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前文戳:http://zzffbboo123.lofter.com/post/1e5ad7c1_12be96e5



+++

黄景瑜白天有两个面试。

中午去一家IT公司面完。

去路边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

搭地铁赶另一场面试的时候。

一个陌生号码打电话过来:“喂,是黄先生吗?”

黄景瑜说:“是我,您是?”

对方说:“我们是快递公司的,您之前约好下午三点送东西过来,我们刚敲门,你家没人啊?”

黄景瑜有点懵:“我?快递公司?”

他手里拿着个没吃完的三明治:“我没找过你们啊。”

对方说:“是啊,是今天早上约的,我这边记录没有错啊。”

他说:“您是出门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方便的话我在这里等您,麻烦您来签收一下。”

黄景瑜脑子一团浆糊。

他晕晕乎乎地挂了电话。

没过一会,尹昉的电话打了过来:“你现在在家吗?”

黄景瑜说:“干嘛?”

尹昉说:“我约了快递公司,今天下午三点送行李过去,你记得帮我收一下。”

黄景瑜说:“我要是不在家呢?”

尹昉说:“你不是今天放假吗?”

黄景瑜说:“那我要是出来玩了呢?”

尹昉说:“哦。”

他说:“那就算了,反正也就是些书和换洗衣服什么的。”

尹昉说:“那明天我可能又得借你衣服穿了。”

黄景瑜挂了电话。

地铁刚刚入站。

门一开,他从车厢里冲出来。

一路狂奔回家。

签收了尹昉的行李,又一箱一箱地给他搬进客卧。

再从家赶到面试的公司。

约的时间早就过了。

黄景瑜在前台徘徊了半天。

前台小妹劝他:“我们HR下午四点的飞机,这个时候早在天上了。”

黄景瑜垂头丧气地从写字楼出来。

下班高峰,他在路边等了半天拦不到车。

咬咬牙去挤地铁,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不知道谁有狐臭。

好不容易到站了,黄景瑜从人缝里钻出来,拽着自己的衬衫左闻又闻,觉得自己早上喷的那股子香水味全都变成了汗臭味。

他筋疲力竭,在楼下便利店买了速冻饺子和啤酒,弓着背进了电梯,在走廊上摸出钥匙开门。

门锁咔嚓转了一圈。

一股饭菜的香味从门缝里钻出来。

黄景瑜在门口愣了一会。

尹昉穿着背心短裤从厨房出来:“你回来了啊。”

黄景瑜有点懵:“啊。”

尹昉把一袋东西塞到他手上:“去把垃圾丢了去。”

他说着,又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进了厨房。

黄景瑜在门口愣了三秒,也甩了鞋追了进去。

“你干嘛呢?”

尹昉握着汤勺凑到嘴边尝了一口,咂咂嘴:“做饭啊。”

黄景瑜说:“哈?”

他说:“你做饭干嘛?”

尹昉回头看他一眼:“我早上不是跟你说,晚上请你吃饭嘛。”

他说着,把汤勺凑到黄景瑜嘴边:“尝尝,少盐吗?”

黄景瑜盯着汤勺看了三秒。

认命一样地喝了一口。

尹昉眨了眨眼睛:“怎么样?”

黄景瑜耳朵红了:“不错,刚好。”

尹昉说:“那就行。”

他垂着头切葱花,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在黄景瑜眼前晃来晃去:“你赶紧把垃圾丢了,这汤再煲10分钟就能开饭了。”

黄景瑜浑浑噩噩地下了楼。

把尹昉给他的那袋垃圾丢进垃圾桶里。

他想了想,又从袋子里掏出刚买的速冻饺子,咬咬牙,也一起丢了。

他拎着一袋啤酒回了家。

尹昉砰地一声拔开红酒塞。

他看了眼黄景瑜手里的啤酒:“你也买酒了啊?”

他晃了晃手里的酒瓶,看着黄景瑜,咧开嘴笑了一下:“咱俩想到一块去了啊。”

桌上菜都齐了,碗筷也摆好了。

尹昉拿出两个高脚杯,催黄景瑜:“发什么呆,洗手去啊。”

黄景瑜说:“哦。”

他换了背心短裤,进了洗手间,洗了手。

又拎起衣领用力闻了闻,翻出香水朝着脖子狠喷了几下,这才晃晃悠悠地出了门。

尹昉做饭还是多年前的老一套。

炒个羊排,烧个牛肉,几个快手青菜,炖一锅猪脚汤。

黄景瑜一整天就吃了半个三明治。

这会儿一闻饭味,就真的饿的不行。

他吃的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扫了一半。

尹昉倒没吃多少,只坐在他对面,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黄景瑜吃到了七八成饱,这才缓过劲来。

他喝了口酒,问尹昉:“你怎么不吃啊?”

尹昉双手握着酒杯,把下巴搁在杯口,歪着头看他:“我不饿。”

黄景瑜有点不好意思:“这个炒羊排挺好吃的。”

尹昉说:“嗯,我知道你喜欢吃。”

他脸蛋红扑扑的,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景瑜。

黄景瑜反应过来什么:“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尹昉把脑袋从左边晃到右边,还是笑眯眯的:“有点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桌子下啪嗒一声响,不知道是谁的拖鞋掉了。

黄景瑜捏着筷子,夹了口秋葵刚塞到嘴里。

就觉得自己小腿贴上个热烘烘软乎乎的东西。

黄景瑜呛了一下。

尹昉醉眼朦胧地看着他,明知故问:“你干嘛?”

黄景瑜吓得不敢出声。

尹昉的脚丫子顺着他的小腿,一路磨蹭到他的膝盖上。

用脚心在他膝盖上捂了捂。

他问黄景瑜:“你膝盖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空调开太大了?”

黄景瑜汗都下来了:“没,没有。”

尹昉说:“哦。”

那只磨蹭着黄景瑜的脚,又缓缓地伸进他的裤洞里,指甲刮过他大腿根最嫩的那块肉,贴着他腿间的东西停了下来。

黄景瑜脑子里一片空白。

眼前一阵一阵地冒着金星。

前胸和后背挂满了汗。

尹昉看着他,忽然呼呼呼地笑了起来。

黄景瑜大气不敢出一口。

尹昉十分惊讶:“你怎么晨勃到现在,还没下去呢?”


评论(137)
热度(1121)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