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顺懂】打回原形

给我风@舒玉 

+++

下午三点。

顾顺蹲在一栋大楼前吸烟。

身后茶餐厅的服务员从里面出来:“顺哥,麻烦你不要在我们店门口吸烟好吗?”

他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店欠了高利贷,被古惑仔追债,很吓人的哎。”

顾顺回头,盯着他看了半天,也不说话,只默默地把烟掐灭,站起身,摆了摆手,转身进了身后大楼。

他没走几步。

兜里的手机震了起来。

罗星扯着嗓子在对面喊:“阿顺啊?你到没到观察点啊?”

顾顺说:“路上堵车,刚到。”

罗星说:“那个观察点是我表弟家,我提前跟他打过招呼了,你一会进门了,就说是我的同事,要征用他们家做观察点,蹲守对面的劫匪。”

他絮絮叨叨:“我表弟是做军装的,什么都懂,大家都是同僚,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他直接讲。”

顾顺拎着电话,心不在焉地说:“哦。”

罗星还说:“一会儿他要是不在家,钥匙就放在门口……”

他话没说完,被顾顺打断:“我进电梯了没信号了,有事见面再说。”

他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伸手按了九楼的按钮。

老旧的电梯一路上行,发出嗡嗡的轰鸣声。

走到七楼的时候,忽然卡了一下,停住了。

顾顺又点上根烟,捏在手上。

他踹了脚电梯门。

就听哗啦一声,电梯又缓缓地往上爬了两层。

顾顺叼着烟,大摇大摆地出了电梯。

正对电梯门的那一套单元门口摆着盆白色的小雏菊。

顾顺围着小雏菊抽了会烟。

把烟蒂在花盆里按灭。

他掀起花盆,掏出藏在底下的钥匙,刚想开门。

哪知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李懂拎着袋垃圾站在玄关。

俩人一打照面。

李懂被吓了一跳:“你干嘛?”

顾顺看了他一眼,从身后掏出警员证:“我是重案组探员顾顺,我们怀疑对面楼上住着上周旺角金店的劫匪,现在要征用你家阳台做观察点。”

他问:“你有没有问题?”

李懂盯着他看了一会,伸手推开顾顺,一言不发地往电梯间走。

顾顺靠着门框:“喂,你干嘛去?”

李懂语气不好:“家里垃圾太多了!丢垃圾!”


李懂再回来的时候,顾顺正趴在阳台上,挑着望远镜朝对面看。

听到身后动静。

顾顺回过头来,靠在阳台上:“喂,你家烟灰缸呢?”

李懂从卧室抱了堆旧衣服出来,塞进一个红白蓝编织袋里,头也不回:“我家没人抽烟,烟灰缸刚丢掉了。”

顾顺掏出张一百块丢在桌上:“去楼下711帮我买个烟灰缸。”

李懂站着没动。

顾顺说:“去呀!”

李懂拿着100块出了门。


顾顺从背包里掏出摄像机架在阳台上。

李懂拎着袋东西从外面回来。

顾顺头也不回的伸出手:“拿来。”

李懂也不吭声,把手伸进袋子里,窸窸窣窣地掏了一阵,往顾顺手里放了个东西。

顾顺一怔,回头去看。

却见手心里端端正正地竖着罐口香糖。

他愣了一下:“你干嘛?”

李懂叼着根雪糕,含含糊糊的说:“711没有烟灰缸卖,买罐口香糖给你,嘴巴里有东西就不会想抽烟了。”

顾顺盯着他的雪糕:“雪糕哪来的?”

李懂说:“你刚给了我100块,买口香糖剩下的钱,我就买雪糕了啊。”

他手里拎着鼓鼓囊囊一大袋零食。

顾顺乐了:“你还真不跟我客气啊?”

李懂说:“你也没跟我客气啊。”


顾顺嚼着口香糖在阳台上调机器。

李懂吃完了雪糕,端着碗便利店买的意面蹲到他身边。

他边吃面边往屏幕上看了一眼。

对面阳台风平浪静,只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佝偻着背在阳台上挂衣服。

李懂问:“这个阿婆是谁啊?”

顾顺说:“是劫匪的妈妈。”

他看了眼李懂:“你别看她慈眉善目,她从前是混江湖的。”

顾顺说:“尖沙咀六指观音你听说过没有?”

他说:“据说她左眼能看阴间事,养了30年小鬼,10年前女星赤身裸体暴毙街头,12年前富豪切断命根跳海自杀,据说都是她养的小鬼在作祟。”

李懂脸色有点变了:“真的假的?”

顾顺说:“你不信啊?”

他把望远镜塞到李懂手里:“不信你自己看,那老太太的左手是不是六根手指。”

李懂放下意面,将信将疑地接过望远镜,趴在阳台上朝对面看过去。

他对了几次焦,角度问题,怎么都看不到老太太的左手。

顾顺问:“看到没?”

李懂说:“没有啊。”

顾顺说:“你再看仔细点。”

李懂说:“哦。”

他抱着望远镜,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对面那套单元里,老太太进进出出。

李懂看的认真。

冷不丁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有人在他耳边小声说:“懂啊。”

李懂猛地一惊,差点扔了手里的望远镜。

他又惊又惧,回头怒视顾顺。

却见顾顺正在吃他刚吃了几口的意面。

他边吃边问:“看到了吗?”

李懂说:“你干嘛吃我的面?!”

顾顺说:“我的钱买的面,我干嘛不吃?”

李懂气结。

顾顺坐到他旁边,边吃边问:“你看到了吗?”

李懂说:“没看到。”

顾顺说:“再看看呗。”

李懂说:“你耍我啊?”

顾顺歪着头笑了一下,刚想说话。

就见李懂起身,踩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往浴室去了。

顾顺吹了声口哨。

李懂啪的一甩门。

这回屋里彻底安静了。


李懂脱了衣服,拧开花洒。

在水流下冲了一会,挤了把洗发乳往头上搓。

他满头泡沫,伸手去够挂在墙上的毛巾。

脑袋一从花洒下挪出来,就听到对面楼上,有女人正在朝这边吹口哨。

李懂拽着毛巾擦了擦眼睛,推开窗户朝对面看去。

临街大厦八楼的一扇窗户开着。

一个穿着背心热裤的女人把两条腿架在窗户上,弓着背往脚上涂指甲油。

她边涂边往这边抛媚眼,时不时地还抛一个飞吻过来。

顾顺正坐在阳台上吃面。

就见李懂穿着个裤衩背心,满身水汽地从浴室里冲出来了。

顾顺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李懂夺过望远镜,朝对面8楼看了过去。

对面的女人像是知道有人在看自己。

交叠着的双腿高高地翘了起来。

白花花的大腿在日光下亮的反光。

李懂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

那女人仿佛看到了他的动作。

把头从窗户里探出来,风情万种地朝他抛了个飞吻。

李懂手一抖,扔了望远镜,气喘吁吁地缩在阳台后。

顾顺吃完了面,回头看到他脸红透了,觉得好笑:“你干嘛?第一次见女人的大腿啊?”

这回李懂连胸脯都红了。

顾顺说:“对面那个是凤姑啦,你在这住这么久,居然都不知道?”

李懂一怔,看了顾顺一眼:“我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我就是好奇,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顾顺交叠着双手垫在脑后。

他歪靠在阳台上,懒洋洋地笑着:“我做情报的哎,当然什么都知道。”

他看着李懂:“就拿你来说吧。”

他说:“李懂,目测体重150磅,身高5尺8寸,目前独居,但是刚跟男朋友分手。”

李懂挑眉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刚分手?”

顾顺说:“鞋架空了一半还没来得及填,显然是有人刚刚搬走。”

李懂说:“那你怎么知道是男朋友?”

顾顺说:“你刚才塞进编织袋里的T恤,一看大小和颜色就知道至少是身高185以上的男人穿的。”

他说:“难道你喜欢泡高妹?而且还是185的男人婆?”

顾顺说:“都21世纪了,我不歧视基佬。”

李懂说:“无聊。”

他站起身,进了卧室。

一会儿,又穿戴整齐的从卧室里出来了。

李懂坐在玄关换鞋。

顾顺问他:“你干嘛去?”

李懂说:“我晚上当值,去开工。”

他说:“我警告你,我不在的时候,不要乱碰我家东西。”

顾顺笑了一下。

就听李懂又说:“也不准在我家吸烟!”

李懂问:“听到了没有?”

顾顺说:“听到了,李sir。”


李懂从电梯间里下来。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

顾顺发简讯问他:你刚从便利店买的啤酒我能喝吗?

李懂把手机揣回去。

刚走几步,顾顺的简讯又来了:晚上回来帮我带一瓶驱蚊水。

李懂出到楼外。

顾顺的简讯追着他:楼下茶餐厅菠萝包买二送一,做宵夜挺不错的。

李懂穿过马路。

顾顺的电话来了。

李懂十分不耐烦了:“你又想干嘛?”

顾顺嚼着口香糖:“不干嘛,就是想提醒你一下。”

他说:“你衬衫后面的衣领没翻好。”

李懂闻言,伸手摸了把后颈。

果然衣领没翻好。

他说:“刚才我出门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我?”

顾顺说:“你出门的时候我没发现,我也是刚刚发现的。”

李懂闻言,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

就见自家阳台上,望远镜的镜片反射着阳光。

顾顺拿着望远镜,一边打电话一边对准了路边的李懂。

他把镜头拉的很近。

近到快要能看清李懂后颈的那颗痣了。

这当口。

却见李懂忽然转身,伸手朝镜头比了个中指。

然后恶狠狠地一扭头,扬长而去了。

握着望远镜的顾顺愣了一下。

片刻后,才后知后觉地笑了出来。



评论(111)
热度(1227)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