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辣的】

想搞个ICAC背景的瑜昉。

被举报受贿的重案组探员瑜。

和被派来调查他的廉记调查员昉。

黑道O记重案组EU都搞过了。

只有ICAC还没被我荼毒。

😢😢😢

我对韩国明星的认识几乎是0

所以权先生名字是我瞎编的

没有什么特指

【瑜昉】时针与分针 22

他话音刚落。

就听黄景瑜大叫了一声:“不能吃!”

尹昉给吓得一怔。

还没回神,黄景瑜已经越过桌子,伸出两只手来,捧住了他的腮帮子。

尹昉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

黄景瑜往前一扑。

俩人挣扎了一下。

尹昉就被黄景瑜压着倒在了地毯上。

就听咚的一声闷响,尹昉后脑勺往厚重的地毯里一埋。

黄景瑜跨在尹昉身上,捏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嚼:“你不能吃蒜!”

尹昉啪的一下把黄景瑜的手打开:“你神经病啊!”

黄景瑜说:“老王说你对大蒜过敏!”

尹昉迅速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你听他放屁!”

他脸有点红:“他骗你的!”

黄景瑜闻言一怔。

下意识地哦了一声。

却压着尹昉的肩膀没动。

尹昉动了动膝盖,对他说:“走来走开。”

黄景瑜还是没动。

尹昉觉得不对劲儿了...

【瑜昉】时针与分针 21

尹昉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啊?”

黄景瑜满手的汗,在床单上擦了擦:“我,我的意思是。”

他说:“我可能,出了点问题。”

尹昉没有吭声。

黄景瑜说:“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说:“我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小电影,就是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对异性没有感觉了。”

他盯着尹昉的脸。

用力咽了咽口水:“事实证明,其实我看到大胸长腿的姑娘,就还蛮激动的。”

他说着说着,为掩尴尬,用力笑了几声。

尹昉不为所动,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黄景瑜笑完了,清了清嗓子。

他说:“我不知道我现在的这种状态算什么。”

他说:“直的?弯的?”

他用力咬了咬嘴唇:“好像都不是。”

他说:“如果昨天不是老王骂我,我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这种状态。”...

拿到样书了,顺便repo一下

p1 电子快印做不了工艺,所以样书只是普通封面,大家拿到手里的本子封面会有一点凸起工艺

p2—p3 内页及插图

p4 本子厚度,和5块港币钢镚比

p5 湍画的剧情明信片

手机拍照有色差,实物更白一点。

以上

@湍行特急 

湍!!!!!!

我来了!!!!!

我一定是全网最后一个repo的顺懂女孩儿呜呜呜

其实早就拿到了but我这个月一直不在家

刚刚摸到差点哭出来😭

这个抽烟的顺仔也太酷了吧(暴风流泪

今天也想要拥有顺仔懂懂的同款T恤(自印走一波(bushi

热吻我们湍!!!!=33=

【瑜昉】时针与分针 20

王教授愣了一下:“什么?”

黄景瑜说:“我……”

王教授打断他:“我要登机了,有什么话等我回去再说。”

他说:“你自己好好打打腹稿,想想明天的怎么做检讨,听到了吗?”

黄景瑜说:“……听到了。”

王教授是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到海大的。

他一下飞机,就给黄景瑜打了个电话。

黄景瑜从尹昉家出来,赶到王教授家的时候,他的车刚开出车库。

王教授把车门一开,冲黄景瑜吼:“上车!”

黄景瑜顶着两个乌泱泱的黑眼圈上了副驾。

王教授转了一夜机,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他看了黄景瑜一眼:“一晚上没睡啊?”

黄景瑜说:“嗯。”

王教授说:“怎么?害怕啊?”

黄景瑜说:“没有。”

王教授说:“你别跟我说你刻苦学习看了一晚上文献啊?”

黄景瑜说:“我不...

【瑜昉】时针与分针 19

黄景瑜跟着尹昉回了家。

尹昉脸色不好,进门径直脱了外套,又扒了衬衫,精赤着上身钻进浴室洗澡。

黄景瑜手足无措地站在客厅里发了会呆。

又一件件地把尹昉脱在客厅的衣服捡起来,丢进阳台的洗衣机里。

过了一会儿,尹昉洗完澡出来。

进卧室套了件旧T恤,顶着头湿漉漉的乱毛在洗手间刮胡子。

黄景瑜从阳台晃出来,靠着浴室门看他。

尹昉透过镜子看了他一眼,眼底布满了红血丝:“怎么了?”

黄景瑜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你这几天都干嘛去了?”

尹昉满嘴泡沫,没什么精神:“学校有点事。”

黄景瑜说:“什么事啊?”

尹昉说:“挺大的事儿。”

黄景瑜挠了挠头发:“那你有事,也得回消息啊。”

他耷拉着眼皮看尹昉:“忽然音讯全无,叫人怪操心的。”

尹昉...

【瑜昉】时针与分针 18

又过了几天。

尹昉和朋友到了小樽泡温泉。

晚上黄景瑜吃了晚饭,一边用pad打游戏,一边跟尹昉视频。

尹昉刚泡完温泉回来,耳尖红扑扑的,浑身冒着热气,只穿着件T恤趴在旅馆的桌子上写东西,全程头也不抬。

黄景瑜说:“什么声儿啊?”

尹昉说:“隔壁在打乒乓球。”

黄景瑜说:“那你怎么不去打啊?”

尹昉说:“不是你吵着要视频的嘛?”

黄景瑜笑了一声,乐开了花:“哦。”

他俩又忙了一阵。

黄景瑜问:“你什么时候回国啊?”

尹昉说:“14号吧。”

黄景瑜说:“情人节啊?”

尹昉一怔:“情人节吗?”

黄景瑜说:“2月14可不是情人节嘛。”

尹昉笑了一声:“这我可真没留意,就记着那天机票便宜了。”

黄景瑜问:“那情人节没人约你啊?”

尹昉说:...

【瑜昉】时针与分针 17

又过了几天。

黄景瑜一觉睡醒。

班群里炸开了锅。

他看了一下,原来是今天期末考试出成绩了。

据说数理经济学挂的惨烈,战损比率高达5:1。

班长甩了个查分入口。

黄景瑜一边等网页打开,一边跟尹昉说:“我准备查成绩了啊。”

尹昉没说话。

黄景瑜说:“我没挂吧?”

尹昉还没理他。

黄景瑜说:“据说我们班挂了五分之一啊。”

他说:“你也太狠了点吧。”

他絮絮叨叨地。

尹昉一直没有回复他。

等网页开了,黄景瑜输了学号的密码。

心惊胆战地把鼠标往下一拉。

一溜的70,80,90。

到最后数理经济学那行,分数栏里写着:60.1。

黄景瑜愣了一下。

忙截了张图给尹昉发过去。

他问:“这什么意思啊?”

尹昉这回回的倒挺快:“什么什么意思啊?”

他说:“合...

1 / 39

© 墙纸 | Powered by LOFTER