授说:“要不然呢?都这么晚了,你不怕宿舍关门啊?”

黄景瑜说:“我不走,我们宿舍11点才关门呢。”

王教授说:“别玩了,赶紧回去学习,要考试了。”

黄景瑜说:“我来这儿就是来学习的。”

王教授说:“你怎么回事儿啊?叫你走就赶紧走!”

黄景瑜说:“我不走。”

王教授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快点!”

黄景瑜犹犹豫豫:“那我总得把碗洗完吧?”

王教授说:“尹昉他离了你就生活不能自理了啊?”

他说:“赶紧穿衣服跟我走。”


黄景瑜穿了外套跟王教授走到门口。

尹昉起身说:“我送送你俩吧。”

黄景瑜张嘴就要说话。

王教授忙说:“送什么啊,都是一家人。”

他说:“你赶紧招呼小李吧,我俩先走了啊。”

他说着,一拉门,把黄景瑜往门外一塞,自己也跟了出来。

黄景瑜回头还想说话。

就见王教授砰地一声关了门。

他站在门口没动。

王教授伸手按了电梯:“走吧。”

黄景瑜还是没动。

王教授催他:“电梯来了啊,快点。”


王教授带着黄景瑜下到车库。

王教授说:“你去哪儿啊?我送你。”

黄景瑜说:“不用了,我回学校,自己走过去就行。”

王教授说:“行,那我走了。”

他坐在车上说:“这几天别玩了,抓紧时间复习啊。”

黄景瑜说:“哦。”

王教授开着车绝尘而去。

黄景瑜目送着他走了。

在车库转了一圈,找到了尹昉的车。

他找了个路墩坐下。

从口袋摸出块口香糖嚼了起来。

王教授走了没一会儿。

电梯门叮一下开了。

尹昉和小李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黄景瑜嘴边的泡泡啪一下炸了。

他连忙躲到台路虎后面。

尹昉和小李上了车,没过一会,也开车转出了车库。

黄景瑜从路虎后冒出了头。

眼看着尹昉的车走了。

他低头踢了踢鞋。

晃晃悠悠地走到尹昉地车位旁,掏出手机玩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

尹昉的车回来了。

车灯一打,黄景瑜下意识地抬手遮了遮眼。

尹昉被吓了一跳。

他落下车窗,探头出来:“景瑜,你怎么在这儿?”

他说:“你没回去啊?”

黄景瑜说:“哦。”

他说:“我怕你回来太晚没车位了,给你占着车位。”

尹昉吭哧一下笑了:“我们小区车位都是固定的,没人抢。”

黄景瑜没吭声。

尹昉说:“那你让让,我把车停一下。”

黄景瑜让开了。

尹昉把车停好了。

从车上下来。

尹昉说:“到底怎么了啊?”

黄景瑜踢着脚下的空气:“我忘拿羽绒服了。”

尹昉一听,笑了一下:“对哦,那你跟我上去拿吧。”

他说着,转身就走。

走到电梯边,见黄景瑜没有跟上了。

他催黄景瑜:“景瑜,怎么了?”

黄景瑜快步跟了上来:“没,没什么。”


他俩进了电梯。

尹昉按了楼层。

电梯一路上行。

尹昉心情不错,一路小声哼着歌。

黄景瑜静了一会,忽然开口:“尹昉啊。”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你跟今晚那个姐姐,处的挺好的啊。”

尹昉说:“嗯,小李和我挺聊的来的。”

黄景瑜说:“那你喜欢人家吗?”

尹昉说:“挺喜欢的呀。”

黄景瑜不吭声了。

电梯到了尹昉家那一层。

门开了,尹昉走了出去,掏出钥匙开门,一回头,看到黄景瑜还站在电梯里。

尹昉问:“景瑜,怎么了?”

黄景瑜说:“没什么。”

尹昉好奇:“你怎么了,怎么怪怪的?”

黄景瑜看了他一眼,忽然长出口气。

他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烦躁地在电梯里转了一圈。

他说:“尹昉,你怎么能喜欢那个姐姐呢?”

尹昉一怔:“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人家啊?”

黄景瑜说:“你明明就是。”

尹昉说:“我明明就是?”

黄景瑜说:“你不是……的嘛?”

尹昉没听清:“我怎么了?”

黄景瑜啊了一声,有些气馁:“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尹昉好笑:“那你慢慢说。”

黄景瑜静了一会,组织语言道:“尹昉。”

尹昉说:“嗯。”

黄景瑜说:“你不能喜欢人家姑娘。”

尹昉说:“为什么啊?”

黄景瑜说:“因为你是。”

他说着,伸出食指,杵到尹昉面前,用力弯了下指节。

黄景瑜说:“这样的啊。”

尹昉愣了一下。

半天,他挑了挑眉毛:“……啊?”




评论(130)
热度(1015)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