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前文:http://zzffbboo123.lofter.com/post/1e5ad7c1_12bd10ca



+++


黄景瑜一觉睡醒,浑身汗津津黏糊糊的。

他把手背过去抓了抓后背。

闭着眼睛翻了个身。

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尹昉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和他面对面,睡的正香。

黄景瑜愣了一秒。

再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人仰马翻地滚到了床下。

尹昉被这动静吵醒。

皱了皱眉睁开眼。

看到床边黄景瑜瞪大的眼睛。

尹昉打了个哈欠:“早啊。”

黄景瑜张大嘴巴,又闭上了。

他开关几次,终于找到了声音:“我靠?!”

他指着尹昉:“你怎么在我床上?!”

尹昉看着他:“你昨晚喝多了你还记得吗?”

他笑了一下:“我从酒吧里把你捡回来,你缠着我不让我走。”

黄景瑜打了个哆嗦:“不可能!”

尹昉说:“你还哭了。”

他想了想:“边哭边说自己好惨,工作没了,女朋友跑了,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还遇到了前男友。”

黄景瑜脸红了。

他又怒又羞:“你胡说!我怎么可能……”

尹昉打断他:“对啊,我胡说的。”

黄景瑜一怔。

就见尹昉咧着嘴笑了一下:“你不会当真了吧?”

他说着,从床上爬起来。

黄景瑜这才看清了,他还穿着昨天那一身衣服。

干净昂贵的衬衫在床单上滚了一夜,皱巴巴的有如蔫掉了的菜叶。

尹昉坐在床边,活动着脖子。

他回过头:“客卧能洗澡吗?”

黄景瑜说:“……能。”

尹昉说:“借我条毛巾。”

黄景瑜说:“在厕所洗脸台的柜子里。”


尹昉在客卧洗澡,水声哗哗。

黄景瑜趴在卧室跟楼下酒保打电话:“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酒保还没睡醒,迷迷糊糊的:“就,你前男友接你回去的啊。”

黄景瑜说:“啊?”

酒保说:“就你说的那个,那个脸蛋,那个身材,那个腰,那个腿的前男友。”

黄景瑜说:“……你这口气怎么这么恶心?”

酒保说:“我就还原一下你昨晚的口气。”

黄景瑜捏着电话噎了一下。

酒保说:“我听他说,他要和你合租啊?”

黄景瑜说:“啊。”

酒保说:“哎,你们俩昨天晚上,有没有……”

黄景瑜大惊失色:“你想什么呢?!瞎说什么呢?!”

他说:“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酒保乐的不行:“你不是刚和女朋友分手嘛,前男友就住进来了,大家是熟人,又都是男人。”

他在电话那头笑:“男人嘛,下半身动物,你们这干柴烈火的,都住在一块了,就真没出点什么事?”

黄景瑜说:“你他妈瞎放什么屁呢?!我告诉你,我和他……”

他话没说完。

尹昉在客卧里喊他:“黄景瑜!”

黄景瑜扯着嗓子应了一声。

尹昉说:“你过来一下!”

黄景瑜从床上翻下来,踩着拖鞋踢踢踏踏往客卧走。

他捏着电话小声说:“我告诉你,我和他,没可能的。”

酒保不信:“怎么就没可能了?他有对象了?结婚了?有孩子了?”

黄景瑜说:“这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俩没可能的。”

他进了客卧,捂着话筒问尹昉:“什么事儿啊?”

尹昉还在洗手间:“你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借我用一下,这边没有。”

黄景瑜说:“好。”

他转头回去拿洗发水。

酒保在电话里问他:“怎么就没可能了?”

黄景瑜拎着东西,进了客卧,朝话筒里小声说:“因为当初,是他甩了我。”

他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知道吗?我再颠颠儿地跟他好,我不要面子啦?我还是不是男人啊?”

他正说着,浴室门开了条缝。

尹昉顶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里面冒出头来。

他俩一打照面。

黄景瑜忽然一怔。

尹昉问:“洗发水呢?”

黄景瑜递给他。

尹昉又问:“沐浴液呢?”

黄景瑜又递给他。

尹昉笑了一下,对他说:“谢谢了。”

说完了,又缩了回去,砰地一声砸了上门。


等尹昉洗完了澡。

黄景瑜抱着电脑躺在床上check邮件。

他一抬头,就看到尹昉胯上围着条浴巾走了进来。

黄景瑜如临大敌:“你干嘛?!”

尹昉说:“借我件衣服穿穿,我下午还你。”

他说完了,也没理黄景瑜,径直开了衣柜,钻进去半个身子找衣服。

柜门口露出一截细腰和两个凹下去的腰窝。

黄景瑜看着看着,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了。

尹昉从柜子里翻出件T恤套上。

又拉出条破洞牛仔裤在身上比划了一下。

他对黄景瑜说:“你的裤子我穿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黄景瑜说:“……可能吧。”

尹昉解了浴巾,弯腰去套裤子。

大了三个码的T恤领口哗啦一下坠下来,黄景瑜一马平川地看了进去。

尹昉套好裤子,坐在地上挽了几道裤脚,站起来走了一圈,自言自语道:“凑活吧。”

他抬头看了眼黄景瑜:“怎么样啊?”

黄景瑜说:“……挺好的。”

尹昉说:“那就好。”

他进进出出,忙东忙西的收拾东西。

快要出门了,尹昉进主卧来找黄景瑜:“今天下午我的东西会送过来,我时间来不及了,就先走了。”

他拿着车钥匙:“哎,你不上班吗?”

黄景瑜说:“我休假。”

尹昉说:“哦,那白白。”

他转身出了主卧。

黄景瑜竖着耳朵去听,确定他出了门,才从床上一跃而起,鞋都来不及穿,就往厕所跑。

他在厕所转了一圈,发现没有手纸了。

又火烧屁股地往客厅跑。

跑到一半,就听玄关门锁咔擦响了一声。

黄景瑜一怔。

尹昉冒头出来:“对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黄景瑜说:“……有时间。”

尹昉说:“那晚上见。”

黄景瑜说:“晚上见。”

尹昉视线一低,看到了黄景瑜腿间的东西。

黄景瑜急赤白脸的解释:“晨勃!晨勃!你也有啊!你也有的!”

尹昉笑了一声:“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他说:“我也是第一次见,晨勃勃这么久的。”





评论(132)
热度(1260)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