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时针与分针 8

礼拜一早上黄景瑜躺在床上装死。

走廊上有人喊他:“老黄!走!上课去咯!”

黄景瑜嘴上应着:“来了来了。”

结果还是躺着没动。

到第一节课上了一半了。

隔壁寝室的兄弟给他发微信:“你咋没来上课呢?”

黄景瑜说:“我闹肚子,不去了。”

他想了想又说:“要是点名帮我喊个到啊。”

结果刚回完。

尹昉的微信又来了:“你咋没来上课呢?”

黄景瑜瞪着手机。

尹昉又说:“那我下节课点名了。”

黄景瑜瘫了一会,认命一样地爬起来,套上帽衫就往教室跑。

等他到了教室。

第二节课刚刚上了五分钟。

他从后门偷摸着进去,还坐在以前的老位子上。

前排的男生回头问他:“你不是拉肚子不来了吗?”

黄景瑜一头乱毛,脸色不好:“好了。”

男生一愣:“这么快?吃什么药这么管用?”

黄景瑜不吭声了。


结果到放学了,尹昉也没有点名。


下课铃声一响,尹昉还没来得及说话。

就见黄景瑜风驰电掣地收拾了东西窜出去了。

教室里的众人愣了一下。

然后哄堂大笑起来。

尹昉也跟着笑,笑完了小声说:“这么急啊。”

一个男生接话:“老师,他闹肚子,着急上厕所呢。”

结果大家又笑了起来。


黄景瑜早上逃课赖床,没顾得上吃早饭。

这会儿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去食堂打了三个菜又买了份猪肉芹菜水饺。

他端着餐盘在食堂里找位子。

一抬头就看到尹昉迎面过来了。

手边一对情侣正挤在一块吃午饭。

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

黄景瑜连忙端着餐盘坐到人姑娘对面。

为了逼真还笑嘻嘻跟人家打招呼:“今天饺子不错,芹菜猪肉馅的,不过我觉得还是酸菜馅的好吃……”

他说着话,尹昉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

黄景瑜松了口气。

就见对面男生怒目而视:“你谁啊?!干嘛的?!”

黄景瑜忙说:“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端着餐盘弓着背跑了。

没走两步,黄景瑜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尹昉说:“闹肚子别吃太油腻了。”

又带了三个笑脸。

黄景瑜吓得一个哆嗦。

他给王教授发微信:“老王。”

王教授说:“什么事?”

黄景瑜说:“你上次给我算的那一卦,就是说有人想泡我那个。”

王教授说:“怎么了?”

黄景瑜说:“要是我不想被泡,有什么办法能解卦吗?”

王教授说:“呵。”

黄景瑜说:“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王教授说:“天命不可违,你还是认命吧。”


十一小长假和中秋赶到一块了。

家在本市的同学早早就回家了。

离家远的中秋这天也约了老乡会和姑娘出去吃饭了。

黄景瑜被王教授一卦打的萎靡不振。

对女的男的都提不起兴趣。

吃了两个学校发的月饼,跟家里视频聊了一会,一个人缩在宿舍里打游戏。

打了几盘又觉得没意思。

打开移动硬盘挑了个爱情动作片出来看。

他这个年纪,血气方刚,恋爱可以不谈,但是sex生活是必须要有的。

黄景瑜被哥们儿们戏称直男片库。

移动硬盘里的女主一水的蜂腰翘臀上围傲人。

他带着耳机看了一会。

小兄弟刚刚有些抬头。

黄景瑜一手拉裤子拉链一手去拽桌子上的抽纸。

正想着自娱自乐的撸一发。

王教授一个电话飙过来,差点给他吓萎了。

黄景瑜靠了一声,接过电话,口气极差:“干嘛?”

王教授说:“老黄,干嘛呢?”

黄景瑜一噎,支支吾吾:“没干嘛,看文献呢。”

王教授明显是不信他的:“这大过节的,看什么文献,还是你对你的学术生涯还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黄景瑜恼羞成怒:“有事说事啊!没事我挂了!”

王教授说:“别看文献了!出来吃饭啊!”

黄景瑜说:“吃什么在哪儿吃啊?”

王教授不耐烦了:“你哪儿那么多话啊?赶紧的,我在东门等你啊。”

10分钟后。

黄景瑜跟着王教授坐在尹昉家的饭桌上。

等尹昉开饭。

黄景瑜瞪王教授:“你怎么早不说是来尹老师家吃饭?!”

王教授充耳不闻。

朝着厨房喊:“昉啊,我听说前两天院长准备把他带的一个博士后介绍给你啊?”

尹昉拎着瓶红酒和开瓶器出来,心不在焉地:“嗯。”

王教授问:“那姑娘我见过,挺好的,漂亮,学术做的也不错。”

尹昉说:“嗯,是挺好的。”

王教授说:“那你觉得咋样啊?”

尹昉说:“我觉得我俩不合适,就没答应见面。”

王教授急了:“怎么不合适了?哪里不合适了?”

他说:“你们俩一个搞宏观的,一个搞微观的,天生一对,绝配了。”

黄景瑜缩着脖子默默吃菜,不敢吭声。

尹昉看了他一眼,拍了拍桌子:“菜还没上齐呢,不准吃。”

黄景瑜一撂筷子,立马坐的端端正正。

尹昉一下子乐了,跟王教授说:“我有那么吓人吗?”

王教授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自顾自的劝他:“你是不是嫌人家姑娘是学经济的?”

他说:“学经济的好啊,以后还能帮你整整手稿什么的。”

尹昉进厨房端菜。

王教授跟了进去:“我跟你说,我在经管院待了这么多年,就发现咱们学经济的,家庭结构是最稳当的,出轨率和离婚率是最低的。”

尹昉往锅里撒葱花。

王教授说:“而且我有做数据,发现夫妻双方的学历越高,婚姻生活越平稳,中产以上家庭,有两个孩子的硕士夫妻,婚姻破裂率是最低的。”

尹昉端着汤锅出来喊黄景瑜:“去桌肚里拿个隔热垫。”

黄景瑜乖乖照做。

尹昉把菜摆好,掏出手机:“难得过节,咱仨拍张照吧?”

黄景瑜说:“好。”

王教授说:“就上次,校长给你介绍的文学院那个老师,我早就说过你们不合适,因为从数据上来看,文学院的出轨率和哲学院并列第……”

尹昉举着手机说:“一,二,三,茄子!”

王教授和黄景瑜同时咧嘴。

露出两排白牙。

王教授说:“一,我跟你说,你和这个博后,真的很合适,是有数据支撑的。”

他说:“而且我还给你俩算过八字,互旺夫妻相,子女宫也好。”

尹昉往他碗里夹了饺子菜。

王教授说:“我之前是不是给你算过,说你姻缘三十岁以后才能到。”

他说:“我跟你说,就是这个,你可得千万抓紧了……”

尹昉往他嘴里怼了个鸡腿:“吃饭!”

王教授塞了满嘴肉。

不吭声了。


到吃完了饭。

尹昉进厨房洗碗。

王教授坐阳台上抽烟。

黄景瑜蹲在他旁边直乐。

王教授眯着眼看他:“傻乐什么呢你?”

黄景瑜说:“没什么。”

他抠着从破洞牛仔裤里露出来的膝盖:“就觉得,你都没对象呢,咋还着急给尹老师介绍对象啊。”

王教授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不稀罕找,我要找,还不是得从海大北门排到南门。”

黄景瑜不信:“你就吹吧。”

王教授说:“我,海大道明寺知道不?”

黄景瑜说:“不知道。”

王教授踹他:“你小子跟我抬杠呢?”

黄景瑜哈哈笑了起来。

王教授也跟着他笑。

笑完了,王教授说:“我和你尹老师不一样。”

黄景瑜说:“是不一样。”

王教授眯着眼:“你小子又想什么呢?”

黄景瑜嘿嘿笑了一声。

王教授说:“我嘛,虽然也离家远,逢年过节,想回家了,一张机票就回去了,我家里人想我了,一张机票就来了。”

黄景瑜说:“那可不都是这样的嘛。”

王教授捏着烟:“尹昉十几岁的时候他父母就离婚了,他一直在外面念书,早先他母亲还在,就是母子俩相依为命,可是去年,他母亲也去世了。”

黄景瑜闻言一怔。

王教授说:“去年过年就他一个人在学校过的,三十是在学校食堂吃的饭。”

他说:“咱们学校,每年三十晚上校长会去食堂转一圈,遇到没回家过年的同学,会给发个100块的红包。”

黄景瑜静静地听着。

王教授说:“去年过完年,有一回我和校长一块出去开会,就听他说,他在学校待了快十年了,年年三十都是给学生发红包,去年还是第一次给教职工发红包。”

他看着天上的月亮,声音慢悠悠的:“我就跟尹昉开玩笑,说他都这么大人了,还跟学生一样蹭红包,不害臊。”

他说:“你知道尹昉怎么说?”

黄景瑜问:“怎么说?”

王教授说:“尹昉说,以前他母亲在的时候,每年都会给他压岁钱,他都工作赚钱了,也照给不误,说压岁钱图的是个彩头,保佑他一年健健康康,平安吉祥。”

他说着说着,笑了一下:“他说他母亲从生病到去世,自己都没有什么太真实的感觉。只是到了三十那天,他早上睡醒,忽然反应过来,从今以后再没有人给他压岁钱了,因为他母亲不在了。”

黄景瑜没吭声。

王教授看他一眼:“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喊你来他家吃饭吗?”

黄景瑜说:“为什么?”

王教授说:“因为今天是八月十五,他没有家人可以团聚了,我这个做师兄的没什么能为他做的,就想找人一块陪他吃顿饭,热闹热闹。”



尹昉洗完碗。

头探出来问:“吃西瓜还是吃枇杷啊?”

王教授在阳台上喊:“都行。”

尹昉一怔:“小黄呢?”

王教授说:“哦,他还有作业要写,就回宿舍了。”

尹昉点点头:“哦。”


黄景瑜从教职工小区出来,一路小跑的往宿舍赶。

尹昉发微信问他:“怎么忽然走了?”

黄景瑜站在路灯下回他:“我有个作业没写完。”

这块背靠着一个小山丘,信号不好。

绿框框旁的小圆圈转了半天,才发出去。

过了一会,尹昉说:“小黄,我有那么吓人吗?”

黄景瑜说:“没啊。”

尹昉说:“那你这阵子怎么老躲着我?”

黄景瑜说:“没啊。”

他等了一会,没啊那条消息旁边冒出个红色的感叹号。

黄景瑜捏着手机坐在路沿上。

敲敲打打地写了一堆话。

最后想了想,还是删了。

他咬着指头,发了半天呆。

又噼里啪啦地打出行字:“尹老师,你是个特别好特别优秀的人。”

他写:“可是对不起,我不是gay,我现在也不想搞基。”

他写完了,前前后后检查了七八遍。

又在文后加了三个笑脸表情。

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点了发送。

这一发送手机就成了烫手的山芋。

黄景瑜怕尹昉回复他,也不敢看尹昉怎么回复他。

他着急忙慌地关了机。

一路小跑着回了宿舍。

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

一甩鞋,衣服也不换了,捂着被子跟鸵鸟一样地躲了起来。







评论(124)
热度(1000)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