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12

黄景瑜早上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

从客房出来,正巧遇到尹昉拎着袋东西从外面回来。

他俩一打照面,尹昉一边脱外套一边说:“起来了啊。”

黄景瑜闭着眼睛去放水,点点头:“唔。”

他放水放到一半,醒过来了点。

尹昉换了衣服出来,就听黄景瑜喊他:“尹昉。”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说:“你还烧不烧了?”

尹昉说:“不烧了。”

黄景瑜摇摇晃晃从洗手间出来:“真的假的?”

他说着就要上手:“我摸摸。”

尹昉一仰脑袋躲了一下:“你洗手了吗?”

黄景瑜一怔:“我忘了。”

尹昉踹他的屁股:“赶紧洗手。”

黄景瑜打着哈欠又去洗手。

再出来的时候尹昉正在桌上摆早饭。

黄景瑜举着湿淋淋的爪子往他脑门上糊。

尹昉又缩了一下:“擦干了!”

黄景瑜满不在乎的在自己衣摆上擦了擦手。

一手按在尹昉脑门上,一手按在自己额头。

他俩静了一会。

尹昉问:“怎么样?”

黄景瑜说:“真退烧了。”

尹昉把筷子递给他:“那就吃早饭吧。”

黄景瑜说:“哦。”

他俩面对面坐客厅吃早饭。

大黄盘在沙发上晒太阳。

尹昉饭吃了一半,忽然说:“景瑜啊。”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昨天谢谢你啊。”

他喝着粥:“要不是你,我没可能这么快退烧的。”

黄景瑜捧着粥碗,嘴巴里嚼着小咸菜:“尹昉。”

尹昉说:“啊?”

黄景瑜说:“你谢人就嘴上说说啊?”

尹昉闻言一怔。

他眨了眨眼睛:“那……要不然呢?”

黄景瑜把饭碗放下,靠在椅背上,捏着两个筷子晃悠:“大家都是学经济的嘛,落地一点,实际一点呗。”

尹昉看着他,有点明白了:“那你要怎么落地,怎么实际啊?”

黄景瑜见他松口,连忙拽着凳子往他跟前凑了凑:“就是这不是元旦一过就要考数理经济学了嘛,你也知道那门课挺难的,然后我们……”

尹昉打断他:“你想我给你开小灶辅导一下啊?”

黄景瑜眨了眨眼睛:“可以这么理解吧。”

尹昉没吭声。

黄景瑜说:“行不行啊?”

尹昉把筷子一搁:“我怎么发现,你现在有点得寸进尺了呢?”

黄景瑜闻言一怔:“得寸进尺?谁?我啊?”

尹昉盯着他:“你不是怕我吗?现在还敢跟我讨价还价啊。”

黄景瑜捏着筷子在粥碗里打圈圈:“我之前有段时间,是挺怕你的。”

尹昉说:“怕我什么?”

黄景瑜说:“就是一开始咱俩刚认识的时候,我以为你比我小嘛,还稀里糊涂跟你说了堆有的没的。”

尹昉说:“哦。”

黄景瑜说:“后来你忽然又变成了老师,还是博导,教授,他们说你以后肯定还是院长什么的,底下还有人说你是数学之神。”

他说:“就觉得你特别厉害,特别牛逼呗。”

尹昉说:“所以你就怕我啊?”

黄景瑜说:“我就觉得,咱俩不是一个水平的,你肯定看不上我呗。”

尹昉问:“我什么水平,你什么水平?”

黄景瑜说:“你是神仙呗,我就一肉体凡胎。”

尹昉吭哧一下笑了。

他说:“我不当神仙,神仙没肉吃,也没自来水用。”

黄景瑜也跟着嘿嘿笑了两声。

他说:“就是最近嘛,我发现你这样的神仙,也有下凡的时候。”

尹昉说:“怎么说?”

黄景瑜说:“就……你也会生气,会着急,会不开心,会骂脏话爆粗口,也会生病,会可怜兮兮的,就忽然特别接地气儿。”

尹昉皱着眉:“黄景瑜,你是不是傻,人吃五谷杂粮生百病,我是人,我肯定会生病的。”

黄景瑜来了劲儿:“哎,你知道老王住院那天,你穿着睡衣出来,就没发现哪儿不对劲儿吗?”

尹昉歪着头想了想:“哪儿不对劲儿啊?”

黄景瑜说:“你那个睡衣扣子,衣领那块,第二个扣子在第一个扣眼里系着,领子是歪的,下面全系叉劈了,衣摆一边长一边短。”

尹昉皱了皱眉:“有吗?”

黄景瑜特别笃定:“有。”

他说:“你一出来我就发现了,就一直没好意思跟你说。”

他嘿嘿笑了一声:“我就想起来,我一着急,也总把扣子系叉劈,就觉得,哦,原来你跟我一样啊。”

尹昉好笑:“我现在觉得你真的适合给我师兄当学生。”

黄景瑜问:“怎么说啊?”

尹昉说:“神神叨叨的。”

黄景瑜嘿嘿笑了一声:“哎,那你给我辅导的事,成不成啊?”

尹昉喝着粥不接话。

黄景瑜在桌子地上轻轻踢了踢他的腿:“行不行啊?”

尹昉说:“一会儿吃完饭你洗碗啊?”

黄景瑜一怔,转瞬明白过来。

他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好说。”


他俩吃完早饭。

黄景瑜一马当先,忙前忙后地收拾了桌子,开了水在厨房刷碗。

尹昉去书房翻出本教材,进到厨房说:“这本书,你一会儿看看,哪道题不会圈出来,我给你详细讲讲。”

黄景瑜满手的泡沫,愣了一下:“啊?”

尹昉说:“干嘛?”

黄景瑜说:“尹昉,你跟我开玩笑呢?”

尹昉靠着门站着:“开什么玩笑?”

黄景瑜说:“人家老师给考前辅导,都是给圈几个必考题型什么的,最次也给圈重点的。”

他说:“你就让我自己看啊?”

尹昉耸耸肩:“人家老师是人家老师,我是我。”

黄景瑜急了:“不是啊尹昉,你这样会让我特别没有那种走后门的成就感的。”

尹昉一下子乐了:“现在是你的专业课老师现场给你答疑解惑,这还不够有成就感?”

他说:“再说了,我给你一个人圈了重点,不是对别的同学不公平嘛。”

黄景瑜说:“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给我一个人圈了重点,然后我们班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呢?”

尹昉眯着眼:“感情你们班是派你来刺探军情的啊?”

黄景瑜说:“行不行啊?”

尹昉说:“不行。”

他抱着怀:“你们班人全都知道了,那不是对往届的学生来说就不公平了吗?”

黄景瑜跟他撒娇:“尹昉。”

尹昉说:“别想了啊,老老实实复习吧。”

他说着,转身就走。

黄景瑜在后面抻着脖子喊他:“尹昉——”

尹昉说:“一会泡壶茶带出来啊。”

黄景瑜拖长了嗓子:“尹——昉——”

尹昉踢踢踏踏地去给大黄铲屎。

黄景瑜叫上瘾了:“昉——啊——”

尹昉说:“再怪叫平时上课的20分也没有了啊。”

黄景瑜这回老实闭嘴了。


他洗完了碗,拎着那本教材进了书房。

尹昉正戴着眼镜写东西。

见他进来了,指了指窗口一张小桌子。

示意那是属于黄景瑜的。

黄景瑜步履沉重地挪到窗口。

自言自语地小声嘟囔:“都是做好人好事,人家做好人好事,都是表彰酬谢什么的,我做好人好事,做出一个高三加强版自习。”

尹昉在他背后说:“认真点,别玩手机啊。”

黄景瑜被吓了一跳:“知道了知道了。”

他摊开草稿纸小声说:“比我高中时班主任都吓人。”

尹昉看着他旋开笔盖,笑着摇了摇头。

谁知道没过几分钟。

黄景瑜一推桌子,站起来就往出走。

尹昉问:“干嘛去?”

黄景瑜说:“上厕所。”

尹昉没吭声。

黄景瑜在厕所磨磨蹭蹭了一阵。

又回来看了几分钟书。

他扭头问尹昉:“哎你那杯茶是不是凉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一杯。”

尹昉看了眼自己的杯子:“好。”

黄景瑜欢天喜地地起来去厨房倒水。

他拎着茶壶又进了书房。

尹昉敲着键盘,没有理他。

黄景瑜翻了几页书,又说:“尹昉,你饿不饿啊?”

尹昉说:“我不饿。”

黄景瑜说:“哦。”

他说:“我饿了。”

尹昉说:“才刚吃过早饭没1小时呢。”

黄景瑜动了动脖子:“可能因为我还在长身体,消化比较快吧。”

他掏出手机:“我给咱俩叫个外卖吧?”

尹昉面无表情:“不准吃。”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

尹昉说:“吃了你又该说吃太饱犯食困了,不准叫。”

黄景瑜趴在椅背上:“可是我真的饿——”

尹昉说:“你就是不想看书呗?”

黄景瑜十分坦诚:“嗯!”

尹昉说:“那你想干嘛?”

黄景瑜说:“我想出去玩,想去打球,想看电影。”

尹昉看了他一眼:“行啊,那你去呗。”

这回轮黄景瑜愣了一下:“真的假的?”

他有点不敢相信:“你都不管我啊?不骂我啊?不说我不好好学习,挂科了怎么办什么的啊?”

尹昉看着他,吭哧一下乐了:“你都是研究生了,我也不是你高中班主任。”

他噼里啪啦敲着键盘:“况且我觉得吧,做学术这种事情,也是看缘分的,强求不来。”

他说:“你要是真不喜欢,就不要勉强了吧。”

他说着话,也没看黄景瑜:“世界这么大,可干的事情多了去了,没必要非要这样逼自己。”

他说完了。

半天不见黄景瑜说话。

尹昉回过头,看到黄景瑜正盯着自己发呆。

他皱了皱眉:“你想什么呢?”

黄景瑜猛一回神:“没,没什么。”

尹昉说:“你什么时候走啊?”

黄景瑜把下巴搁在椅背上:“……我不走了。”

他说:“我要学习。”

尹昉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哦。”


黄景瑜的多动症这回像是遇到特效药了。

老老实实坐了一早上,也没挪地方。

到了中午,尹昉拉着椅子过来给他讲题。

绝口不提吃午饭的事儿。

黄景瑜也没好意思说。

他晕晕乎乎写了一天数学。

眼看着太阳西沉。

黄景瑜受不了了:“尹昉啊?”

尹昉正给他演示推算过程:“啊?”

黄景瑜问:“你饿不饿啊?”

尹昉说:“不饿啊。”

黄景瑜说:“真的假的?天都快黑了,咱俩就吃了个早饭,你居然不饿?”

尹昉有点懵。

黄景瑜托着腮看他,有些好笑:“尹昉,你读书读的不知道饿了啊?”

他挤兑尹昉:“真读傻了啊?还是你们神仙其实都不吃饭的?”


黄景瑜和尹昉挤在厨房里做饭。

尹昉炒卤子。

黄景瑜下面。

水开了,黄景瑜把一把挂面丢进锅里。

尹昉说:“景瑜,切把葱来。”

黄景瑜说:“哦。”

他洗了把小葱,按在案板上哐当哐当地切了起来。

尹昉看他一眼:“不错嘛,挺专业的。”

黄景瑜说:“这算什么?我还会颠勺呢。”

他切好了葱,凑过来握住锅把:“我给你表演一下啊。”

尹昉说:“别……”

黄景瑜一手拿铲一手颠锅,锅里的肉丁青椒西红柿在空中翻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得意洋洋:“怎么样?”

尹昉说:“挺不错的。”

黄景瑜尾巴翘上天,愈发来劲儿了:“那我再来一个啊!”

尹昉连忙说:“不要了不要了,面开了!要溢锅了!”


面煮好了。

尹昉给碗里浇卤子。

黄景瑜蹲冰箱前:“尹昉,我想吃这个提子。”

尹昉也没回头:“想吃你就洗点呗。”

黄景瑜说:“哦。”

他拎出把提子,凑到水龙头下洗了起来。

尹昉端着两个面碗出去,又盛了两碗面汤。

大黄蹲在凳子上,好奇地朝桌子上看,跃跃欲试地想要跳上来。

尹昉一边摆筷子,一边挡着它不让它上桌。

一人一猫正对峙着。

就听外面有人在砸门。

他踩着拖鞋过来开门。

门一拉,王教授一个健步冲进来,把一瓶红酒塞到尹昉手里:“suprise!!”


黄景瑜提子洗到一半。

听到外面响动。

他探头出去,和王教授打了个照面。

黄景瑜愣了一下:“老王,你怎么来了?”

王教授一见他,也没反应过来:“老黄,你怎么在这儿?”

尹昉说:“马上要考试了,我给他辅导辅导。”

他说着,看着跟王教授一起进来的姑娘:“这位是?”

王教授说:“这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小李,咱院的博士后。”

他揽着尹昉的肩膀,对人姑娘说:“小李啊,这就是尹教授。”

姑娘伸出手,跟尹昉握了下手:“尹教授,久仰大名啊。”

黄景瑜嘴里嚼着提子晃了过来。

小李看到了他:“这位是?”

黄景瑜有样学样地伸手过来跟她握手:“我是咱们院研究生,尹昉和老王的学生。”

他说完了,空气里静了几秒。

尹昉看他一眼:“名字!”

黄景瑜说:“哦,哦。”

他有点结巴:“我叫黄,黄景瑜。”

他们四个人寒暄一阵。

王教授大手一挥:“别堵门口了!进去说吧!”

他说着,伸手把尹昉和小李往前面推:“你们俩聊聊,聊聊呗。”

黄景瑜站在一边看了半天,不动声色地捅了捅王教授:“老王,干嘛呢?”

王教授看了眼尹昉和小李。

压低了声音:“什么干嘛呢?相亲呢!看不出来啊?”

黄景瑜吓了一跳:“什么相亲?上次尹昉不是没同意嘛?”

王教授说:“这事问他十次他有十次都不会同意的,他不同意我就真不安排了?他也是30的人了,还真不打算找个人过日子了?”

黄景瑜说:“那尹昉他……”

王教授打断他:“那什么那?”

他说:“你书看的怎么样?考试怎么样?下学期开题心里有谱了嘛?”

黄景瑜说:“我……”

王教授又打断他:“我什么我?”

他说:“你就只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让我和尹昉少操点心就行。

他看了眼黄景瑜:“其他大人的事儿你们小孩儿少管啊我跟你说!”

评论(90)
热度(1042)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