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瑜昉衍生】心照


李飞x悟空


+++



天气台预告台风过港。

暴雨不停。

工作日下午,信德中心游客寥寥。

李飞坐在兰芳园临街一张桌上喝冻奶茶。

不时有人拎着箱子过关入闸,搭台风前的最后一班轮渡离港。

明明正是下午茶时分,店里却只有李飞一个客人。

店里的招待们无事可做,聚在银台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李飞低头看了看腕表。

耳机里传出声音:“飞sir,目标上楼了。”

李飞回过头。

就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肥胖男人,拖着行李箱,从扶梯上缓缓现身。

他掏出钱夹,从桌板下抽出账单,起身去了银台。

等李飞结了帐,从兰芳园里出来。

就见目标在金光飞航的票务窗口拿了票,转身入了闸。

一个探员跟在他几米远的地方,低声对李飞道:“买了最近一班去澳门的船。”

李飞说:“所有人stand by,准备抓人。”

他说着,大步跟进了码头。

闸口有人查票,见李飞过来,下意识伸手:“先生您的票……”

他话未说完,就见李飞两手一撑,从闸口跃了过去。

查票的人被吓了一跳,朝他喊:“先生!先生!”

李飞头也不回地冲下了楼。

查票的工作人员拿出对讲机:“7号闸口有人闯关!7号闸口有人……”

李飞的同事追了上来。

有人一把按住了他的对讲机,从口袋里掏出证件:“CIA办案,请你配合。”


李飞从扶梯上跳下来。

顺着人流往前。

耳机里有人说话:“目标进了候船室,再有15分钟登船。”

李飞说:“咬死他,抓活的。”

对面人说:“yes sir!”

李飞排在登船的队伍最后。

柜台上穿着制服的男人把座位贴纸一张一张地贴在旅客的船票上。

排到李飞的时候。

李飞掏出警官证放在柜台上,小声说道:“CIA办案。”

柜台后的男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撕下一张数字是1的贴纸贴在他的警官证上:“免费给李sir升舱,最后一个VIP席。”

李飞把警官证塞回外套口袋,头也不回地说:“多谢。”

李飞双手插袋进了候船室。

目标坐在一排靠窗的长椅上,有些紧张的四下张望。

候船室冷气很大,他却时不时掏出手帕去擦脑门上的汗水。

李飞在他身后第三排长椅上坐下。

耳机里有人问他:“飞sir,什么时候动手?”

李飞把脸转向窗外:“他可能有枪,再等一等。”

他正说着,便听身后传来一阵咕噜咕噜地声响。

李飞回头,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保洁员推着清洁车从他身边经过。

把车子停在了目标在的那排长椅边。

李飞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低头看到那个保洁员穿着双干净的胶鞋。

他愣了一下,猛地起身。

便见那个保洁员回头看了他一眼。

四目相交,李飞下意识地把手伸进怀里掏枪。

那保洁员却先他一步。

从清洁车上掏出把手枪,对准他,砰砰砰地连开三枪。

李飞俯身去躲。

候船室的旅客被枪声吓了一跳,尖叫着四散逃开。

那个肥胖的男人拖着箱子也想逃跑。

却被保洁员一把拽住,紧接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候船室里乱做一团。

人们慌不择路,尖叫着从出口往外逃。

跟来的探员被堵在外面,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有人焦急地拔出对讲机:“飞sir!飞sir!里面什么情况!里面什么情况!”

他话音刚落。

便听墙内又是几声枪响。

李飞的枪口对准那个保洁员,朝他大吼:“别动!把枪放下!”

保洁员回头看了李飞一眼。

皱了皱眉,猛一甩手,对着李飞又是几枪。

李飞弯腰躲开。

再起身时,便见保洁员打扮的杀手已经挟持着目标人质,一路上了码头。

李飞骂了句脏话,飞身跃过几排长椅。

他追到码头。

便见保洁员拽着人质上了轮渡甲板。

李飞跟着跳了上船。

风大浪颠。

船摇的人几乎站不住脚。

杀手拖着人质到了船边,大半个身子埋在人质身后。

李飞端着枪慢慢逼近,朝他大吼:“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大风掀飞了杀手的帽子。

他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李飞,忽然一扣扳机。

子弹砰地一声,打碎了人质的膝盖。

那肥胖的男人哀嚎一声,膝盖一弯就要跪地。

却又被杀手一把拎了起来挡在自己身前。

CIA探员也跟到了码头。

李飞小声道:“叫SDU准备!”

一个探员说:“风这么大,sniper来了也没用。”

他话音刚落,就听又一声枪响。

人质的左臂中枪,血顺着手臂淌了出来,从甲板上一滴滴滚落进海里。

李飞身后的探员端起枪,朝他大吼:“把枪放下!”

那杀手充耳不闻。

他低头问人质:“东西呢?”

人质疼的满脸满身的汗,却还是咬牙道:“东西?什么东西?”

他话音刚落,又一声枪响。

人质另一块膝盖也被打碎了。

人质惨叫一声,别着腿被保洁拖了起来。

他声音平静:“我要的东西呢?”

人质咬着牙:“在,在我脖子上的项链里。”

他这样说完,便见那杀手一手拽下他脖子上的吊坠,塞进了口袋里。

李飞愣了一下,飞身扑了上去。

却见杀手忽然朝他看了一眼。

他眼底有笑。

便又听一声枪响。

子弹从人质的太阳穴穿过,砰地一声,深深地凿进了甲板里。

李飞扑过来伸手去拽。

便见那杀手一撒手,和人质双双从甲板翻进了海里。

甲板上的探员皆是一愣。

便听李飞大吼道:“去叫水警!”

他说完了,纵身一跃,也跳进了海里。


一个巨浪拍来。

把李飞往海水深处按了下去。

海面以下光线昏暗。

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人质的尸体漂浮在自己的头顶。

有人翻了个身,一蹬船身,准备离开。

李飞展开手臂,朝头顶追了上去。

他长手长脚,游得很快。

三两下就拽住了那个杀手的脚踝。

杀手回头看了他一眼,猛一蹬脚,踹到了李飞脸上。

李飞被踹到一懵。

却又下意识地伸手去拽杀手的衣服。

他飞快地游了上去,伸手从腰后摸出手铐,哐啷一下,扣在了杀手的手腕上。

那杀手挣扎了一下,和李飞在水下扭打了起来。

头顶风雨如晦。

有蛙人噗通几声跳进了海里。

杀手回头,猛一踹李飞的肚子,抽身出来。

李飞慌忙去追,忽然发觉打不开手臂。

他低头去看,便见刚才还扣在杀手手腕上的手铐,不知何时,被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了。

他一时气急,猛一蹬脚,就要往海面上浮。

却又忽然察觉被人一把拽住了脚腕。

那个杀手一点一点地沿着他的身体爬了上来,同他面对面地潜在海水里。

不等李飞反应。

便见那杀手摘了口罩,一把掐住了李飞的下巴,仰头过来,用力吻了上来。

李飞愣了一下,在海水里瞪大了眼睛。

对方的舌头撬开了他的牙关,顶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送进了他的嘴巴里。

他们离得极近。

近的李飞终于看清了杀手眼皮上的痣。

这一吻完了。

李飞用牙咬住杀手给他的东西。

那杀手放开了他,在水里翻了个身,朝他挥挥手,又往船底游去了。


李飞猛地浮出了海面。

急风骤雨朝他扑了过来。

他伸手用力擦了把脸。

水警的船泊在海上,有人朝他喊:“飞sir!有没有事!飞sir!”

李飞没有吭声。

把杀手给他的东西吐在手心里。


他愣了一下。

便见手心里躺着一把手铐的钥匙。














评论(60)
热度(556)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