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超时空相遇

姑娘 我早上睡醒打算删昨晚的lo
but手滑点进你首页
不小心看到这句
您昨晚的态度我虽然觉得微妙的不爽,但也觉得该翻篇了
但是您今天这几句话真的很让我震惊了

断片儿了的Na哥哥:

随缘吧,如果平行空间交错也算撞梗的话


混这圈就没意思了


这篇给之前看过的小天使看
——————————


不知不觉,他们就从月季花盛开的日子,相处到了夹竹桃盛开的日子。


天气也越来越热,雨季也快要到了。


黄景瑜会跟朋友去人广附近喝野酒,带着个小尾巴。


小尾巴可以自己在南京路上走到外滩,再从外滩走回来。结果溜达回来,黄景瑜还在喝酒。


夜上海夜上海,你真是个不夜城。


等到黄景瑜聊完天喝尽兴了,小尾巴不知道跑哪去了。


他给小尾巴打电话,听到了响亮的汽笛声。


外滩的景观灯都关闭了,可还是有游客走在黄浦江边。大钟每隔15分钟就会响一遍东方红,提醒着小尾巴该回去了。


东方明珠的灯光在闪烁了几下后也暗淡下来。


黄景瑜终于找到坐在椅子上的尹昉。


“怎么了?”


“想家了。”


黄景瑜搂着他,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在这里,一个朋友都没有。”


“菜场卖菜的阿姨都可喜欢你了,见着我就夸你。”


“那只能说明我讨长辈喜欢。跟有没有朋友没关系……”


“你还有我啊。”


“你有你的朋友,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


“他们也可喜欢你了,一直问我你去哪了。”


“我未成年,不能喝酒。”


“好好好,小哥哥,我们回家吧。”


尹昉转过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累了,你背我吧。”


“好好好。”黄景瑜背过身去,等着尹昉自己趴上来。


尹昉趴在他的背上,想着,万一自己回不了自己那个时空,这里就真的是他的家了。


“你说,在我的那个时空里,我的朋友同学还有家人,都找不到我了怎么办?会不会,我就没有未来了?”


“说不准这就是你的未来啊。”黄景瑜说。


尹昉的脸靠在他的背上,不说话了。


走在上海的街头,黄景瑜也在想,那我的未来又在哪?


今天有三个面试要去,他早早的就出门了,尹昉做了三明治,给他装在塑料袋里让他路上吃。


晚上还要去道馆练习,他问尹昉去不去,尹昉摇头说在家做题。


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地铁上,熙熙攘攘川流不息。


面试也只是试拍,再等通知。他在地铁上看着QQ群里发布的招工,默默记下来。


模特的工作很光鲜也很肮脏,就像是女老板要盯着他换衣服一样,也会有人花钱请他们去陪酒。


一到晚上大把大把的钞票往他们的裤腰里塞,再苦再累也要笑着喝酒。


发泄的途径就在道馆里,黄景瑜将对方锁死在垫子上,直到教练过来喊停。


原先只作为发泄的途径,最后反而爱上这门运动了。所以黄景瑜想,自己可能在另一个空间里,是个柔术运动员吧。


教练说他最近太瘦了,比赛报名都不知道报哪个级别的。


他说:“我这最近伙食好的,还长肉了呢。我朋友告诉我再胖就不上镜了!”


教练问:“那你现在多少?”


黄景瑜去称了称,说:“83。”


“你考虑是报85级别的,还是80级别的。”


“80吧。不就3公斤,好减好减。”


发泄完一身轻松,回到家洗完澡,黄景瑜就跟死狗一样躺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一手压在尹昉胸口上,压的他做噩梦,惊醒过来。最后发现是黄景瑜回来了,就又安心躺下睡了。


黄景瑜告诉他自己要减肥,一个星期内体重要到80公斤。炒菜都不用油了,晚饭也不吃了。他瘦了,尹昉也跟着瘦了。


虽然说尹昉不爱跳舞了,可也害怕自己回去后基本功落下,每天也有偷偷训练。压压腿,一字马,一边看书一边就做了。


偶尔黄景瑜要求,也会来上一曲古典乐跳上一段。黄景瑜不懂芭蕾,可看着他抬头挺胸伸展着手臂,像只骄傲的小天鹅,就会咧着嘴笑。


黄景瑜再背着他往家走的时候,就发觉这人变轻了。他问:“你怎么也瘦了?”


“总不能我吃着你看着,太残忍了。”


弄堂里的小猫看到了尹昉,都喵喵的靠了过来。


“都认识你了?”黄景瑜看着脚边的小猫,歪着头蹭着他的裤腿,用尾巴勾着他。


“没事我就在外边跟他们玩。”尹昉从黄景瑜的背上下来,蹲在地上逗着猫猫。


“我给你办个户籍,上学去吧。”黄景瑜说。


“我没有身份证。”


是啊,没有身份证他连暂住证都办不下来。


“我去托人,看能不能给你办个假的?”


“那不就是犯法了?不可以。”


“那怎么办,跟我回老家,让我爸妈领养你?”


“出生年月日怎么写?我是你哥还是你弟?”


“你这小孩儿………走了,回家去。”黄景瑜拉着他的胳膊往家走,后边的小猫不舍的叫着。


认识黄景瑜这么久,尹昉一直觉得他是个坚强的人。他也不过才20岁,有着年轻人有的一切想法。渴望成功,渴望在异乡站住脚。


他有两个衣柜,一个衣柜的衣服是挂着的一个衣柜的衣服是叠着的。他告诉尹昉,叠着的衣服可以洗,挂着的衣服不可以洗。


尹昉不明白。


直到看到衣服里放着的发票,结款是一两千的时候,尹昉惊呆了。


他那个时代,工资也才三四百块。


后来他看着黄景瑜穿着这些衣服出门时,想这可能是他生活在钢筋森林里的盔甲,可以保护他吧。


可那天晚上,黄景瑜喝多了回来,包里装着很多钱,一进门就开始哭。


哭的伤心欲绝。


尹昉跪在床上,黄景瑜搂着他的腰,把眼泪都落在他的腿上。尹昉就一直顺着他的后脑勺,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无声的安慰。


直到他哭累了,睡了过去。尹昉才伸展一下已经压到没知觉的腿,用毛巾帮他擦了脸,盖上毯子,蜷缩在他身边睡下。


第二天一早,黄景瑜头痛欲裂。


他支起身子来,看到尹昉坐在厕所里洗衣服。


拧完一抖,黄景瑜看到是他平常在家穿的裤子。


黄景瑜想说话,可嗓子疼,脑袋胀,想不起来自己干啥了。


尹昉听到身后的声音,回过头,看到黄景瑜捂着脑袋躺在床上。他擦了擦手,倒了一杯水来到床边,递给他。


黄景瑜喝了水,嗓子可算好受多了。他看着尹昉问:“我怎么回来的?”


“就那么回来的。”尹昉说。


他看着尹昉只穿着小裤衩,蹲在床边,问:“那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尹昉想了想,没说,觉得说了黄景瑜肯定也不会信。哭的跟个孩子似的,他肯定不会承认的。


尹昉摇了摇头。


黄景瑜晴天霹雳。想想自己是不是犯错误了?不过一想,喝醉了啥都干不了,肯定也就是又哭又闹来着。以前朋友告诉过他,说他自己抱着树在哭,好不容易哭累了才把他架走。


黄景瑜想想还是不问了,尹昉也觉得自己那样丢人,想保护他那点尊严。


这小孩儿真是贴心。


想着,黄景瑜就伸手搂着他,让他趴在自己的胸口上,说:“你真好,真想跟你就这么永远在一起。”


“那你说,我要一直呆在这,我是多大呢?”


“十四啊,你还想多大。”


“那不是比你小了。”


“你叫我哥哥挺好的。”黄景瑜呼噜着他的头发。“头发长了,带你去剪剪吧。”


可黄景瑜头疼,呆了半天没动,等到晚上才觉得好受多了。


尹昉做了饭,等他来吃。


“我带你上东方明珠塔吧。来一趟上海,不去看看都不算来过上海。”黄景瑜说。


“哪个是东方明珠塔?”


“就是外滩的那个三个球球串一串的。”


“哦哦哦。”


他们到了陆家嘴,尹昉出地铁站就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整懵了。


他那会儿还没去过北京CBD、国贸,单纯的以为北京只有四合院跟胡同。


“哇啊啊啊!”


黄景瑜揽着他的肩膀,说:“行了,别整的像乡下来的。”


东方明珠塔上的夜景还是很让人震撼的。尹昉拿着黄景瑜的手机,拍个不停。还让黄景瑜站在窗边,要给他拍。可是黄景瑜恐高,他是拒绝的。


350米的空中走廊尹昉也特别喜欢。他跑在钢化玻璃做的走廊上,看着下边的夜景,完全不会怕。有时候躺在上边,有时候坐在上边,问黄景瑜:“我是不是特别像漂浮。”


黄景瑜贴在墙边,不敢低头。


有工作人员专门负责拍照,尹昉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黄景瑜想,来都来了,就拍一张吧。


可让他走到钢化玻璃上,他又腿肚子抽筋。


“你闭着眼,我拉着你过来。”


工作人员笑着说:“你还没你弟弟勇敢啊。”


黄景瑜心一横,来都来了!他闭着眼伸出手,就感觉到尹昉柔嫩的手拉住了他的手,慢慢引导他向前走。


“慢一点,慢一点。好了,慢慢坐下……”


黄景瑜摸索着地面坐了下来,一直仰着头。


工作人员举起相机,说:“准备好!3,2,1!”


拿着照片,黄景瑜觉得自己牛逼大发了,自己敢上玻璃栈道了。


他们还坐了塔里的过山车,也被拍了照片。那是尹昉第一次坐过山车,又刺激又好玩。眼睛睁的老大,而一旁的黄景瑜却紧鼻夹眼的,丑的要命。


在尹昉的央求下,黄景瑜百般不乐意也买下了照片。


尹昉玩的很开心,一路上拿着照片看。


黄景瑜说:“那大概是哥最丑的照片了。”


“好看,特别真实的你。”尹昉笑着,小兔牙清晰可见。


看着他开心,黄景瑜也就跟着开心了。


“下次我们去欢乐谷玩吧。”


“欢乐谷?”


“北京好像也有啊!”


“没有……是干什么的?”


“哦你那会儿应该还没建成。就是游乐园,很大很大的游乐园。”


“比北京游乐园还大吗?”


黄景瑜并不知道北京游乐园有多大。


“肯定吧。”


“好好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尹昉满眼放光。


黄景瑜摸了摸下巴说:“等我比赛能进决赛了,我就带你去。”


“就是你说的柔术比赛吗?我去给你加油!”


“嗯。”黄景瑜笑着揉揉他的头发。


雨季开始了,空气潮湿又闷热,洗的衣服挂在厕所里几天也不干。尹昉觉得自己都快长毛了。


上海的雨很奇怪。要不固定某一天下,要不固定某一个点下,要不就不固定的飘着下。


尹昉踏着水洼,走到地铁站外等黄景瑜,然后两人再一前一后的回家。


有时候黄景瑜告诉他道馆的位置,尹昉去地铁站等他,跟他一起去练习。


比赛定在6月上旬,黄景瑜希望别在学生放假的时候去欢乐谷,不然排队都是个麻烦。


尹昉以为柔术跟跳舞似的,靠柔软度。


结果发现,竟然是一种格斗技,躺着打架。


尹昉托着腮,看的很仔细。


黄景瑜看他那副样子,笑着问,要不要试试?


尹昉跃跃欲试。


他去换了道服,上了垫子,抬头看着黄景瑜。


黄景瑜给他演示了几个地面防守逃脱的要领,还有柔术里的几个杀伤性不大的锁杀,然后让他试试。


尹昉学的有模有样,腿缠上去还挺有力量,身子软的像是蛇,次次都成功的把黄景瑜放躺在垫子上。


他学的太快,竟然激起了黄景瑜的好胜心。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松手。尹昉刚松手,黄景瑜直接反手锁住了尹昉,把他箍在怀里,笑着说:“你小子学的真快啊,回来跟我一起练练呗。”


尹昉挣扎着,可挣扎不出来,说:“还是跳舞来的好,跳舞和平一些。”


黄景瑜松了手,揉着他的头发说:“学几招,以后就没人欺负你了。”


“我这也没有认识的人,能欺负我的只有你了。”


黄景瑜说:“我可不舍得欺负你。”


外面突然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又要下雨了。

评论(10)
热度(54)
  1. 墙纸断片儿了的Na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姑娘 我早上睡醒打算删昨晚的lobut手滑点进你首页不小心看到这句您昨晚的态度我虽然觉得微妙的不爽,...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