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顺懂】无人之境 4

顾顺把烟塞进嘴里。

猛一回身,一手下了李懂的枪,一手别着他的胳膊扭在身后。

李懂眼前一阵阵发黑,腿软的几乎站不住。

顾顺把枪往自己后腰一别,贴着李懂的耳朵小声道:“小朋友,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枪这种东西,不要随便玩。”

他说着,把李懂往前一推,一转身,进了电梯。

李懂踉跄几乎,差点摔倒。

他扶着墙,隐约看到眼前的电梯门正在缓缓关闭。

顾顺靠在电梯墙上,弹了弹烟灰。

一抬头,就看到李懂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他浑身发抖,勉强站着,一边攥着电梯突出的扶手,一边伸手攥住了顾顺的衣摆。

顾顺盯着他的手:“你有完没完?”

他说:“你是狗皮膏药啊,怎么还甩不掉了?”

李懂嘴唇惨白,满是裂口,整个人仿佛瞬间憔悴了十岁,他跌跌撞撞,口齿不清:“我是警察。”

他说:“我不能,不能,不能让你就这么逃掉。”

他说着说着,膝下一软,噗通一声,整个人跪坐在地上。

顾顺还想说话。

就见李懂猛地哆嗦了一阵,滚到了地上。

他的两只手在身上游走,掐着自己的脖子干呕,四肢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了起来。

顾顺盯着他,忽然反应了过来:“靠!”

他攥着李懂的衣领,把人整个提了起来:“站直了,别趴下!”

他盯着李懂的脸:“难受啊?”

李懂五官扭曲,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要不然呢。”

他说:“你试试吸一次,那么多白粉。”

他哆嗦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好痒,好痒啊。”

顾顺说:“那你他妈就一直忍着?”

李懂意识模糊:“好痒,好痒。”

他抓着自己的脖子,指甲挠出一道道血痕:“有虫子,有虫子啊,有虫子在我骨头里。”

顾顺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按在墙上:“别挠!”

他朝李懂吼:“都是假的!是幻觉!”

李懂浑身哆嗦着,一阵一阵地往下滑。

他发疯一样地用后脑勺磕着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好渴,我好渴,我好渴。”

顾顺一把掐住他的脸,大声喊:“都是幻觉!都是假的!”

他正说着,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

酒店后厨这个点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顾顺把李懂从电梯里拽了出来。

李懂没走几步,跌倒在地上,蜷成一团,嘴里喃喃道:“我好渴,我好渴。”

顾顺打开水龙头,拽着李懂的脑袋塞到水管下。

冰冷刺骨的水浇了李懂一头。

他歪着脑袋,疯了一样张嘴喝水,被呛的面红耳赤,惊天动地的咳嗽了一阵。

外间有人听到了响动,推门进来:“谁?”

顾顺回头,与那人四目相交,便见对方猛的一下缩了回去,砰地一声锁上了门。

来不及多想。

顾顺扭头就往安全通道跑。

没曾想李懂攥他不撒手,嘴里喃喃:“你不能走。”

顾顺无法,把李懂拦腰一扛,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就往下跑。

他下了地下停车场。

在一台黑色日产车底下找到钥匙,打开车门,把李懂丢进后座。

自己一拉外套的帽子,弯腰进了驾驶席。

李懂在后座挣扎着,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一边痛苦的呻吟,一边小声道:“痒,痒。”

顾顺一脚油门叫车冲了出去。

他转着方向盘,头也不回的喊:“李懂!撑住!”

他把车开出了停车场,调转车头冲过酒店门前的街道。

和杨锐的指挥车擦肩而过。

融进了西双版纳的茫茫夜色之中。


顾顺把车泊在一个老式小区的停车场。

下车扛着李懂奔进了一套单元。

他踹开浴室门,把李懂丢进浴缸里,扭开水阀,转身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几袋冰袋丢进水里。

李懂意识全无,大张着嘴巴,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呻吟声。

顾顺攥着他的衣领,在他耳边大声喊:“李懂!李懂!”

他伸手拍了拍李懂的脸:“醒醒!李懂!”

眼见着李懂全无反应。

顾顺一把把李懂按进了浴缸里。

水阀里泄出的水在浴缸里打出一片泡沫。

李懂像是条死了的鱼一样沉在缸底。

顾顺急了,跟着跳进浴缸里,把李懂拽出来,按着他的胸口,给他做心肺复苏。

他一边按,一边朝李懂大喊:“李懂!李懂!”

逼仄的浴室里贴满了老旧的马赛克。

反射着水声和顾顺的喊声,一阵阵的,层层叠叠地,往李懂耳朵里钻。

也不知过了多久。

便见李懂忽然哆嗦了一下。

顾顺一掌按下去,李懂一个翻身,趴在浴缸边干呕了起来。

他吐了一阵,慢慢又滑进了浴缸里。

一串气泡和化了一半的冰块一起从水底升了上来。

李懂猛一起身,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趴在浴缸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呛了口水,一边咳嗽,一边抹了把脸上的水:“顾顺。”

李懂断断续续的说:“我操你妈!”

他吐着嘴里的水:“差点被你按死。”

他说:“肺都快让你按炸了。”

顾顺闻言,愣了一下。

他肩膀上力气一卸,一倾身,一屁股坐在浴缸里。

头顶水阀兜头灌了下来。

顾顺坐在水流里,抹了把脸,又耙了耙头发。

他盯着李懂的脸。

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评论(58)
热度(733)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