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http://zzffbboo123.lofter.com/post/1e5ad7c1_12cce85e




想看屯里人说芳芳小肚子出来了肯定是有了。




消息传到小鱼的耳朵里,他心里合计一下发现芳芳最近能吃能睡,听人家说能吃能睡八成是有了,就觉得芳芳肯定是怀了。




年底了屯里家家户户杀猪。




小鱼把猪头肉和猪里脊全留给芳芳吃了。




冰天雪地里还出去钓鱼。




回来给芳芳做剁椒鱼头吃。




天气好的时候带芳芳去镇上扯绿花布做衣裳,顺便买了一大包葵花籽橘子糖金牌巧克力的零食。




猪也不让芳芳喂了,饭也不让芳芳做了,小鱼也不出去跟人打娘娘扑克了。




成天成天在家围着芳芳转。




芳芳是村官嘛。




年底了村里大小事务特别多。




小鱼开着拖拉机接送媳妇上下班。




跟芳芳小蜜一样,颠颠地跟在芳芳屁股后面。




每天变着法子给芳芳做好吃的。




家里刚杀一头老母猪。




没一个月,吃进去了半扇。




晚上上炕也不毛手毛脚了,半夜小鱼光着屁股摸着芳芳腰上的软肉,一股子自豪感油然而生。




年前芳芳说肚子不舒服。




小鱼如临大敌,马上带着芳芳去镇上卫生所看病。




医生研究了半天说:“没啥,吃多了,顶着了,回去少吃点,再吃点健胃消食片就好了。”




小鱼说:“那我儿子没事吧?”




医生一愣:“儿子?什么儿子?”




小鱼说:“我媳妇肚子里的儿子啊!”




医生赶紧给开了全套检查单。




一套检查做下来,俩人全都傻了眼。




哪儿有什么儿子啊。




芳芳那肚子就是吃多了,长肉了。




这下子全屯人都知道这对小夫夫搞了个大乌龙。




本来屯里人就说小鱼惯媳妇呢。




这下子说小鱼惯媳妇的人越来越多了。




惯的媳妇是胖是怀都分不清了。




晚上俩人照例在炕上滚了好几圈。




满屋子的酱炖鱼头味儿。




干柴烈火之后,小鱼摸着芳芳腰上的软肉,心想,肚子里虽然没有儿子,可这些肉都是自己一口一口喂出来的。




这么一想。




一股自豪感又一次油然而生。





评论(36)
热度(310)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