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黄景瑜下了戏回酒店。

一进门,就看到一双比自己小了两个码的球鞋工工整整地摆在门口。

他脱了外套,甩掉了鞋,在门边踩掉袜子,满身臭汗的进了屋。

尹昉从小厨房探出头,也一脑门的汗:“你回来啦。”

五六月份的广东,已经见了盛夏的颜色。

酒店的空调开得很大,也挡不住电磁炉上的汤汤水水冒出来的热气。

他在酒店长租一间公寓套房,带了一间小小的厨房。

他自己自是不可能开火煮饭的。

夜里饿的时候,烧个开水泡碗面,就是顶了天了。

苦夏拍戏,还要兼作空中飞人,这几天他又开始失眠了。

有一回夜里和尹昉视频的时候。

床头灯打下来,照的他眼底乌泱泱一片。

尹昉吓了一跳:“你怎么回事?黑眼圈怎么这么严重?”

他问:“你又失眠了?”

黄景瑜骗他:“没有。”

他抱着电话在床上滚了一圈,抻着手臂把手机拉远了,又调近了。

尹昉戴着眼镜在看书,百忙之中看了他一眼:“你干嘛呢?”

黄景瑜说:“没。”

他歪着脑袋,笑的又开心又疲惫:“就是想你了,想远远近近,大大小小地看看你呗。”

尹昉好笑:“手机里看有什么意思。”

他说:“等我过两天忙完了,让你见见真人。”

30岁的男人,从来是一言九鼎,说话算话的。

没几天,黄景瑜就收到了一箱从北京寄来的快递。

里面大大小小码了几个锅和一套厨具。

剧组的人有点懵,指着锅问他:“景瑜,我还第一次见,有人背锅到剧组的。”

黄景瑜乐呵呵地收了锅和厨具,一本正经:“这看起来是锅,可又不是单纯的锅。”

剧组的人好笑:“锅又不是锅,那是什么啊?”

黄景瑜叫助理把那箱东西搬上了车,回头乐呵呵地说:“是家属。”

他说:“至少是三分之一的家属。”

尹昉来的前一晚,黄景瑜提前让小韩跑了趟海鲜市场。

拍戏的空档,他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跟尹昉打电话,一边用备用机指挥小韩买菜。

尹昉说:“炒羊排吃不吃?”

黄景瑜说:“吃!”

他打着字:“买两斤羊排。”

小韩说:“……海鲜市场没有羊排卖。”

尹昉又说:“酱牛肉吃不吃?”

黄景瑜说:“吃!”

他又打字:“买两斤牛腱子。”

小韩受不了了:“都说海鲜市场没有羊肉也没有牛肉了!”

这会儿黄景瑜洗完了澡。

穿着背心大裤衩,在小厨房门口转了一圈,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

尹昉正在往一锅汤里撒葱花。

背心里伸出两条肌肉流畅的胳膊,漂亮的后颈上蒙着一层腻呼呼的汗膜。

黄景瑜把他往怀里一揽,尹昉后脑勺毛毛躁躁的发茬就戳进了他的颈窝里。

尹昉仰着头看他。

脑袋上的发旋正巧顶在黄景瑜的锁骨上。

黄景瑜低头去亲他。

亲他的眼睛,亲他的鼻梁,快亲到嘴了。

尹昉憋着笑:“汤好了,你给小韩送一碗去呗。”

黄景瑜舔他的嘴唇:“送什么呀,我还没喝上呢。”

尹昉说:“别闹。”

他关了火,被黄景瑜圈在怀里,在灶台前转了一圈。

他说:“你这两天可没少折腾小韩吧?人家都跟我说了。”

黄景瑜说:“买个菜而已嘛,怎么就算折腾了。”

尹昉被他抱着,腾不出手,只好踢踢他的小腿:“行了,我汤都装好了,你快点去。”

黄景瑜抱着他,哼哼唧唧,也不撒手。

尹昉催他:“我又跑不了,你还有完没完啊?”

黄景瑜张嘴咬住他的耳垂,也没用多大力。

又啃他下巴颏和耳朵间的那块软肉。

拿嘴唇磨蹭他的鬓角。

尹昉又痒又热,挣扎着,光着脚踩他的脚:“别闹!”

黄景瑜搂着尹昉的腰,一使劲儿,把人抱起来,搁在餐台上。

他俩粘粘乎乎的搂了一会。

黄景瑜把脸埋到尹昉的颈窝里,用力吸了几口气。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撒手,拎起桌上的保温桶,转身往门口走。

尹昉一脑门的汗,坐在餐台上晃着两条小腿。

见黄景瑜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

他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行了,赶紧的。”

尹昉说:“快点送完回来吃饭。”

评论(47)
热度(676)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